改名叫共餐党算了

据新华社旗下杂志《半月谈》报道,大部分干部忙于公务应酬,有中部地区一位市长表示,他一年日程安排超过1500顿饭,平均1天四五顿,安排不过来的,连早餐都用来陪吃,晚上还要吃夜宵,基本上没在家吃过饭。

报道还指出,在扭曲的酒风之下,大部分干部存在三个“不得不喝”:上级来检查,为撑面子不得不喝;下基层考察,为了“不驳”基层热情不得不喝;酒桌上人人都喝,怕成“另类”不得不喝。

据称,很多基层干部一直在“不想喝——硬着头皮喝——喝多——后悔——发誓不喝——下次还得喝”的怪圈中循环往复。而他们在内心也不愿意长期这样喝酒,但是在不良酒风的裹挟下,不得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