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回复

3月13日,人大会议举行记者会。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副部长姜力、窦玉沛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有记者提问“大规模死猪是否因为火葬费过于昂贵?”李立国、窦玉沛两人进行了长篇大论的“殡葬政策(人)”解释,完全把人畜问题混淆。

huida

以下为全文内容:

时代周报记者:

谢谢。我是时代周报记者,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此次浙江省大规模死猪事情,据说是因为付不起火葬费,所以才把它们江葬了,请问是不是这样?谢谢。

李立国:

对于这位记者刚才的提问,我按照关于殡葬管理服务的收费问题来理解和回答。由于窦玉沛副部长分管这方面的业务,我也请他接续我的回答进一步回答。殡葬收费问题和管理服务工作,首先我要说明,殡葬收费与服务相联系,是分为基本殡葬服务和选择性殡葬服务两个方面。基本殡葬服务,包括遗体接运、冷藏、火化和骨灰寄存,这个收费标准是政府定价,并且接受政府主管部门的价格监管。基本殡葬服务费用是合理的,是比较低的,并且民政部近年来既制定政策指导意见,又推进地方从本地实际出发,逐步建立惠民殡葬政策,对基本殡葬服务,在低收入人口中已经基本覆盖,有的地方还扩展到了户籍人口和常驻人口,享受基本服务殡葬政策。

因此,就基本殡葬服务而言,既是政府定价和指导价是合理的,是比较低的,又已经在政府免费的惠民殡葬政策的实施当中。另一方面,面向市场提供的选择性殡葬服务,包括购买不同价格的骨灰盒,租用告别厅,甚至还有的选用装棺二次土葬和豪华葬,选择性殡葬服务是应该靠个人的消费能力的,我们提倡的是文明节俭办丧事。所以在这里就我所理解记者的提问,我先说明一下。

窦玉沛:

我感觉到立国部长已经把这个问题说得很清楚的,我补充说明两点。第一,有人把殡葬价格高归结为垄断经营,这需要说明的是,现在政府所垄断的部分就是运尸、冷藏、火化和骨灰寄存,其他的都是放开的。所以政府垄断的价格部分都是政府定价,我也可以告诉同志们,长期是处于亏损和政府补充状态的。殡葬如果说有垄断,有些带有一定的自然垄断的特征,也就是说,比如一个县里,每年死亡人口数量是相对稳定的,有一个殡仪馆就够了,不可能要建若干个殡仪馆来竞争,从这个意义上说,存在自然垄断的属性。政府作为公共产品提供。

第二,殡葬的消费具有一定的心理消费的特征。我所说的心理消费,因为殡葬有从众心理、有攀比心理、有大操大办、显贵露富的心理,这样的心理就扭曲了殡葬管理的价格。比如骨灰盒,所有的殡仪馆必须有100元的骨灰盒,满足不同消费水平人的需要,但是真正的消费者进去之后就问哪个最贵,说这个3万,他在这时不去看看值不值3万,他认为只有花了3万了,他对死者的心情尽到了,就是这种心理消费扭曲了殡葬的价格,我们要提醒丧葬的用户要理性的消费、合理的消费。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