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不理解社会

3月17日下午2时08分,天河区车陂街两位城管辅助执法队员来到东圃大马路,对正在占道摆卖菠萝的40多岁男小贩进行劝导。3分钟后,本已答应离开的小贩突然挥刀砍向城管。砍中7刀的苏家权应声倒地,其中5刀伤在头部,最长一刀从耳朵伤到嘴角。事发后,广州市副市长下令追凶。城管执法局局长痛诉:最痛的是不被社会理解。

7804866822407042176

3月17日下午2时08分,城管辅助执法队员苏家权和钟泳德驾驶执法车对东圃大马路进行例行巡查。下午2时08分,在东圃大马路和中山大道中交界处,发现有小贩在人行道上占道经营,于是两人下车对小贩进行劝离……没想到,就在这时,钟泳德突然听到走在后面的苏家权发出惨叫。他一扭头,就看到小贩拿着20多厘米的水果刀疯狂地朝苏家权头上砍着。还没来得及呼救,小贩已经丢下手推车向东圃大马路方向逃窜。此时时间是2时11分,离两人下车劝导才刚过去3分钟。

事后,车陂街城管执法中队确认,这名男小贩过去曾经因为占道经营的问题受到行政处罚,并被暂扣工具。苏家权曾经参与这些执法行动。

伤者苏家权

最长一刀从耳垂划到嘴角

3月17日22时,新快报记者在天河区人民医院外科医生汪复生的手机里看到了苏家权送院时的照片。最长的一刀从左耳垂一直划到左嘴角,鲜红的伤疤触目惊心。医生介绍,这一刀令其咬肌被砍断、腮腺外露,以后很可能会影响到咀嚼能力,甚至是说话,腮腺也可能会不受控制地流出腺液。此外,苏家权左侧头部颞肌被砍出10厘米的伤口,深见颅膜,但所幸未伤及颅骨。在未来的二次手术时苏家权必须要做脸部整形手术,头部和面部共有5处伤口,以后很可能留下伤疤致其毁容。

据医生反映,由于苏家权失血近一千两百毫升,一度出现失血性休克,医院一度准备向其家属下发病危通知。经两个半小时的手术,苏家权于周日晚暂时脱离生命危险,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从苏家权姐姐处了解到,苏家权在昨日上午醒过来了,目前仍不能进食,只能依靠吸管吸食粥液。

苏家权家人

结婚两年儿子才一岁多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一名城管协管员了。从那时起,我就经常提醒他,手无寸铁护身的工作中要多注意安全。”昨天下午,新快报记者在天河区人民医院碰到了苏家权的妻子陈小姐。苏家权前年成家,儿子刚满一岁多。据陈小姐透露,苏家权每月的工资到手只有2000元,但工作中所承受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儿子才一岁多啊,就遭遇了那么恐怖的事情。我们最希望是凶手能早日被抓拿归案。”苏家权姐姐哭诉。

目击者苏小姐

双方发生了一点点肢体冲突

东圃大马路路口停车场收费员苏小姐曾亲眼目睹事发经过。她表示,该路口是占道经营黑点,城管经常过来执法。事发当天,在该处占道的小贩有几个,但听到城管巡逻车的喇叭都赶紧撤了。两位城管劝导的声音可能是稍微大了一点,在第二次劝导时,小贩虽然退后了十几米,但还没有走的意思。城管见这个情况,双方就发生了一点点肢体冲突。不过,是谁先动手,采用了什么动作,坐在收费亭里的苏小姐没有看得很清楚。

另一执法队员

周围群众的冷漠让我很难过

在周日发生的这起小贩伤人事件中,陪同苏家权巡逻的另一名城管协管员钟泳德是事件全过程的目击者。昨天下午,录完口供,神情疲惫的他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谈及这件事,他最大的感觉就是难过,“看到自己的同事在执法劝导中被人砍成血人。但周围的群众都没人帮帮我们,我真的很不开心。”

周日下午,被砍伤的苏家权血流不止,瞬间成了一个血人。钟泳德也来不及呼救,赶紧扶着苏家权返回巡逻车。这个过程尽管是发生在繁华的东圃大马路,但没有一个路过的群众愿意帮助他们。“周围群众很冷漠,我当时觉得很难过。”

在采访的全过程中,脸色苍白的钟泳德不时出现沉默不语的情况,当记者问事发前小贩是否有过激举动时,他都是十指紧扣,紧闭牙关。坐在他旁边的车陂街城管执法队队员郭汉军解释,钟泳德此次目睹同事被砍,情绪上受冲击比较大。

据悉,钟泳德和苏家权都是车陂街本地人。钟泳德入职街道城管协管员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是和苏家权拍档。

城管执法局局长

这不仅仅是一个城管和一个小贩之间的纷争

“对于城管系统来说,最痛的不是被砍了7刀,而是不被社会理解。”周日晚上,广州市城管综合执法局局长危伟汉呼吁,城管执法需要有社会的理解支持,共同营造文明的执法环境。“城市管理光靠城管是不行的,市民对不文明行为的制止同样重要。”

据介绍,车陂街道现有人口约20万,其中流动人口约为16万,是户籍人口的4倍,堪称“天河最大的城中村”。而车陂街的城管工作人员才60多名,其中正式编制9名,辅助队员50多名。仅去年下半年以来,车陂街道城管执法队先后有近二十名队员因遭遇暴力抗法而受伤。

广州市城管综合执法局局长危伟汉前晚表示,这件事不仅仅是一个城管和一个小贩之间的纷争,而是全社会需要关注的问题,在提高文明执法程度的同时,也必须提高街道人口素质,为城管创造和谐的执法环境。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