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恺漫画:人散后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1924)是丰子恺任教虞白马湖春晖中学时期所绘,是他成名的代表作品。(此幅是他后来重绘的彩色版本)春晖中学是丰子恺师范毕业后,初执教鞭实践理想之地,他的文学和艺术创作亦是由此绽放。

当时一起共事并寄居于此的尚有经亨颐、夏丏尊、朱自清、朱光潜等文艺诗友,他们与一班经常进出此地的文学家、知识分子,形成了对中国近代文学史影响深远的“白马湖作家群”。

这幅漫画是丰子恺早期漫画滥觞之作,历来深被爱好他艺术的人士赞赏有加,包括朱自清、郑振铎等。作品1924年发表于杂志《我们的七月》,时辅有“漫画”的标题,是在中国首次出现这个名称。郑振铎深被此画感动,有评:“虽然是疏朗的几笔墨痕,画着一道卷上的芦帘,一个放在廊边的小桌,桌上是一把壶,几个杯,天上是一钩新月,我的情思却被它带到一个诗的境界,我的心上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美感,这时所得的印象,较之我读那首<千秋岁>(宋·谢无逸)为尤深。实在的,子恺不惟复写那首古诗的情调而已,直已把它化成一幅更足迷人的仙境图了。”作品描绘了三数好友在夏夜相聚对饮完毕,主人送客出门回屋,蓦然察觉欢谈过后更是夜阑人静,一钩新月照出无限思绪和诗意,遂即兴挥笔记下这一刻的感动。丰子恺迁住白马湖后,曾经这样叙述生活环境与生活心态的反比关系:“上海虽热闹,实在寂寞,山中虽冷清,是在热闹,不觉得寂寞。这就是上海是骚扰的寂寞,山中是清静的热闹……因为寂寥而邻人更亲。”因此,不难明白山明水秀的白马湖于丰子恺俨然是世外桃源,他与知己师友、学生在这自由、和谐融洽的环境下共同学习砥砺,度过他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摘自《有情世界——丰子恺的艺术世界》,司徒元杰《从<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漫谈“子恺漫画”》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