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新闻检察官

4月4日上午7点21分,原《南方周末》审读员曾礼的子女在其微博上宣布:“家父因消化道静脉大出血抢救无效,于2013年4月3日晚22时40分去世,享年61岁。于此封存该微博帐号,感谢各位关注。”在年初的南周事件中,他曾两度发声,以一个审读员的身份揭露南周新年献词事件原委。

曾礼的微博页面截图

曾礼的微博页面截图

3月29日,他刚刚从审读员的位置上“全身而退”。而在年初,他的两篇文章《究竟谁删改了南方新年贺词?》和《我并不伟大,只是不违心》曾在网络上引起极大反响。更导致了他原先的微博账户“六十不惑”被删除。

在《究竟谁删改了南方新年贺词?》一文中,他写道:”党管媒体是管大政方针,管办报原则,而不是管具体业务,管如何选题如何采写如何编辑。把报社编委会撇在一边,什么都要宣传部门来定,别说一张市场化的报纸,就是党委机关报也不行。报纸是自负盈亏的企业,办砸了办糟了,读者不爱看,不订不买你的报纸,报社发不起员工工资,谁负责?”

@六十不惑2世:【梦想 明天】今天发了个微博,告诉大家我已全身而退,成为自由人。其实也仅是一个梦想,世界上没有绝对自由人,中国更没有。几十年我都在体制内,一切服从组织,说话办事不敢越雷池一步,只是到退休返聘后才能说几句真心话。现在全退了,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心境。期望以后更自由,梦。

而《我并不伟大,只是不违心》则披露了审读员的工作内容,他在其中自我介绍说:“我是南方报业集团的审读员,并不是宣传部派驻的审查员。我一直在南方报业工作,当过南方日报记者站长、部门主任,一直从事新闻采编工作。2009年退居二线,聘任南方周末总编辑特别助理,协助总编辑把关。后来报业集团成立审读小组,我到了退休年龄又被返聘,当了审读员,定向负责南方周末审读把关工作。”又说:“我为人比较坦诚,有什么说什么,大家觉得我这个老头子还不错,有时还约我吃个饭喝两杯。经过一段时间磨合,距离逐渐缩小,我佩服他们的进取精神和职业操守,他们佩服我的政治洞察力。凭着几十年的阅历,我就充当了站在船头的瞭望员,哪里有暗礁有险滩,什么时候刮什么风,给他们提醒一下。”

在他去世的消息传开后,许多南周的记者编辑都以及读者表示哀悼和致敬。知名评论人鄢烈山在其微博表示:“前几天还见他写了退休公开信,去世前几天,据友陈鸣说,还受他之约,给博客天下写了文章以申其志。一个人能做到这样,讲真话,守良知,一生正直,也可为至善了。难以置信,沉痛悼念!”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钱钢也发微博:“今天是清明,我秉烛悼念一位刚刚去世的同龄人——曾礼,前南方周末审读员。三天前收到他的私信,没想到这竟是他最后的信。我与他的交往刚开始三天,他给我的私信总共三条,谈他的博文《南周审读员为何与总编辑分道扬镳》。闻噩耗,无比痛心,怀念这位特别的新闻检察官!”

然而网络上,亦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不少人对“有良心的特别的新闻检察官”这种身份的冲突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知名作家莫之许如此评论:就冲南方系媒体人对审读员的温情,就知道他们所追求的不是新闻自由,而是媒体特权。他认为可以对一个抬高枪口的新闻审查员表示尊敬,但温情脉脉的感激,就如同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网友蒲飞则认为,将审查人员称为报人的机构只是喉舌不是媒体,追求自由,目的是让新闻审查、中宣部等词汇永远成为历史。网友丁丁猫表示:今天《南方周末》61岁的审读员曾礼去世的消息比较火,此人在新浪账号@六十不惑2世,是被封后的第三个账号。让人感慨的是,他在平面媒体上审查别人,到了网络上却被别人审查封号, 即是施害者,又是受害者,这大概就是当今体制内人士遭遇的一个写照吧。

来源:网络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