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的信访

4月19日,新京报《“稳控”唐慧拉锯战》一文提到:“上访妈妈”唐慧6年期间进京23次,赴省城百余次。这让当地政府难以承受,除去“信访考核制度”带来的行政责任,为阻其上访已花去上百万。4月12日,唐慧败诉后,收到乡镇官员温情短信:送上一支康乃馨,明天一定鲜花处处开……这些稳控官员盼唐胜诉以不再上访。

CJA11812C002_s

以下为选摘内容:

官员的祝福短信

4月12日,唐慧败诉。败诉当天下午,唐慧收到三条“特别”的短信。两条充满温情,例如“送上一支康乃馨……”,“明天一定鲜花处处开。”另一条短信说“今天虽然败诉了,但您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这三条短信并非普通关心唐慧的人所发,而是长期“稳控”唐慧,阻止她上访的永州市零陵区富家桥镇的官员发来的。“我们希望唐慧能赢这个官司。”4月17日,富家桥镇一位党委干部称,唐慧长期上访,也绑架了基层政府。“唐慧一家的不幸,给我们也带来了不幸,唐慧的喜怒哀乐也牵扯到我们的喜怒哀乐。”作为富家桥镇头号稳控对象,在唐慧看来,这些短信表达关心外,还有想让她别再去上访的意思。

紧张的镇干部

唐慧这6年一直是富家桥镇政府的难题。4月14日,当地一名镇干部说,唐慧的案子既不发生在富家桥镇,也不牵扯镇政府,但是上访维稳的“属地管理”原则,让他们不得不对唐慧上访负责。富家桥镇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永州当地信访考核制度要求,尽量实现进京、赴省上访零指标目标。永州市零陵区对乡镇政府信访考核实行“百分制”,其中“减少越级上访量”一项就占50分。在“特别防护期”,如发生“进京非正常个访”和“进京非正常个访且登记挂号”的,每人次分别扣4分、8分。另一个,对于进京上访的,接到区信访局通知,相关单位24小时内没赶到北京,则扣5分。这些都关系到镇政府工作的年终考核,关系到是否被“追究责任”。稳控唐慧对于富家桥镇的“考核”,非常重要。

双方的合作与“对抗”

“有时候我们也会给唐慧解决开销。”富家桥镇副镇长顾俊龙说,无论是在北京还是长沙,只要接到唐慧后,唐慧的路费和住宿都是政府负责。富家桥镇的干部说,这几年来,镇政府在唐慧身上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有时,唐慧到省高院履行司法手续,到北京见律师,他们也跟着。据称,六七年来,富家桥镇已在唐慧身上花费上百万元。唐慧说,镇政府一些做法(代办低保、户口)让她很感激,她也知道镇里的难处,但是,女儿的案子迟迟得不到解决,她不得不去上访。富家桥镇政府2011年的信访考核中,在零陵区排名倒数第一,去年排名倒数第二。按照当地信访考核制度,年终得分在90分以上的前三名奖励,倒数的单位降低绩效奖励等级,不能评先评优,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镇书记的“免职”压力

“信访连续两年倒数,我这个镇党委书记就必须被免职了。”4月17日,富家桥镇党委书记魏斌说,他来该镇已两年,今年全国两会平安度过。如果再有访民到北京,上级就要追他的责了。魏斌说,如果因与百姓争利、挪用资金等问题被撤职,他心里还会好受点,但是唐慧的事情,反映的是公检法司办案的问题,责任却要他这个镇党委书记承担。他觉得信访考核规定很不公平。

“不再给领导添麻烦”

败诉后,唐慧提到过要再上访。4月12日庭审结束后,她情绪激动,面对镜头她说,“我还要去北京,不管多艰难”。律师斯伟江劝她,把诉劳教委的案子的法律程序走完,不要再去告了,要回归正常的生活。次日,在唐慧家里,她说很多人劝她,包括镇上的领导干部们。她说劳教的案子她也不想上访了,接受律师的建议,把法律程序走完。唐慧还特意谈到镇上的干部。她说,这些年来特别感激他们,对她提供很多帮助,是真正尊重她的人,“他们知道我并不偏激”。

全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