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恺漫画:五月

预计五月赴杭州西湖旅行写生,寓弥陀寺大愿处,一个月。现在离这时期还有二十天。虽然我不一定会照预计实行,或者虽实行而结果不一定如意。但未来的预计,往往富有兴趣与希望。我过去的生活,是端赖这种兴趣希望维持的。现在不妨对于我的五月写生旅行生活,作种种的预想。

我应该置备些什么用品?画箱、水筒、纸、笔,我都有了。只须买些颜料。颜料须特别多买几瓶lemon yellow(柠檬黄)和Prussian blue(普蓝)。因为这两者可以调成绿色,而绿色是五月自然界最丰富的色彩。我的画中一定要多量的使用。于是我闭着两眼一看,固然看见浓绿的草木,充塞于西湖的四周,好像一条大而厚的绿绒毯子,包裹了湖上的诸山。我的写生旅行生活的预想,便增添了不少的兴趣与希望。我确定我的写生一定成功。虽然我不久写生,数年来作画但凭记忆或想象,但这一回一定不会失败。因为绿色充满在我的画面中。这是象征和平的色彩。无论我的笔法构图何等幼稚、拙劣,只走几笔绿色也可以慰人心目。我将来写西湖上的青山绿树时,准拟把绿的颜料特别浓重地涂抹,使这和平的色彩稳固地,永久地保留在画面里。古人称“绿肥红瘦”,“绿暗红稀”,又说“断送一年春在绿阴中”。都有怜惜红的减却,而怪怨绿的发展的意思。我真不解他们的心理。

我又预想我的五月旅行,倘不仅画自然界的写生,而又去画人间界的感想。我又非特别多买几瓶vermilion(朱红)和rose madder(玫瑰红)不可。因为人间界的五月,不是绿的而是红的。自五一至五卅,不是有许多天含着危险和血腥的回想吗?要画五月的人间,非多量地施用红色不可。这使我觉得奇怪,五月的自然界与人间界,为什么演了这般反对的状态?我的预想转入支路:五月大约就是阴历的四月。阴历四月称为清和月,风景清丽,气候温和,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古人云:“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橙黄橘绿原也是一种美景,但远不及青山绿野的广大普遍。况且时近冬令,寒气肃杀,在人间里不能说是良辰。美景而兼良辰的,一年中只有五月。就五月的自然界说,冬的寒气已经全消,夏的炎热尚未来临。四六时中,气候温和。无论停午夜分,皆可自由起居行动。这是自然对人的恩宠期。故西洋旧俗以五月为行乐之月,在户外举行种种May-games(五月游艺)。由此可知五月的自然界与人间界,本来是最调和的。倘得五月中的许多纪念日都变了May-games的举行期,我们的生活何等幸福?我也可省下买vermilion与rose madder的钢板米,向新市场的采芝裔买些粽子糖,和大愿和尚共吃了。

1934年4月8日,节选自《五月》,《丰子恺散文全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