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恺漫画:劳者自歌

劳者休息的时候要唱几声歌。

他的声音是粗陋的。不合五音六律,不讲和声作曲。非泣非诉,非怨非慕。冲口而出,任情所至。

他的歌曲是短简的。寥寥数句,忽起忽讫。因为他只有微小的气力,短暂的时间。他的歌是质朴的,不事夸张,不加修饰。身边的琐事,日常的见闻,断片的思想,无端的感兴,率然地、杂然地流露着。

他原是自歌,不是唱给别人听的。但有人要听,也就让他们听吧。听者说好也不管,说不好也不管。“聋人也唱胡笳曲,好恶高低自不闻。”劳者自歌就同聋人唱曲一样。

——1934年7月,节选自《劳者自歌》,《丰子恺散文全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