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腐败 过度监督

5月2日,环球时报针对新式军车牌发表评论《军车需适应舆论“过度监督”》,文章提及两层意思,一是新规之下不可抱侥幸心理,违规者必被严惩;二是监督者不要过于理想化、极端化。对于第二点,环球时报如此反问:新规第一天,就有人拍下挂有新军车牌豪华车的照片放到网上。对监督者而言,是否有点走过头了呢?

junche

“过度监督”一说,令网友联想到环球时报去年的“适度腐败”论,有网友批评:此度文字游戏也。

以下为选摘内容:

解放军全军和武警部队昨日正式启用新式军车牌,新式号牌严禁高档豪华车辆、私人车辆等使用,明确规定:高档豪华车辆,如奔驰、宝马等轿车,价格超过45万元的轿车,以及路虎、保时捷卡宴和奥迪Q7等越野车,一律不得使用新式军车号牌。实施第一天,就有人拍下挂有新军车牌豪华车的照片放到网上,考验新规的落实度。

对作为被监督者的政府而言,公信力的长期缺失导致了现在舆论过度监督的状态,它需要适应这样的常态;对监督者而言,以前的监督是很有必要的,但现在是否有点走过头了呢?不少人带着理想化和极端化的态度去进行监督,这样的态度催生、激化了互联网上的怨气。

舆论应当面对现实,过于急躁的监督对中国长期的发展弊大于利。一些人恨不能一下子把贪官全扫光,好像中国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但现实远非这么简单,一个清廉的社会是公众共同的期望,但是我们首先应当明白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结合体,任何事情在任何阶段都不可极端化,否则只会把事情弄糟。

当然,政府出台政策也应当谨慎,不可为迎合媒体而出台各种政策,也不是舆论的每个招政府都必须马上接,还是要根据实际的需求来制定,不能太绝对。比如在有实际需要的情况下,军车价格为什么不可以超过45万?“一刀切”是否有点太草率了?关键是落实反腐效果,同时把需求的合理性向公众阐释清楚,这是政府的责任,而不是被媒体牵着鼻子走。

来源:环球时报

部分网友评论:

@中青报曹林:环球时报评论:军车需适应舆论“过度监督”。好一个“过度监督”,继“适度容忍腐败”后又有“过度监督”。此度文字游戏也,关键不在“度”本身,而在谁掌握着“度”的阐释权。说你“过度”,你适度也是过度。说你“适度”,你过度也是适度。诸“度”泛滥是无法的表现,法治社会有一最权威的度,即法度。

@老徐时评:前一观点很好,不管军车官车,都要适应舆论的监督。但是后一观点实在不敢恭维。在当下监督有过度吗?官媒一片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网上只是发个军车的照片,哪里来的过度?难道对你们花公家钱买豪车大吃大喝出国找二奶不闻不问,就不是过度?

@常州时评:这是一典型被迫害妄想症患者所写,逻辑思维错乱,目前中国现状只有存在对政府公权力监督不力,何来过度?

@亨利博士:你们只看到领导坐豪车的舒适,没看到领导喝茅台的艰辛。

@908达伦:对于军车,非但不是“过度监督”,反而是监督缺位,才搞得现在这样“信任破产”。

@庞金友:适度腐败,过度监督,这些新名字的诞生、流传与被调侃,反映的是民间对社会流弊的高度不满,对现行体制百般推诿的深度无奈。

@胡锡进:学者刘继忠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舆论过度监督是个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