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共愤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贵州金沙县一父亲用开水烫头、鱼线缝嘴、跪碎玻璃、针扎手指等酷刑折磨自己11岁的女儿达5年之久,造成女儿浑身是伤、骨瘦如柴,已经变得精神恍惚。目前,其父亲已经被拘留。

被烫伤被烫伤的头皮一直没有愈合

被烫伤被烫伤的头皮一直没有愈合

5月8日,骟猪人付师傅偶然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路边自言自语,不时对着走过的路人一阵谩骂。付师傅走近一看,小女孩满身伤痕,裸露的头皮没有一块好肉,让人触目惊心。向周围人打听得知,小女孩叫小丽,年仅11岁,由于长期被父亲毒打虐待,现在已经变得精神恍惚。

一个村民告诉他,实际上,对于小丽的遭遇,石场乡构皮村早已邻里皆知,大家也劝诫过小丽的父母,但是都没有用,碍于乡亲情面,大家也不好管这个“家务事”。

愤慨的付师傅立即向警方报了案。

与此同时,小丽的爷爷也走进了石场乡派出所大门,他已经忍无可忍了,之前还因为顾虑着父子之情,怕家丑外扬,他担心孙女早晚要死在儿子杨某某的手上。

随后,正在乡里赶集的杨某某被派出所民警所控制。面对警方的审问,杨世海承认自己对多年来虐待小丽的罪恶行径,小丽也被送进石场乡卫生院接受治疗。

在石场乡卫生院的病房里,记者见到了小丽。如果不是医生的介绍,根本没人相信,躺在病床上这个精神恍惚、浑身是伤、骨瘦如柴的女童居然已经11岁了。

指尖被针扎得伤痕累累

指尖被针扎得伤痕累累

院方出具的入院记录称,患儿入院前6年,其父时常用木棍、绳子等物,把患儿吊起来殴打,用缝衣针刺患儿手指、手臂等处,致患儿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且时常让患儿不能食饱,导致患儿发育差、营养差、全身消瘦,面部形成多处疤痕。头顶大部分毛发不生,皮肤温度、湿度异常,弹性较差,部分伤口感染,有脓液流出。

据小丽的奶奶回忆,小丽的父母在生下小丽之后,就外出打工去了,小丽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直到5岁那年父母返乡。

分别多年,终于能够和父母团圆,对于大山里的留守儿童来说,原本是多么幸福的事。然而这却是小丽梦魇的开始,这场噩梦一做,就是5年。

奶奶说,小丽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1个妹妹和3个弟弟,和农村里的很多小孩一样,小丽从5岁开始就早早地分担起了家务活,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就要出门去割猪草,然后再去上学,晚上放学回家还要接着干其他家务活。

记不清是从那一天开始,小丽就时常遭到父母的谩骂,她的勤快,非但丝毫没能换来父母的宽恕,反而让谩骂升级为毒打。

除了遭受谩骂毒打之外,小丽还经常吃不饱,有时候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

病床上的小丽

病床上的小丽

有一天,小丽放学回家正准备吃饭,小丽的父亲一把抢过她的饭碗,对她说:“你别吃饭了,吃点菜吧,把饭留给弟弟们吃。”因为长期吃不饱,营养跟不上,小丽的个头至今还像四五岁的小孩一般矮小。

“他有时候连我也一起打,用烟杆打我的背,拿锅盖砸我的头……”小丽的奶奶一提起这个,老泪纵横。看着宝贝孙女遭受如此毒手,她也劝阻儿子,但是无济于事。让她更为寒心的是,有时候被打得受不了了,小丽就跑到奶奶家去避难,但是杨某某甚至会追到奶奶家里,连自己72岁高龄的亲娘也一块打。

至于儿子为什么经常对孙女大打出手,老奶奶也说不出所以然。她说,有可能是重男轻女,总之,小丽总会因为各种借口被儿子打。

有一次,杨某某拿着一本书,指着书上的字让小丽念,仅仅二年级的小丽根本就不认识这些字,但是这也成了杨某某暴怒的理由:字都不认识几个,还读什么书!于是又是一顿毒打,而且还经常变着花样:用鱼线缝嘴唇、跪在铺满碎玻璃的地上、针扎手指……至今,小丽浑身伤痕累累。

去年10月17日,小丽上山割猪草回家,还没来得及吃饭,杨某某不由分说就把小丽倒提着双腿,把头按进一盆烧滚的开水里,小丽的哭喊、哀求、挣扎,都没能换来父亲的宽恕。

构皮村一位村干部闻讯后,当即向警方报了案。问他为什么对亲生女儿竟下得如此毒手,杨某某辩解:他发现女儿头发里有很多虱子,用开水烫头,是为了给她除虱子。

据石场乡派出所所长方绪平回忆,当时根据杨某某的供述,加上小丽伤情并不严重,民警对杨某某进行了批评教育,并责令其立即带小丽去医院进行治疗,并写下了保证书。

然而这并没有让杨某某有所收敛,回家之后,他还是继续以各种理由毒打小丽,小丽头上那块没有毛发、有着骇人伤疤的头皮,就是缘于第二次变本加厉的“开水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