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交人 恶有恶报

南都报道称,5月5日,大连一艘编号为“辽普渔25222”的渔船被朝鲜方面扣押,船上共有船员16人。渔船船主于学君称,朝方要求其支付60万元费用,交款的最后期限是5月19日中午12时,如于学君不交钱,朝方将没收渔船,遣返船员。19日,中国外交部证实此事属实,正敦促朝方尽快妥善处理。更新:朝鲜已释放被扣押中国渔船及船员。

2000

被扣押的中方船员

近日,被扣押渔船的船主于学君在网络上公开了他的渔船和16名船员遭到扣押的情况。南都报道称,辽普渔25221、辽普渔25222船主为大连人于学君,前艘渔船船长为姚国锋,后艘船长为姚国治。5月5日夜间,两艘渔船于海上漂泊。因为船只白天在海上作业,海域距离港口有七八个小时航程,所以,夜间即在白天生产的海域进行休息。当天夜里10时许,头船辽普渔25221船长姚国锋曾与辽普渔25222联系,知后者位于东经123度53分500、北纬38度18分。1小时后,姚国锋再与姚国治联系,后者未给予回复。当晚12时许,姚国锋仍然无法与辽普渔25222号取得联系。于是,姚国锋开始在海面上寻找,直至6日凌晨4时许,姚国锋遇到一艘丹东的木质船。该船在海上放网,船长男性,40多岁,他称,看到辽普渔25222号被一艘巡逻艇带走,向东航行。东行,即是朝鲜海域。

报道称,事发后,于学君接到朝鲜方面的电话。于学君称,对方使用的是卫星电话,显示号码为13492269515。对方给出的扣押理由是辽普渔25222号渔船进入了朝方海域。但于学君并不认同,于学君认为,上述经纬度所处地点应属于中方海域。同时,渔船夜间并未进行生产。朝方扣押中方渔船并不合法。

报道指出,于学君称,对方要求于学君联系丹东一家公司,向其支付费用,之后,可以释放船只和船员。要求的费用最初是120万元,因于学君未答应,数字先降至80万元,后又降至60万元。这是于学君目前得到的最后的要求。于学君还转述辽普渔25222号船长姚国治的消息,指出扣押该船的是朝鲜189艇队的一艘机械船,事发当晚,该船接近辽普渔25222号,其上船员持枪,扣留了渔船。

据悉,5月10日,于学君联系了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但事发已经半个月,船员仍没有释放,于学君向外界表示非常焦虑,船上共有船员16人,因为缺少食物,他十分担心船员的安全,并表示众人上有老下有小,希望外界关注这一事件。

罗援

少将罗援微博评论此事 被人称为“高级黑”

去年5月8日也发生一起中国渔船被朝鲜军人扣押的事件并引发舆论关注,当时中国的三艘渔船上共有29人被扣押长达12天,对方要求船主交付270万赎金才会放人。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后,直到5月20日这些船员才被释放,他们称遭到暴力殴打,数十人被扒光衣物关在一个小屋子内。

南都报道亦指出,中国渔船被朝鲜扣押今年也频繁发生,报道引述公安方面知情人的消息称,“丹东市有3艘渔船被扣押,还有2艘已经被释放。部分渔船主也被要求交钱,最多要价达到30万元。”

中国外交部19日向外证实确有渔船及船员被朝鲜方面抓扣。据悉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已向朝鲜外务省领事局提出交涉,要求朝方尽快放船、放人和切实保障中国被扣船员生命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

今年3月,外交部部长王毅曾表示,外交部领保中心和驻外使领馆始终在默默保护中国公民。此次16名船员再次被朝鲜扣押的事件发生半个月仍未安全,对于外交部的表态,不少网友留言感到不满,希望外交部门能够尽快救出被扣船员。

《环球时报》记者邱永峥在其腾讯微博上表示,媒体也是通过微博获悉此次事件的,他采访船主时得知,“居然’有关部门’的’有关人员’居然劝船主,少交点钱解决事儿算了!”而且他称,于学君18日通过微博爆料此事后,“有关人员打电话线于学君:你为什么把这事捅给媒体?你知道后果么?于委曲地回答说:已经半个月了没有任何进展,我生病住院,朋友看不下去把这个事上了网。”

更新:

人民网报道称,中国驻朝鲜使馆官员5月21日早上8时15分确认,朝鲜已释放被扣押中国渔船及船员。南都21日报道引述船主于学君的消息称, “辽普渔25222”船长被释放后表示,船上损失了数吨柴油和机油,其他一切正常。据悉在朝鲜期间,船员们白天可以在船上自由活动,夜间则被限制活动,统一住在一起。于学君称, “辽普渔25222”近日内不会靠港,而是已经与头船共同开始生产。船上的物资将由其他出港船只帮助补给。该艘船将在6月1日返回,届时黄海海域将封海。凤凰卫视报道称,船主表示没有向朝鲜方面支付任何赎金。

来源:自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