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中国:“疯子”医生兰越峰

无需讳言兰越峰的性格缺陷,这也就可以理解她为什么能在医院的走廊里坐了四百余天。但同样不能回避兰越峰所举报的问题:用震后捐款以高出市场价近50%的价格购买已经停产的过时医疗设备。如何善待病人?如何善待善款?也许可以从一个被医院领导赶到走廊里“办公”的“疯子”身上寻找答案。

走廊里的兰越峰。(南方周末)

走廊里的兰越峰。(南方周末)

本文原刊于《南方周末》,题为《“疯子”医生:“你砸医院招牌,医院砸你饭碗”》,作者柴会群

50岁的超声科前主任兰越峰在绵阳市人民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已经坐了一年零两个月。

自2012年3月被赶出超声科之后,昔日同事对兰越峰避之惟恐不及,只有三楼一位返聘的退休医生同情她,会让其在自己办公室休息片刻。而大多时间,走廊是兰越峰在医院惟一能待的地方。

一个被医院公认为超声科能力最强、水平最高的医生,为何会“沦落”到这一步呢?

“陷阱”

陈清霞当天确实曾有投诉,但投诉对象并非兰越峰。

2012年3月15日,拒不服从绵阳市人民医院的“待岗”处理一周之后,兰越峰在超声科的办公室被院方换了锁。此后她再未能踏进办公室一步,成为一名“走廊医生”。

“待岗”是人民医院对员工最重的处罚之一。“待岗”员工要到院方指定地点学习,其间仅有基本工资,不享受其他任何奖金、福利待遇。

根据人民医院出具的一份“病人意见反馈整改通知”,兰越峰此次被处理的直接原因来自病人投诉:2012年2月24日,一个叫陈清霞的乳腺病人到医院做彩超复查,遭到兰越峰拒绝。

然而,医院一位知情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事情诱因——陈清霞的这起投诉——完全是“人为制造”的。陈清霞当天确实曾有投诉,但投诉对象并非兰越峰。

2012年2月24日,患者陈清霞慕名来找兰越峰复查,但导医护士告知说兰越峰不在。不巧的是,陈随后在走廊里碰到了兰越峰,大闹,指责医院故意把好医生藏起来,不给她看病。“就算是她投诉,针对的也不是兰越峰,而是导医护士。”

南方周末记者特意联系陈清霞核实此事。陈清霞明确说兰没有推托过她,她也没有针对兰越峰投诉。并且强调兰越峰“业务真的很好”,她的病正是兰确诊的。

三天之后,院方再次接到“导医护士报告”,称兰越峰推诿了多个病人。根据上述几起推诿病人事件,人民医院院长王彦铭专门签发文件,向其上级管理机关绵阳市涪城区卫生局报告,决定停止兰越峰的超声科医生工作,要求其“待岗学习”。

兰越峰自然不承认自己“推诿病人”,当然也就“拒不服从待岗”。于是院方又以“拒不服从待岗”决定为由视为“旷工”,继而打算再以“旷工”为由除名。

不过,最后一个环节遇到了障碍。为了将兰越峰除名,人民医院曾分别向区卫生局和人事局请示,均未获准许。

绵阳市人民医院为什么要凭几次可疑的患者投诉,对兰越峰施以如此重罚?

得罪同事

兰越峰找过医院领导反映不该过度医疗,坑害病人。对方则反问她:你吃啥?

一位前员工眼里,兰越峰今天的“下场”毫不奇怪。是其“太较真”的必然结果。

2009年5月中旬,兰越峰在给一位53岁住院病人会诊时,发现临床医生已给这位下肢不舒服的病人开好了手术单。医生打算为其做两个手术:下肢血管手术及安装心脏起搏器。做超声检查不过是“补充”一下程序。

作为辅检科室,超声检查意见对手术至关重要。如果检查结果说没问题,临床医生将面临尴尬。

兰越峰说,在此之前,“为了医院发展”,她曾多次突破医德底线,配合临床科室做手术“创收”。“良知一直备受煎熬。”兰越峰为此曾找过医院领导反映,认为医院不能为赚钱违反诊疗规范坑害病人。对方则反问她:你吃啥?并提醒兰越峰“别得罪人”。

久而久之,兰越峰也不再“多嘴”。而这一次,她认为“过分”了。“下肢静脉其实没问题,心脏也没问题。”兰越峰说,“我很想再找个其他问题,但实在是没问题。”

几经犹豫之后,兰越峰决定,将检查结果如实告知临床科室。“当时主要是觉得那个农民能在5·12地震中活下来,很不容易,不能再遭罪。”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最后,这位在手术床上躺了一个小时的病人,未做手术即出院。

之后不久,兰越峰找一位副院长反映此事。对方显然站在临床科室一边。争执中,兰与副院长以及“闻讯而来”的医教科科长发生肢体冲突。兰经法医鉴定构成“轻微伤”。

据医院多名内部人士透露,兰越峰和临床科室的这一次冲突,不是孤例。“过度医疗”是医院收入的重要构成。而兰越峰和她领导的超声科,一次次坏别人的事,成为医院发展的“绊脚石”。

开罪领导

“就算是设备买贵了,市场经济环境下也很正常。”

尽管与医院领导早有矛盾,但在兰越峰自己看来,矛盾激化,却与一批灾后援建设备的招标密切相关。

兰越峰称,2009年底,她接到一位院领导的通知,要其去考察灾后援建的彩超设备。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人民医院经过和卫生部门的全力争取,该院获得了数千万元的灾后援建捐款。其中,一笔来自澳门政府的900万元捐款,被用以购买医疗设备。

人民医院于2009年11月6日在网上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设备采购项目划分为三个标段,与兰越峰有关的是第3标段,即彩超等设备的采购。

在医疗机构采购大型设备程序中,医院科室负责人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设备的考察论证报告技术参数通常由其完成。而技术参数又直接决定设备的性能和价格。作为绵阳市超声技术专家之一,兰越峰经常参加招标的“打分”。而每每在打分之前,她总避免不了被消息灵通的商家“公关”。“在手机上写下一个数字,在我眼前晃一晃。”

但在接到考察通知约两周之后,兰又接到那位院领导的通知,告诉她情况有变,让其不要再管。

2010年3月,超声科的新设备到位,财务人员拿了三张发票让兰越峰签字。兰越峰回忆:“我签了一张之后,才注意到发票价格一栏是空白的。就让其拿回去。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

几天之后,填上价格的发票又拿回来。兰越峰注意到,三台设备包括一台价格235万元的进口voluson730expert彩超机(以下简称730彩超)和单价30万元的两台B超机。

兰越峰后来看到了那台彩超机。按她的说法,这是一个“仓库老款”,她早在五年前就接触过同款设备的经销商,当时咨询的价格是160万元左右。

在人民医院与绵阳市妇联等单位编制的一份宣传材料上,人民医院用澳门援建款购买的730彩超,被形容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四维高档彩超”,具有腹部、妇产科、心脏、外周血管、颅脑、新生儿及小器官等全身应用能力。

但实际上,超声科的医生们发现,这部高价买来的设备,院方只能安排用于检查胎儿四维,功能及诊断范围。一些怀疑心脏有问题的孕妇,在用“四维彩超”检查后,不得不再排一次队做心脏超声。

南方周末记者从多位GE超声的行业内部人士处了解到,voluson730是GE彩超设备中“最低端的”,如今已经停产。即使是配置齐全,卖到医院的价格也不过一百五六十万元左右。

南方周末记者还注意到,人民医院宣传材料上的“四维彩超”机,与科室真实使用的彩超机在外观上大相径庭。前者是液晶显示器,后者则类似“大砖头”。

兰越峰说,她发现问题后,直接找到院长王彦铭,问“老款机为什么买的这么贵?还乱宣传”。“王院长先后解释了五个不同版本。”兰越峰说。

由于对这批设备有疑问,兰越峰后来拒绝在出库单上签字。

对于兰越峰反映的彩超采购问题,人民医院纪委书记李永平不以为然。他明确说彩超购置过程中不存在腐败。

“就算是设备买贵了,市场经济环境下也很正常。”李永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分科

“分科”后被当地卫生部门认为是“不成熟”之举。半年之后,超声科再次合并。只不过此时兰越峰已不是科主任。

新设备到位后,超声科接连发生一些“怪事”。

新的彩超设备则被院方指定由一名医生专用。该医生人在超声科,但反常的是,其不由超声科主任兰越峰管理,而是由医院门诊办公室管理,工资奖金都由后者来发。

之后便是多起接连发生的医疗纠纷。包括兰越峰在内,超声科几位医生先后挨打,科室的门也被砸坏。

2010年6月13日早晨,兰越峰看见有人在搬机器,旁边还有保安。此前两天,人民医院召开院务会,决定将超声科一分为二,变为超声科门诊B超室和妇产科B超室,其中新进的彩超设备归到后者。

看到自己科室的设备被搬走,兰越峰在向院长及卫生局求助无果后,身着工作服跑到楼下大厅跪下,“向围观病人及家属散布有损医院声誉及形象的言行”。此外,她还在多张超声报告单上写下“绵阳市人民医院是最差医院”字样。而这些均被院方及时取证。后来有关部门调查时,这些也成为对兰越峰不利的主要证据。

在这些“不理智举动”之后, “兰疯子”的说法也开始不胫而走。而人民医院也抓住机会,开始了一轮针对兰越峰的批斗。由工会、党办组织各科室讨论“兰越峰事件”,并写下体会。

“兰越峰砸医院的牌子,医院就应砸她的饭碗。”汇总意见的第一条这样写道。

然而,引起此次事件的“分科”,后被当地卫生部门认为是“不成熟”之举。半年之后,超声科分出的人员及设备又合并回超声科。只不过此时兰越峰已不是科主任。

根据绵阳市涪城区卫生局的调查,就在“分科”的半年期间,超声科“陷入瘫痪”。

免职

上级主管部门认为医院“新一届领导班子各项工作开展得卓有成效”。

在变成“兰疯子”之后,她一边向卫生局举报医院若干腐败问题,另一边利用各种公开场合“声讨”院长王彦铭。

2010年6月30日,涪城区卫生局在医院组织活动,兰试图“冲击会场”,结果被保安强行拖出。

2010年8月9日,在人民医院新员工岗前培训见面会上,兰越峰再次“冲击会场”,当面斥王彦铭为“王保长”。

2010年12月15日,涪城区卫生局在人民医院召开大会。涪城区卫生局纪委书记王洪川在会上宣读了长达17页的调查报告,对兰越峰反映的所有问题均一一驳回,认为人民医院“新一届领导班子各项工作开展得卓有成效”。

涪城区卫生局的调查报告中,不仅否认了兰越峰反映的所有问题,还高度肯定了人民医院,并认为其灾后重建工作“成效显著”。

调查报告宣读之后,医院根据涪城区卫生局的建议,当场对超声科主任进行“公推直选”,超声科另一位医生当选科主任。兰越峰仅获四票,被免去职务。据几名医院内部人士透露,“公推直选”科主任在人民医院从未有过先例,是兰越峰的“特殊待遇”。之所以念完材料后投票选举,目的是“先搞臭,再搞下”。

但就在涪城区卫生局“高度肯定了人民医院灾后重建工作成效显著”半个多月后,绵阳市人民医院曝出丑闻。据《新京报》报道,为了争取香港的一笔1200万元的灾后援建资金,人民医院不惜将该院正常使用的一栋家属楼违规拆除。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同样由香港援建的人民医院妇产科大楼,在修建过程中多次增加预算。建成后因墙体渗漏等问题,只好返工维修。

待岗

“处理兰越峰不能怕困难,不能逃避责任。”

在被免职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兰越峰事件”在人民医院一度波澜不惊。但在兰越峰被彻底“批臭”之后,医院又开始对其“关怀”起来。2011年4月,兰越峰被医院任命为新成立的医技办主任,这是一个闲职,但收入却不低。

2012年2月7日,人民医院又口头宣布免去兰越峰医技办主任职务,重新任命其为超声科主任。但未下发文件。

据李永平解释,医院之所以重新任用兰越峰,是由于兰不断上访告状,迫于上级机关压力,医院只能“忍辱负重”。

然而,在兰越峰重新被任命为超声科主任之后不久,事情便急转直下。人民医院再度对兰越峰“出手”。而此次动作之大,也超出了以往。

2012年2月18日,人民医院召开院务会,以兰越峰拒不接受聘任为由,取消此前对其超声科主任的任命。2月28日,人民医院召开门诊大会,宣布对兰越峰处以“待岗学习”的处罚。

多名人民医院内部职工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院方对兰越峰的处理违背了程序。即使兰越峰真的推诿病人,也不应该处以“待岗”。南方周末记者查阅人民医院《员工手册》发现,推诿病人并造成病人不满意者,每次处罚50元。未按规定认真履行职责或擅离职守,每次处罚100元。并未提及“待岗”。

在人民医院一位内部人士看来,兰越峰一旦被威慑离开医院,就会被以旷工名义除名。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兰越峰竟然在走廊上一坐就是一年多。

涪城区卫生局纪委书记王洪川承认,兰越峰通过“坐走廊”给人民医院出了一道难题。“不在医院说她旷工可以,说她不上班她又在医院里。”

在王洪川看来,兰越峰性格比较偏激,思维与众不同,不按规矩办事,写的东西也缺乏逻辑,给人感觉确实像是“疯子”。但其实应不存在精神问题。

人民医院一份内部会议记录表明,对兰越峰的上述处理由院长王彦铭主导。会上,王嘱咐下属“(处理兰越峰)不能怕困难,不能逃避责任”。

在此前后,绵阳市相关部门先后就兰越峰事件调查,均认可涪城区卫生局前期调查报告内容。答复兰越峰称“依法依规给出了明确的处理意见”,希望兰“多与家人、医院同事领导沟通,化解心中的疑惑”。

兰越峰于是惟有继续“坐走廊”。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坐到什么时候。也许是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