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恺漫画:中国就像颗大树

“1938年夏,父亲带了我和二妹(丰宛音),到汉口去住了将近两月。那时父亲为开明书店做些工作。有一次,父亲在武昌乡间散步,看到一棵大树,‘被人斩伐过半,只剩一干。而春来干上怒抽枝条,绿叶成荫。新生的枝条长得异常的高,有几枝超过其他的大树的顶,仿佛为被斩去的‘同根枝’争气复仇似的。’

父亲由此联想起我们的国家,当时虽然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河山残缺不全,但由于人民空前团结,就像被斩伐的大树春天会长出更高的枝条、更多的叶子来一样,新生力量日益旺盛,最后胜利必属于我。

他还就这一现象作了一首诗:‘大树被斩伐,生机并不绝。春来怒抽条,气象何蓬勃。’并把这幅画作为插图,写了一篇文章:《中国就像棵大树》(上边的引文即据此文)。他还说:‘这象征抗战固然好,但也不可如此限定。世间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的事,都可以此为象征。’

后来我弟弟出生了,父亲就据这首诗为他取名‘新枚’。

《劫后重生》一画也是以《大树被斩伐》为根据画的。 ”

—— 丰陈宝《中国就像颗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