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污染谁治理

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境内多处乡村因当地玛瑙染色加工业发展,导致地下水受污染二十多年成“绿茶”,许多村民长期到处“买水”、“借水”,而当地镇政府官员一句“谁污染谁治理”将村民拒之门外。

 124955466_11n

6月24日,辽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那力闪村村民展示刚刚打出的呈绿色的井水。61岁的村民吕雅杰打开水泵,抽上来的井水泛着绿光,水越多,颜色越深。“有十多年了,井水都是这个颜色,谁也不敢喝。”吕雅杰说,“都不敢拿这水浇菜。”有村民开玩笑说:“井水的颜色像绿茶,装到矿泉水瓶里直接可以当饮料卖!”

在村民刘志友家里,打上来的井水颜色更深。刘志友说,每天都要走几里路到邻村去“借水”。“最近几年有些没受污染的村子开始抽井水拉到我们村来卖,2元钱100斤。”

那力闪村村委会主任刘洪说,全村共有村民260户,1000余人。最近几年,上级部门集资给村里百姓安装了自来水,“每家每户收500元,供水后每月每户收20元水费。”目前全村约有70%的住户吃上了自来水,部分困难家庭因为负担不起集资款等原因,仍然在吃井水。

玛瑙染色作坊藏猫腻

村西头的一处河沟里,堆满了写有“化学试剂”字样的纸箱,黄褐色的污水和大大小小盛装化学药品的瓶子混在一起。河沟四周,遍布着数家玛瑙加工企业。村民说,这些企业主要进行玛瑙原石打磨、染色等加工,生产污水大都倾倒河沟里。记者来到一家玛瑙加工厂,院子里存放着一堆打磨得很光滑的玛瑙,工厂一位负责人说,这些玛瑙是从别处运来,随后转运到市场上,“我们不做染色。”

在院子中央,摆放了十几只蓝色大塑料桶,负责人说是腌咸菜用的酱缸。但记者打开桶盖,一股浓烈的化学药水味扑鼻而来,桶内装的不是咸菜,而是用黄褐色的药水浸泡着的大小一致的白色玛瑙原石。“小心,这些药水有毒!”工厂负责人说。

一位村民说,他以前也做过玛瑙染色生意,玛瑙染色主要用的化学原料有硫酸银、硫酸铁等。染色后的水当地老百姓称为“药汤”,“药汤”大都随意倾倒,渗入地下。“我们一般都是把药瓶上的商标名称弄掉,然后找个河沟把瓶子处理掉。”

六价铬超标30倍 可能致癌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环保局局长裴景义介绍,2006年,环保局提取了那力闪村在内的多个乡村49户井水水样化验,结果显示:六价铬最高超标125倍,氯化物最高超标3.73倍;经过数年环境治理,2012年数据显示:六价铬最高超标30.46倍,氯化物最高超标1.51倍。六价铬为吞入性毒物/吸入性极毒物,皮肤接触可能导致敏感;更可能造成遗传性基因缺陷,吸入可能致癌,对环境有持久危险性。

环保局:村民私自加工难监管

那力闪村村委会主任刘洪介绍,从上世纪80年代末,那力闪村就成为当地最早发展玛瑙着色工艺的村子之一,最多时有上百户家庭搞玛瑙染色加工,对地下水污染比较重。他曾多次找过镇里和县里有关领导,但对方答复:谁污染谁治理,这些历史问题不能由政府来解决。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环保局局长裴景义表示,从2005年开始,县里和镇里相关部门陆续取缔了一些玛瑙染色加工作坊,地下水质有所改善。对于目前仍有部分村民私自加工,裴景义表示环保局人力有限,监管较难。记者问及当地水质如何才能由绿变清,裴景义表示:“短时间内难以立竿见影,改变现状,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