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扒皮”的死与生

7月3日,新华网转载了一篇还原地主“周扒皮”真实面目的文章,原文是南都首席记者韩福东所写,称其原型辽东地主周春富“生活简朴 对伙计不苛刻”,在土改时被活活打死,后文盲民兵高玉宝将他塑造成了恶贯满盈的“周扒皮”。此文被几大门户网站和微博转载,产生较大反响后,有网友发现,新华网却又诡异地删除了此文。

9164391

文章披露:1948年,地主周春富跪地上接受批斗,”乱棒之下没死,喝完水后被扔到沟里,人没断气,两只狗去撕咬,活活咬死了”。4年后,文盲民兵高玉宝写了《高玉宝》,称周春富生前被唤周扒皮,半夜学鸡叫让佣工早起干活。”半夜鸡叫”曾长期占据语文教科书。

文章介绍:周春富有8个孩子,五男三女,大约20口人生活在一起,有耕地一百多亩(一说二三百亩),仅是复县最大地主陈维礼的一个零头(陈拥有土地7200亩)。”今年88岁的闫振明说。闫振明家有五六口人,耕地50多亩,当时被划为中农。他曾在周春富家做过短工,按他的说法,周春富平日生活简朴,最看重土地,一有钱就买地,自己家住的房子很差,还不如闫振明家气派。83岁的贫农孔显德说到周春富,“他对儿子、媳妇比较苛刻,对伙计不苛刻。”

由于微博上许多帐号转载此文时纷纷标注来源是新华网,但有网友搜寻此文,发现在新华网网页已找不到原文。

新浪全文链接

以下为部分网友评论:

@南都评论:周扒皮这个被塑造的狠角色,如今在扒粪者笔下得以还原,“生活简朴,对伙计不苛刻”。今天的角色还原并非只为证明“地主也有好人”,让人警醒的是,政治曾本着一种正义冲动制造无辜个人的灾难。灾难已远,留下的只有无聊的想像,比如,塑造周扒皮形象的那种人,今天可还有当年的正义激情?

@老故事周伟思:当年的宣传经典,有几个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律师李正祥:中学教材一直是这样宣传的。高中时还曾听过高玉宝的现场先进事迹报告。

@臭臭小聪子:其实周扒皮的财富都是省吃简用积累来的,而且据说他对家里的长工短工都不错,《高玉宝》的作者后来也承认书中很多事是根据政治需要意淫出来的,《高》是我看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大概是小学四年级,直到去年高三的时候才知道很多地方是创作而不是记录,伤感了好久,从小就被共产党骗了。

@小丽:曾祖父也是被人陷害被扣上富农,一家妻离子散,被活活的害死,被批斗,被打,要扫大街,家里不能生火煮饭,煮口热水喝也是要被批斗。那些辛辛苦苦攒钱买地的人就活活被打死了,游手好闲地人得到了奖励。

@kxfwbl:瞎折腾,乱杀人,所有恶行都冠冕堂皇、肆无忌惮。其实地主很多都是好人,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地,凭什么就因为别人有地,就要夺人性命,批斗与抹黑。

@王佐之才_:论骗子的技巧与暴民政治。

来源:网络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