讪笑别人癣疥之疾 遮蔽自己溃烂之处

7月5日,党报人民日报及北京日报均刊登评论埃及局势演变的文章,两篇文章均强调埃及民主化进程中的“混乱局面”是西式民主带来的水土不服的结果,每个国家应自主选择最合适的道路,大有否定民主化之于维系专制的进步意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脱的意味。

MAIN201307040925000325922957207

人民日报《政治变革不能随大流更不能瞎折腾》

以下为人民日报评论内容选摘:

这种“翻烙饼式”的政治转型,不仅使本就风雨飘摇的埃及政局更加扑朔迷离,也给如火如荼的“阿拉伯之春”当头浇了一瓢凉水。埃及的遭遇并非个案,而是诸多发展中国家民主转型的缩影。它如同一本鲜活的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很多朴素而简单的常识性真理。

首先,政治变革是国之大事,直接关系国家兴衰和根基稳固,不能“随大流”,更不能“瞎折腾”。民主不是万能灵药。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实现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等重大任务,远比“一人一票”的西式民主重要得多。从西方国家经验来看,其政治变革大体经历了经济发展——民族认同和社会公平——最后才是政治民主化进程。如果颠倒主次,错误地将民主化视为纾缓困境的万能灵药,只会南辕北辙,将问题搞得更加复杂。

第二,是否有利于国家强大,是衡量政治制度优劣的关键标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政治改革应遵循两大标准:一是政权和政策是否能体现、代表多数人民意志;二是是否有利于增强政府效能和执行能力。两大标准缺一不可。没有代表性的政治更替,会出现将民主视为阶级统治工具的“封建民主”、“寡头民主”乃至“君主共和制”;而没有有效性的政治更替,就会像战后伊拉克以及当前的埃及那样,空有建设国家的纲领和目标,却因国内权力纷争使政府运行不断空转,制定的政策目标根本没有能力贯彻实施。

一般来说,实现良性民主需要满足若干先决条件,如较高的经济发展水平、成熟的政党制度、庞大的中产阶级、具有底线共识的政治文化等等。否则即使实现了民主转型,最终也很难巩固、延续。西方当初确立宪制,花费了几代人甚至几个世纪的时间。在不具备充分条件情况下,埃及过早推行民主化,结果导致具有宗教背景的穆兄会上台,世俗力量不是“愿赌服输”,而是不断掣肘、反对,导致该国政治极化加剧,社会碎片化。正是这种“穷折腾”和“坏民主”,使埃及政局更加动荡、国家更加孱弱。

来源:人民日报

北京日报《西方“万应灵丹”治不了埃及的病》

以下为北京日报评论内容选摘:

事实说明,当年推翻穆巴拉克的反对者,并不比久掌政权的强人更高明。军方也好,民选政府也罢,还包括反对派,都没提出像样的解决方案,诸多问题并没有因换人迎刃而解,反而困局乱局日盛一日。埃及这一番折腾,所付出的社会代价是巨大的,令人扼腕叹息。

埃及等国这几年的历程证明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包治百病的“万应灵丹”。一个国家要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离不开自己的国情,必须要考虑自身的经济发展水平、文化传统、民族宗教情况、社会结构等诸多因素。盲目照搬照抄别人的路子,胶柱鼓瑟套用别人的经验和做法,最后往往会碰壁撞墙。在这个问题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有主见,而不能听任别人的忽悠和诱惑,不能迷信膜拜西方国家开出的药方。这几年中东北非一些国家的教训,何其深刻!

来源:北京日报

以下为部分网友评论:

@凤凰URadio-朱鸣岐:【埃及变局算不算政变?】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要不要把埃及事件称为“政变”的问题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困惑。西方曾以为,冷战结束后,就能够问心无愧地推崇民主。但埃及的事态证明,复杂性、困惑和道德妥协在国际事务中是不可避免的。

@毓昆三世:虽然没有万灵药,但是吃了药有可能治好,也可以治不好,但是不吃药,肯定是死路一条。

@胡紫微:AUV,埃及出事了。赶紧跑出来凑一嘴,骂一骂宪政。真有出息。您可以问问埃及人民,还想不想回到穆巴拉克的时代?还可以问问伊拉克人民,想不想回到萨达姆时代?可以问问俄罗斯人民,想不想回到斯大林时代?还可以问问利比亚人民,想不想回到卡扎菲时代?总以为讪笑别人癣疥之疾,就可以遮蔽自己溃烂之处。

@Exsonic:国家强大不顶用啊, 人民幸福才是硬道理。

@作家崔成浩:埃及总统穆尔西下台了。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笨的元首。面对一小撮反动势力煽动的不明真相的群众,穆尔西竟然乖乖地下台了,为什么不使用国家机器?为什么不革命到底?怕流血能成就什么伟业?无能鼠辈!令人鄙视!

@哈尔滨张永华:以一国之乱就否定民主制度?可笑之极。况且埃及社会的乱 ,正是由于没有健全的民主制度,军队凌驾于法律之上。

@参孙的辫子:一锅米饭里夹几粒屎跟一锅屎中夹几粒米饭请分清楚。人要吃饭,狗才吃屎,人要有尊严地活着、自己当家作主,如果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要争论民主与专制的优劣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埃及人民自推翻穆巴拉克始,无疑走上了虽然艰难但是令人欣喜的一步,无论军方还是穆兄会,谁也不敢忽视人民的力量。

@cxzj:埃及如今面临一个让人不安的悖论:一个表面上的民主运动正在呼吁(制造出执政长达60年的独裁者的)军方罢黜一个民主选出的总统——皆是以让该国再次走向民主为名。

@大藏布:一个戴着枷锁的人看见别人奔跑摔跤了开心不已,一个吃糠咽菜的看见别人被鱼刺卡住喉咙兴奋不已,一个睡在马路过夜看见别人空调里感冒了得意不已,一个太监看见别人得了性病骄傲不已。

@天下故事会主持人小吕:现在央视天天都在说埃及多么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