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对象要选好 对比谁的危害小

7月16日,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中心主任的易延友在微博上表示要“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话”,他在微博上提出四点简单看法,而其中一条“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招致如潮的批评。此后,易延友又在微博改口称:“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在批评易的许多网友看来,易身为法学专家提出的这一“职业——危害差异”论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是对部分人权利的歧视和矮化。

kanfa

@易延友: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1.无罪辩护是(李天一所聘律师)他的权利。引述海淀检察官的说法:让人做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2.未成年人受特殊保护,律师发声明要求大家遵守法律并无不当。3.被害人为陪酒女并不是说陪酒女就可以强奸而是说陪酒女同意性行为的可能性更大。4.另外,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

以下为部分网友评论:

@王小山:中国最牛学府里搞法律的教授,会认为对一部分人犯罪,比对另一部分人实施同样的犯罪行为危害要小,知道为什么同样经济犯罪,同样数额巨大,有些人活着,有些人已经死了吧?这就是这里的现状……

@唐璜:不要陷入他们的逻辑陷阱。强奸妓女就比强奸良家妇女的危害小了吗?那强奸穿超短裙的女子是否就比强奸穿大棉袄的女子危害要小呢?强奸良家妇女是否比强奸尼姑危害要小呢?刑法给强奸犯量刑的时候会考虑受害人的职业吗?

@风之子:清华大学法学院易延友教授认为: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我觉得,让这样的法学家滚蛋对国家危害更小。

@石讷shine:人格平等,是现代民主与法治的第一公设,它的挑战者不可能是“民主和法治的坚定推进者”,除非是在搞一个新的山寨版。

@cz阿苇:以此逻辑可得出:即使强奸,强奸老年妇女也比强奸年轻女性危害小;即使强奸,强奸文盲女性也比强奸女大学生危害小;即使强奸,强奸打工妹也比强奸女公务员危害小。

@雾满拦江 :易延友教授认为,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这个结论让人惊讶。强奸是违背女性意志的暴力性行为。教授认为违背陪酒女意志的暴力性行为危害小,为什么呢?难道陪酒女低人一等?就该被伤害?陪酒女不是法律术语,轮奸方使用这个词,不过是抹黑受害人,以诱导法官作出对自己有利的判决。

@作家崔成浩:清华法学砖家:“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 我不明白,这个理论是在保持先进性还是保持性先进?

@和菜头:标准的浩劫级公关灾难案例,请大家观赏一个专业人士试图对社会大众说话时,采用了错误的表达方式和混乱的逻辑之后,会引发多么大狂暴的反击。

更新:7月17日下午,易延友在微博上发表一则《致歉声明》:本人昨日微博言论确实欠妥,对由此引起的消极影响深感不安,特向各方致歉!

来源:C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