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国家安全操碎菊花

7月18日,《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关于防火长城之父、即将卸任的北邮校长方滨兴的文章,展现了多个侧面的方滨兴,同时披露了方滨兴一些学生对某些概念的混淆见解,他们甚至支持防火长城。方滨兴因罹患癌症而不再担任北邮校长一职,他因为在发防火长城上的“贡献”而获得国家科技一等奖,但也因此遭到不满者的扔鞋扔鸡蛋以及网络上潮水般的批评、咒骂。

70059

一位北邮学生对方滨兴的防火墙评论说,“我国有理性的网民很少,盲目跟风、易被利用的网民很多,如果没有防火墙,恐怕社会将动荡,我国几十年的经济快速发展会停滞不前甚至毁于一旦。”

方滨兴在诊断出癌症之后表示,癌症其实是个慢性病,免疫系统出了问题,就跟防火墙出了问题差不多。在NSA“棱镜”事件曝光之后,一位北邮的受访者说,“中国很多事做在表面上,美国做在背地里,他们很多时候技术更先进,互联网话语权还是掌握在西方手里。哪一天中国话语强势了,可能就得他们建墙了。”

在南方周末的文章描述中,方滨兴像是一个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者,方滨兴一向乐于展示网络存在的风险——尤其是来自西方的威胁。他曾在全国两会安徽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特意“拖堂”,找出一堆安徽省已被“黑”的政府网站,引得哄堂大笑;又现场演示被植入木马的电脑将怎样侵犯机主隐私,令众代表连呼恐怖。在方滨兴的世界中,国家无疑占据着重要地位。曾在方滨兴门下就读博士的李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导师虽不是军人,但有很强的国家荣辱感,“他对我说过一次,军队、国家层面上的项目意义重大,务必要全力做好。”他曾叮嘱北邮可信分布式计算与服务实验室(下称“可信实验室”)的张天乐博士,“做一个科研项目,首先要想到需求——国家、实际应用有没有这个需求?”爱国,是方滨兴在校内演讲中谈及最多的词汇。最典型的是他在2011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题为“常怀爱国之心,常抒爱国之情”的演讲。三千余字的讲话里,他15次提到“中国”,“国家”和“爱国”各被提及12次。“要像爱护眼球一样,维护社会的稳定。”他教导说。

对于互联网上对方的围攻,方滨兴本人很少流露出委屈的情绪。即使被鞋砸中后,方滨兴也依旧淡定。方的学生任可觉得方滨兴就像漫画人物蜡笔小新,“他特别有激情,但不容易被激怒。脑袋上被砸再多的包,他还是很high,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不因为外部的事难过。”

全文链接

注:在很多墙外网友看来,南方周末这篇文章并不客观,甚至有美化方滨兴的嫌疑。

来源:网络综合(部分摘自奇客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