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中星为何去首都机场爆炸

《公益时报》驻河南记者站记者吴贤德曾在2005年采访过此次首都机场爆炸案的制造者冀中星,并帮助冀寻求更多媒体帮助,但最终没能成功。爆炸之后,《博客天下》记者电话采访了吴贤德,以下为采访录音整理。

冀中星

冀中星

问:冀中星当时被打是怎么一回事呢?

答:当时冀中星在东莞城里开摩的,他经常晚上在歌舞厅外等着拉客。当时东莞治安很乱,交通规定不准骑摩的带人,发现冀中星带人后五六个治安队队员,有穿警服的还有穿半警服的,将冀中星一棍子打下车来,连拦都不先拦一下。治安队员把他打下车来之后,又照着他的屁股狠狠地打,把他打得皮开肉绽的。冀中星被打下来之后,当场昏死过去,过了一会儿就被他的山东老乡抬走了。那时候在东莞,治安队这种打人的情况那都不算是事,太多了。等两个多月之后我到他家采访的时候,他臀部化脓化得厉害,都流脓水了。

冀中星受伤情况

冀中星受伤情况

问:冀中星没有就医吗?

答:他家里实在太穷了。冀家住的是茅草房,家里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种地,他被打伤之后根本没能力到医院治疗,就在家拖着,等我去的时候,他下身早已溃烂得不像样子了。

问:他们家都有什么人?事发时冀中星多大?

答:冀中星和父亲、母亲、哥哥还有奶奶住在一起。他当时十八九岁,很年轻,也很老实的一个人。他父亲当时五六十岁,他哥哥在外打工,一家人能在家种地的就只有冀中星父母两个人。我当年为了他的这件事情做了不少努力,但是一直没什么效果。那会儿我是民政部下属的《公益时报》驻河南记者站记者,为了冀中星的事,我写了稿子,但是没法往外发,所以当时我就求助网络,把那篇文章发到人民网、新华网、山东大众网等很多的网站,还有很多其他的网站,我也记不清了。冀家的人为了讨个说法,对我们的工作很感激,还想给我钱,我哪能收呢。

我的文章发出去之后,东莞方面什么动静也没有,我在网络上帮冀中星呼吁,也没什么反应,薛朝辉、陈朝远两位律师也为冀中星的事很尽心,但是后来可能是迫于东莞市政法局的压力,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话了。通过各种呼吁都没什么效果,我对这件事也很失望,后来我就转行了,现在我在郑州农民工维权中心工作,不再干记者了。这些年也没有再跟冀中星和他的家人联系过。听到爆炸的消息我真的很震惊,怎么当年采访过的人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觉得他是对这个社会彻底感到绝望了,那是肯定的。

冀中星曾经有过博客,今天爆炸之后,该博客已无法打开。他的最后一篇博客里写:“我们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有冤无处申情况下,只得含泪从东莞回到山东,老家所有亲戚钱都借了,现在还下身溃烂、瘫痪不说,还欠了10多万元外债。”

那是2006年9月5日,6年多的时间,他仍然在忍受这样的痛苦,最终走到了这一步,或许这个社会错过了太多弥补错误的机会。

来源:博客天下微信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