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快递 你开下门

8月4日,已获释两日的吴虹飞在接受潇湘晨报采访时详细描述了自己被警方带走后问讯及拘押十日的经历:如警察敲门时自称快递员,被拒后才说是警察;吴本人被带走时没意识发生什么,穿拖鞋走的;得知将被刑拘时不慌张,但听说可能判5年以下刑期,就崩溃了,哇哇哭起来,旁边一名女警察说:哭什么哭,又不是死刑。

image

以下为报道选摘内容:

潇湘晨报:警方是什么时候找上你的?

吴虹飞:7月22号快中午的时候,那时我正在读曼德尔斯塔姆的诗。有人敲门喊:“王晓燕!”我说王晓燕搬走了(我是与人合租的)。门外的人说:“我们是快递,你开下门。”我说:“我不开。网上说了,不能给快递开门,进来会杀人。”门外说:“快开门!”我说:“就不开!”来人说:“我们是警察!”我哈哈大笑说:“快递同志,你可真逗儿!”后来我觉得不像坏人,真像警察,就开门了。他们是两个人,进门时他们给我亮了一下证件。

潇湘晨报:警察说了他们来干吗没有?

吴虹飞:他们就说检查一下,我就让他们检查了。后来又来了四五个警察,里里外外检查了一下,他们在家里大概耽搁了两小时,然后说带我去朝阳公安分局做笔录。我就跟他们走了。临走我还带了一本科幻小说《再见,所有的鱼》。我当时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我穿着拖鞋走的,还想抽空看看科幻小说呢,我以为我做个笔录,就可以回家。

潇湘晨报:警察通知你将被刑拘时,你的感受是什么?

吴虹飞:他们说我散布虚假恐怖信息,威胁了公共秩序,公共安全。当我得知将被刑拘时,我一点也不慌张,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刑拘,以为进去关几天,就可以出来。

潇湘晨报:什么时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吴虹飞:当警察说有可能会判刑的时候。我一听说有可能会判5年以下刑期,就崩溃了,我心里想,至于吗?我至于四五年吗?我吓坏了,哇哇哇哭起来了。这时旁边一个女警察说:哭什么哭,又不是死刑。我一听觉得怪吓人的,就哭得更厉害了。

潇湘晨报:说说你在拘留所的情况。

吴虹飞:我进去以后,眼镜也被拿走了。我高度近视,像瞎子一样活了十一天。我感受到墙是灰白的,日光灯是惨白的,我和20个人关在一起,每晚都失眠。每天六点钟起床,七点钟吃饭,然后开始干活,擦地,扫厕所,我还被戴着手铐去问话。警察问我会不会制作炸药,我说我根本不会。我从小到大一个鞭炮都没放过。

潇湘晨报:事情是什么时候出现转机的?

吴虹飞:我被拘留大概5天以后,律师来了,是我弟弟联系的。他们跟我聊的时候,说我没有犯罪,我心里才宁静了些,但每晚还是失眠。拘留大约8天后,警察告诉我刑事拘留被改为行政拘留,律师告诉我行政拘留只是一种处罚,我就觉得很宽慰。在这里我应当感谢广大网友,也许是他们的热议影响了刑拘的决定,给了我一条路。

潇湘晨报:你最终写了悔过书吗?

吴虹飞:写了,我说我的话有错,我会诚挚地认错,我向我的祖国认错……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因为我没有结婚。我5分钟就写完了。警方说我是自由的,然后就放了我,送我回家了。

潇湘晨报:你觉得在公共平台上,如博客、微博、微信上要如何把握言论的尺度呢?

吴虹飞:有这次经历,我终于知道在微博上说话是有尺度的,“炸”是不能说的。直到现在,我认为我是说错了话,我认错,但绝不认罪。

来源:潇湘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