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必群”

据新华社消息,北京警方8月28日称,微博“大V”、美籍华人薛蛮子(原名“薛必群”)不仅嫖娼,还涉嫌聚众淫乱,称其自今年5月中旬以来至少与10余名卖淫女频繁接触,进行卖淫嫖娼、聚众淫乱。

点击这里观赏视频

这些涉案女性指认,薛必群是她们的常客,被称为“老顽童”,他有特殊性癖好并且经常拖欠嫖资。他眼光很高,要求“女孩”年轻、性感、苗条,体胖肤黑、有疤痕的一律不要,尤其喜欢在同一地点一次连续招嫖或同时与多名女性聚众淫乱。因为薛本人从来不肯透露真实姓名和身份,因此她们并不知道这个老顾客就是网络大V“薛蛮子”。

多名涉案女性还交代,因薛体貌特征明显、嫖娼活动频繁、有特殊性癖好并且经常拖欠嫖资,在卖淫女圈中有较高的知名度。就在8月22日,即薛必群因嫖娼被抓获的前一天下午,薛还打电话给其中一名涉案女性马某,要求帮忙联系“女孩”。但马某嫌薛必群经常欠付嫖资没有答应。薛心有不甘,自己跑到马某住处,马某无奈之下找来4名“女孩”,薛必群就在马某住处与其中3人进行了聚众淫乱活动。

“老顽童”薛必群

“老顽童”薛必群

薛必群供认,为满足自己特殊的欲望和性癖好,他在国外生活期间染上了嫖娼恶习,来中国后继续频繁嫖娼,对嫖娼和聚众淫乱活动几近痴迷。

北京警方同时否认了是故意设套抓捕薛蛮子,并称薛在被抓获时态度嚣张,声称自己是美国人,要让自己的律师来处理此事。

另据警方介绍,此次涉案的卖淫女小云是河南淮阳人,中学毕业后去深圳打工,在工厂做过工人,在公司做过文员。今年五六月份,小云到北京投奔老乡,专门从事卖淫,每次收取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的嫖资。

新华网在8月28日刊发短评《“薛蛮子”跌下道德神坛的警示:网络“大V”尤应坚守法律底线》,评论称薛蛮子“伪善面具破碎、一身斯文扫地。”,更质疑“刚刚买春嫖娼、聚众淫乱,转身就发出讽刺上海法官想拼命甩掉‘嫖客’身份的微博,人格分裂何以至此?对别人套上道德的枷锁,对自己却放任自流,如此双重标准,道义和真诚何在?”,称其造成的社会“负能量”绝不可小视。

有不少网友也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下由奇闻录编辑搜集自网络:

@liu_xiaoyuan:美国公民薛蛮子在中国“嫖娼”又涉淫乱罪,官方媒体有如吃了伟哥般地兴奋。在报道中,几乎所有媒体都在强调薛蛮子的大V身份。薛蛮子不是中国官员,他嫖也好,乱也罢,也没有花官方的钱,依照法律处理就是了。为何还要全媒共讨之,狠不得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傅志彬:我觉得吧,薛蛮子事件倒是提醒了国人,这抓嫖娼卖淫是多么扯谈的一件事,当事人伤害到谁了?落马贪官哪个没有情人?有一个为此而受罚的吗?用国民授予的权力包养女人无事,自己掏钱解决性欲问题却有罪,还有比这扯谈的吗?

@聋子李耳:嫖客,本来不是什么好词,但在官方恶意高强度宣传之下,竟然使它贬义大大削弱,甚至奇特地光芒万丈。就像被抓住的小偷,让他挨几下拳脚正常,但砍断他的手脚绝不正当,此时,这个砍小偷的人比小偷更恶,小偷反倒令人同情了。物极必反的道理,旁观者明白,愚蠢的宣传部门是难以明白的。

@慕容一村:薛蛮子事件发生后,留下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1、一个人的私德与其言论有何关系?2、如果涉及私生活的细节,媒体应如何报道?怎样做才是值得尊敬的媒体?3、许多更重要的事件未见报道,媒体却对这一风流罪过表现出过度的热心,这能说明什么?4、薛蛮子被抓,固然是因为其私德有亏,但是否还有其它原因?

@一毛不拔大师:新学到的警句: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

@余耕:2013年的8月是一个嫖客的夏天:上海法官们死活都不承认自己是嫖客,李天一他妈死活说儿子是嫖客,薛蛮子死活都是嫖客。

@wangaizhong: 这一波从薛蛮子开始的打击才刚刚开始,对薛这样的知名外籍人士,上面都敢公开的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进行批倒批臭式的摸黑打压,未来各地方当局,一定会用你想象不到的更低劣,更流氓,更恶毒的手段对民主进步人士进行打击,对于这一点,每个人都要有心理准备。

@大唐李公子:【民意在哪里,人心就在哪里】两天来,薛蛮子的新浪微博粉丝数由被抓嫖前的700多万暴涨到1200多万,照此..新浪第1微博的华丽诞生也是精彩可期呀!原来央视才是最大的网络推手!

@非常不小心:在官媒的密集报道下,薛蛮子拖欠嫖资的情况看上去十分地像国有资产流失。这个怎么破?

@aiww:迫使妻子指证丈夫的罪行,妓女控诉嫖客的道德,媒体五毛混淆是非,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

@吴钩:1、除非娼妓合法化,否则嫖娼被抓便怨不得警察。2、我赞同卖淫非罪化。3、即便非罪化,仍有一个双重标准:民嫖不予追究,官嫖必须弹劾。4、公众人物嫖娼,受舆论谴责很正常。5、正常的舆论谴责乃是基于社会自觉,而非权力授意或安排。6、公众人物应珍惜自身形象。7、国家权力更应该保持克制,不介入。

@王江雨Law: 曾经这个神气光鲜一个人,进去后就方寸大乱,无比配合……老大哥的权谋,专政的狠辣是个人无法对抗的。但是,无论薛多么不堪,我们也要知道,如此的手段,不是法治;可以鄙视薛,但为专政的手段鼓与呼,欢呼清除薛蛮子,并不会增加自由。

@徐昕:违法固应处罚,公众人物道德瑕疵亦可谴责,但有些疑问:如此曝光私人信息,合法吗?反复动用国家最高媒体,合适吗? 称薛嫖娼频繁、有特殊性癖好且常欠嫖资,在卖淫女中知名度较高,证据充分吗? 薛称与女方是好朋友,是否真实?……

来源:新华网、新浪微博、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