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画题 8.26—9.1

子产:“毁掉民众聚会议政的乡校,我不赞同,我听说尽力做好事以减少怨恨,没听说过依权仗势来防止怨恨。”百姓的评论,是统治者所作所为的无情的镜子。统治者可以用高压手段迫使百姓保持沉默,却无法使人们不在心里估价,无法左右人心的向背。沉默并不意味著顺从;相反,沉默中蕴含著可怕的力量。

以下为内容摘自8月26日-9月1日数字时代收录的部分时政类漫画:

子产不毁乡校

继上周北京警方公布“微博大V薛蛮子因嫖娼被拘”的消息后,本周警方再度披露“薛蛮子涉嫌聚众淫乱”,将薛涉嫌嫖娼这起“治安问题”认定为性质更严重的“刑事案件”,并且官方媒体对此事开动了“宣传火力”,多家媒体不仅详细播报了警方如何抓捕薛以及薛承认自己“犯罪事实”的视频,新华网一篇报道更指出薛有“特殊性癖”、“经常嫖娼”、“拖欠嫖资”,人民网一篇评论甚至借专家之口认定薛有“性瘾症”、“性爱频率过高”,而央视新闻联播则在重要新闻时段用3分钟时间播报了薛的嫖娼事件,种种迹象看来,官方对薛案连篇累牍的、大做文章的报道背后,似乎有借此警告微博名人,配合”整治互联网制造传播谣言”活动,钳制言论自由的嫌疑。

无独有偶,本周各大媒体报道了各大省市自6、7月起,公安系统“打击违法犯罪,规范互联网秩序”专项行动的所取得的“成果”,有许多网民因“传谣”被捕,其中还出现了宿州砀山车祸谣言、广州狼牙山五壮士谣言、河北青山娄庄命案谣言等多起有争议的事件,官方打击“传谣”的真正动机引起广泛质疑。8月31日,广州公安官方微博发言警告“谣言必须打,打击须合法,严防扩大化。子产不毁乡校,若人人噤若寒蝉,相视以目,显然是噩梦。”但这条消息很快就被删除。

此外,近期新浪微博推出信用积分制,信用积分低于60分,将不能再增加粉丝,所发内容不能被转发,低于40分的,即使拥有千万粉丝,用户所发的微博也只能“自娱自乐”,相当于零粉丝。低信用用户需举报赚积分,通过举报其他违规信息等方式“赚”积分,恢复自己的微博权益。在围捕大谣背后,一张大网似乎也悄然收紧。

再这么下去就是申请国家赔偿了

8月29日,李双江之子李天一与其它被告涉嫌强奸案在经过两天的审理后结束,案件将择期做出宣判。海淀区检察院在公诉书中指控,李天一和其他被告在今年2月17日凌晨与杨姓被告人在酒吧饮酒后,将其强行带至某大厦房间内,“以暴力殴打手段先后强行与杨某发生性关系”,“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刑事责任”。然而在其余四名被告均认罪的情况下,庭审中的李天一却坚持否认曾经殴打过杨某,也否认与杨某发生过性关系,称“自己睡着了”,他反复强调一直以为是嫖娼,但因为睡着了最后连嫖娼也未进行。此外,除李天一全盘翻供外,其母梦鸽在一则公开道歉中表示“(李天一)他非常淡定,非常知错,非常文明。在那里的一切生活自理很强,能够正确面对这个现实。他也承诺,自己做错的事情,会改正我自己,将来我会分清是非,好好做人。谁都会有过错的时候,但这个错到底是不是罪,那就必须搞清楚,错和罪的区别太大了。”李的“不认罪”态度与梦的被认为有“狡辩意味”的道歉再度激怒了网民,由于对法律的公正性、司法的独立性存在疑虑,不少网民担心李天一最终的“全盘翻案”,因此表示非常关注案件的最终判决。

来源:C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