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敌人

9月4日,解放军报发表评论文章《夺取网络舆论斗争的主动权》,文章称:我军向来不怕跟“看得见的敌人”交手,今后也要学会跟“看不见的敌人”过招。对于网络上抹黑、诋毁、污蔑军队形象的,不仅要及时回应,还要适时反击,坚决与错误的意识形态、腐朽的思想文化作斗争。

62ac1493jw1e8am72nifmj20bc0g9mzp

以下为评论全文:

我军向来不怕跟“看得见的敌人”交手,今后也要学会跟“看不见的敌人”过招。对于抹黑、诋毁、污蔑军队形象的,不仅要及时回应,还要适时反击,坚决与错误的意识形态、腐朽的思想文化作斗争。

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的,人在哪里主战场就应该在哪里。

过去,西方反华势力把中国百姓手里的收音机,当作意识形态斗争的“手雷”,“美国之音”就是“带头大哥”。但在2012年,“美国之音”停止中文广播,“德国之声”、英国BBC紧随其后,退出对华广播战场。

为什么呢?因为收音机“OUT”了。真正的“导火线”是网线,中国网民近6亿人;新式“手雷”是手机,中国手机网民4.6亿多人。有的西方政要由此兴奋地声称“有了互联网,对付中国就有了办法”,“社会主义国家投入西方怀抱,将从互联网开始”。

关于这一点,西方国家已经在其他国家开展了“先行试点”。“推特”成为西化、分化的无形“推手”,“脸谱”关键时刻翻脸比翻书还快,“xx之春”刮起阵阵寒风,“颜色革命”令人闻之色变,中国则是他们下一个最重要的目标。

军营不是“绝缘体”,虽然对上互联网有严格的规定,但管得住办公室,难管住家庭;管得住基层,难管住机关;管得住执勤训练,难管住探亲休假。一些网络不良信息和负面新闻,仍然会通过互联网等各种渠道渗透进军营,侵蚀官兵思想,甚至扰乱军心。

比方说,“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容易导致官兵理想信念动摇、军魂意识淡化,对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产生疑惑;色情暴力、追星赶潮、庸俗交往、拜金主义等低俗信息,容易导致官兵是非界限模糊,价值观偏移;放大社会矛盾问题、抹黑丑化军队形象,容易导致官兵精武意识弱化、荣誉观念淡化。

此外,互联网也成为境外情报机构策反和窃密的天然场所。一些官兵的保密意识不强,晒照片、交网友,一不小心就暴露了武器装备、作战训练、编制体制等机密,稀里糊涂地充当了情报“义工”。

网络宣传思想阵地,你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敌人占领了,你不去夺回,就会成为“心头之患”。少数西方国家把舆论斗争的主战场转移至互联网,其目的就是要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争夺群众,最终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制度,从而“扳倒中国”。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涉军舆情的激增,一些宣传部门的同志时常疲于应对。这既反映了军队网络意识形态斗争的严峻性,也暴露了少数单位在宣传指导思想上的偏差和网络舆论引导能力的不足。

谣言往往比真相先于一步抵达,这是网络传播的基本规律。“秦火火”之流的“大谣”们的战术是“谣言止于下一个更大的谣言”。我们应对的策略应是“谣言止于及时回应和适时回击”,决不能奉行“清者自清”,只会打正规战、阵地战。

网上斗争,是一种新的舆论斗争形态。我军向来不怕跟“看得见的敌人”交手,今后更要学会跟“看不见的敌人”过招,打赢“没有硝烟的战争”。

全文链接

以下为部分网友评论:

@史璞:军队也参加“夺取网络舆论斗争的主动权”的内战了?!

@寒夜呓语权:阉竖干政、军人干政,历史上都有,结果大家也都知道。

@董洁林:军队的使命是和网民战斗?

@何兵:批评军队的人民,依然是国家的公民,不应该是敌人。

@廉青常–海南高尔夫:号称掌握了宇宙的直理的某集团连军队属于国家这事都害怕,足以证明你的理论是多么的可笑。

@真意气书生3:其实明眼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近期最抹黑、诋毁、污蔑军队形象的,应是李梦夫妇和天一少爷。

@胶东老孙:果然是党卫军,不是国防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