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画题 9.10—9.16

@宋石男:近来,潘石屹又红了,这次不是因为跟任志强之间的甜蜜基情秀,而是因为在央视流着口吃表忠心。看潘石屹的表现,不禁鼻酸。在墙面前,鸡蛋不但可能被击碎,还可能被剥光蛋壳,任意羞辱。如果潘石屹有足够的历史知识,他也许会从中国古代学习一种更好的避祸方式,那就是佯狂避世。

以下为内容摘自9月10日-9月19日数字时代收录的部分时政类漫画:

被任意羞辱的鸡蛋

9月9日,最高法和最高检出台了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其中对诽谤行为“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有关发言人宣称此数字是经过实证研究和专业论证而确定的,是个“严格的门槛”。然而这则解释引发了网络舆论上非常强烈的反对声浪,例如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该司法解释涉嫌违法违宪,而一般网友则认为这是两高方面配合官方言论打压的“构陷式”解释,因为其限制条件几乎包括了绝大多数的微博热点消息,加之官方是“谣言”的最终判决者,制定这个司法解释的潜在用意,似乎是用法律限制言论自由。

9月11日,知名房地产商、微博大V潘石屹接受央视专访谈“打击谣言”,他在长达15分钟的视频专访中表达了对网络谣言的不满,并且表达了对“两高解释建立规则”的支持。潘石屹这则访谈被不少网友认定是为官方政策背书,因此对他展开了猛烈批评,不过,潘在采访前、后发布了微博含蓄表达了自己遭受压力、言不由衷的情况,并自嘲具有“资产阶级软弱性”。有网友从采访中找出潘石屹言谈口吃、坐姿别扭的画面加以调侃,还有网友对这样的“尴尬表演”发表感叹:在墙面前,鸡蛋不但可能被击碎,还可能被剥光蛋壳,任意羞辱。

9月15日,新华社发表长文《“做大V感觉像当皇上,网络没有制约就会走向反面”——高墙内的“薛蛮子”谈两高司法解释及网络大V心路》揭示目前仍在押的微博大V薛蛮子的“深刻反思”,例如文章提到“薛蛮子从新闻中得知两高解释后,显得十分关注、紧张不安,主动要求了解相关具体内容。”、“每天早上打开微博都有上千条求关注、求转发的消息,薛蛮子随手回复或转发,自称感觉就像皇上批阅奏章一样。”、“薛蛮子表示愿意主动配合宣传,争取早日出狱。”这篇长文似乎目的在于公开薛蛮子的悔罪表态,证明打击网络谣言的正当性,兼以恐吓微博的意见领袖,不过也把嫖娼的薛蛮子被捕背后的真正官方动机表露无疑。

9月13日,曾声援被捕法律学者许志永的中国知名投资人王功权被北京警方以扰乱秩序为由带走。53岁的王功权早年曾在中共吉林省委宣传部任职,后活跃于投资界,曾因为“私奔事件”广为微博网友所知,其本人较为热衷于时政评论与公民行动,舆论普遍认为他是因涉“新公民运动”而被捕。王功权也曾在新浪、腾讯微博等颇有影响力,曾进入新浪微博大V排行榜前十名,后因发表时政批评言论而被销号。

男的去养老院做园丁 女的给老人洗衣服

9月11日,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在某新闻综合台七分之一节目里说:“不是延迟退休年龄,是延迟领取退休金。”她建议65岁领取,发达国家都是这样。记者问:50岁退休65岁领取养老金,中间15年怎么办?教授的说:“男的去养老院做园丁,女的给老人洗衣服啊,多好!”这番言论引起舆论大哗,12日,杨燕绥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回应:“40、50人员洗衣服做园丁没有错,叫50、60岁的人去照顾70、80岁的人,这是社会转型的一个必然的结果。”杨教授的评论是否不合常识暂且不论,9月11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机关养老金不并轨 任何改革都似耍流氓》,评论认为不论是延迟退休年龄还是延迟领取退休金,中国当前的社保制度改革亟需解决的是保障公平,如同网友所谓:我们要求并不高,公务员们交多少,我们也交多少;公务员们拿多少,我们也拿多少;公务员们65岁拿,我们也65岁拿。现在的问题是,公务员并不缴费,却拿最高的养老金;因此,只要机关养老金不并轨,任何需要参保人让利的养老金改革,都疑似“耍流氓”。9月13日,国务院宣布明年将试点“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房屋产权人把房子抵押给银行或保险公司,在评估老人年龄、房价等因素后,每月给房主固定养老金,房主仍可居住,但房屋产权会有变更。)大量网民对这项计划表示反感甚至愤怒,许多人认为这是政府在推卸自己对公民应负的责任,也有不少网民猜测这是官方在为延迟发放养老金年龄作铺垫。

来源:C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