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画题 9.17—9.23

@假装在纽约:张家川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但它们的政府大楼气派挺拔堪比白宫,县政府会议室富丽堂皇如人民大会堂,县长县委书记端坐其中气宇轩昂如同皇帝,乡镇官员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如同土豪,公安局长被证实行贿却继续位居高位……一个孩子却因为发了几个帖子而被治罪。张家川县,其实正是这个国家的缩影。

以下为内容摘自9月17日-9月23日数字时代收录的部分时政类漫画:

很快小学生也能煽颠了

9月17日,甘肃天水市张家川县一名初中男生杨辉,因在网络上发表对一起案件的观点,被官方指控“造谣”,后以寻衅滋事罪名遭到刑拘。这是“两高”出台网络犯罪的司法解释后又一起因言获罪事件,由于涉事者系未成年人,这起事件遂引起了比较大的关注。9月14日,当地KTV附近聚集了大量群众,并游行到县政府为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讨要说法。杨辉在网络上对这一事件发表观点,批评警方不作为并称KTV是法人代表是张家川县人民法院的副院长苏建,因而遭到了警方刑拘。警方在抓捕杨辉时引用了两高最新的关于诽谤罪的司法解释”情节严重 发帖转载500次以上”,但其后被证明并不符合杨的“消息转发数”,还存在滥用罪名之嫌。9月22日,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甘肃省公安厅宣布撤销对杨辉的刑事罪认定,改为“行政拘留”,目前杨辉已经离开了看守所。值得一提的是,“杨辉案”在微博传播发酵的过程中,贫困县张家川县的行政中心大楼被曝光,县委书记刘长江的多块手表照片被挖出,县公安局长此前向上级行贿五万元的旧文也被再度提及,据悉,目前已有当地官员因此事受到去职处分。有网友调侃道:如今初中生能“造谣”了,以后小学生也可以“煽颠”了;拍马屁拍到蹄,拔萝卜带出泥,张家川县的领导们铁定后悔死了。

花总丢了金箍棒

9月17日,知名博主“花总丢了金箍棒”带走“问话”,不久后获释回家。花总此前曾因为在网上揭发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戴名表办案而闻名网络。花总的一时失踪引发了不少媒体及网友的关注,他是最近大规模打击网络舆论的行动中又一名被警方“调查”的微博大V,据悉花总被调查可能还与打假世界奢侈品协会有关,世奢会中国首席代表欧阳坤(又名毛欧阳坤)的曾多次获取警方内部文件及办案信息,因此被网友猜测其勾结公权力以“敲诈”、“造谣”之名报私仇。无独有偶,17日,网络反腐活动人士吴东亦被警方拘留24小时,他被指控诈骗与勒索。吴东网上笔名为华宗,他同样因网络揭发杨达才而成名,曾在网上搜索出杨达才在各种场合佩戴不同名贵手表的照片,而“花总”则为这些照片一一作出了价格判定。

铁案

9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薄熙来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依法判处刑罚,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薄熙来案的判决受到中外网民关注,判决消息传开后,引起各方评论。不过,在新浪微博及门户新闻站上,薄案的相关评论被严格限制。有网友评论称,薄在高院副院长来重庆捧场时说重庆打黑办案要讲法治,办成“铁案”。如今果然尝到了“铁案”的滋味,个中感觉,只有他自己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