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持原判

9月27日上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王书金案进行宣判,法院认为王书金对石家庄西郊奸杀案即聂树斌案的供述与事实存在出入,因此不能认定他是聂树斌案的真凶,河北高院驳回上诉人王书金上诉,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 。

99P846HD00AP0001

由于王书金供述自己为另一起故意杀人和强奸案件真凶,而此前被裁定为凶手的聂树斌早已被执行死刑。当年的案件是否是冤假错案,自称真凶者会被如何裁决,社会各界给予了高度关注。

最终,河北省高院认为,虽然上诉人王书金能够供述出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现场的部分情况,但其供述与庭审中检察员出示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相关证据不符。

法院还表示,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即聂树斌案,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虽然在形式上存在诸如没有见证人签字等瑕疵,但上述证据均属案发当时的原始卷宗材料,辩护人所提现场勘查笔录和尸体检验报告存在瑕疵的意见,不足以否定现场勘查笔录和尸检报告的客观真实性,同时,也不属于非法证据排除的情形。

发生于河北省的聂树斌案是一起疑似冤案,1995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2005年被逮捕的王书金供述自己才是石家庄西郊奸杀案件的真凶。由于案件存在诸多疑点,受害女子的家人及聂树斌家人多年来一直对案件进行申诉,均未奏效。

2013年6月王书金案件再次开庭时,王的辩护人及检察官身份倒置,辩护人认为王书金就是聂树斌涉及的奸杀案真凶,检察官则称王书金并非凶手。观看案件直播的网友及媒体则感慨如当初对聂树斌能够有疑罪从无态度,不仅仅依靠口供定罪,可能也不会出现一案两凶的结果。

对于河北高院27日的裁决结果,聂树斌的母亲表示不认可。中国保障人员律师团也发表声明谴责河北高院的判决,认为如果法院判决蜕变成没有建立公证程序上,对社会公众朴素正义感挑衅,将是中国司法的灾难。

律师们认为,河北高院的最终裁决中,不顾王书金的自供、自供与现场及其他证据多处吻合,意图在法律上和事实上彻底堵死存在多处重大疑点的聂树斌“强奸杀人”案的申诉。声明对河北高院提出强烈谴责,请最高法立即依法启动对聂树斌案申诉的审查,不再将审查工作交给河北高级法院,希望最高法对王书金死刑复核时重点审查其自称的奸杀事实是否存在。

聂树斌的刘博金律师表示,“在法律层面上,他不构成犯罪,但在事实方面,他不见得没有做这件事。“下一步,我们将呼吁最高法院不能杀掉王书金!”刘博今表示,王书金如果死了,那么就永远没法查出事实。下一步,我们将呼吁最高法院不能杀掉王书金。”他认为王书金如果死了,那么就永远没法查出事实。

王书金的律师朱爱民表示,对这个判决结果不满意。

法律界人士及网友也呼吁,公开聂树斌案卷、对聂树斌案启动重审,案件结果才可以令民众信服。

来源:自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