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五毛军

10月4日,新京报一篇报道称,中国大约有两百万人的职业是网络监督和审查。根据这篇报道,这些人在一个软件里,输入客户设定德关键词,过滤中国社交网络上数量庞大的信息。在此之前,这样的人具体有多少是国家机密,一直吸引很多猜测。

142140396_75ae04edbc_z

以下为官方媒体报道全文:

10月14日至10月18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将举行首期舆情分析师培训,培训包括舆情分析和研判方法、舆情危机处理与应对等8门课程。

考试合格者将获得网络舆情分析师身份证明和从业凭证。

收集网民观点和态度,整理成报告,递交给决策者,这就是“网络舆情分析师”。目前,全国大约有200多万人从事这一职业。

据介绍,这些人分布在党政宣传部门、门户网站、商业公司等机构。日前,人社部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与人民网联合启动“网络舆情分析师职业培训计划”。“网络舆情分析师”成为一项官方认可的职业。

从业者认为,机关单位处置舆情,应该不隐瞒、不回避、不袒护,发现问题就解决问题。

唐小涛工作不到半年,每天坐在电脑前,在一软件里,输入客户设定的关键词,监测和客户有关的负面舆情,并下载、上报给客户。

单学刚是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他们用的舆情监测软件更加高级,后台有上千个处理器,还能监测到国外网站信息。

河南某县网络信息中心主任闫明(化名),则不用那些监测软件,他们部门的人一早上班,就在百度贴吧、天涯、微博等网站上打上自己县城的名字,看有没有网民反映问题,整理后,全部交给县委领导。

他们的工作都和舆情有关。所谓舆情,就是民意的综合反映。

诞生背景

微博助推,舆情汹涌

网络舆情师,有人称他们为“网络特工”。唐小涛认为,这完全是误读。他们工作主要依赖一个软件平台,抓取网络信息。比如输入客户的公司名,软件就会显示,和这个公司有关的所有信息、评论。

这些信息、评论如果分布在“贴吧”、“微博”、“新闻门户”、“视频”,软件会进行分类统计、排序,并能制出柱状图、线型走势图等。

唐小涛所用的软件还能跟踪特定舆情,比如输入H7N9,软件会根据相关跟帖、转发量积分,若设定100分,当走势图达到40分,系统会预警,提醒注意该舆情的发展。

唐小涛大学读的是水产专业,2011年,他在网站实习时就已开始接触网络舆情服务。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单学刚回忆,其实在2007年,互联网作为一个独立的舆论平台开始被关注。那年发生黑砖窑和华南虎事件,网民意见沸腾。

随后,出现网络舆情分析师,负责收集网络民意,当时主要使用百度、谷歌等搜索引擎。

2010年,情况发生改变。那年被称为“微博元年”。微博让网民意见、观点,呈几何状,高速传播。一个人与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的间隔不会超过六个人,有时不超过三个。

“简单依靠搜索引擎已无法了解舆情。”新华网舆情监测分析中心主任段赛民说,网络舆情有线上网络传播,线下传统媒体互动等特点,全方位、立体传播让地方政府或者企业显得经验缺乏。

舆情监测软件应运而生。它能抓取微博、贴吧、视频等各类形式的网络舆情,只要存在,就会被抓取。

网易电商部分析员刘红红曾跟随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安海忠,做网络信息监测模型系统。她说,监测网络信息运用的是“网络爬虫”技术,用这个技术全网搜索一个“关键词”非常简单。

一般的舆情监测软件,包年的价格从5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唐小涛公司所用的软件,价值300多万元。

机构反应

建立舆情研判机制

唐小涛的公司也会接一些政府单子,甚至会针对某位政府领导,收集相关的网络民意。经过舆情师整理的报告,一眼就能看明白,网民的观点、大家的诉求。

据中部某省门户网站负责人介绍,从2008年开始,政府的网络信息中心要求他们每天收集当地舆情,然后由信息中心每天上报给当地“一把手”。

政府部门已成为网络舆情监测的重要消费者,许多政府部门设立了自己的网络舆情监测室,并有相应的编制。

《2010中国危机管理年度报告》指出,当年不少地方党委宣传部、地方政府应急办和一些大中型企业均建立了舆情研判机制和磋商制度。

河南某县网络信息中心主任闫明说,他们的科室成立于2007年,归县委宣传部管。中心有四五个人,一部分搜索舆情,一部分办网站。

闫明经常会接到推销网络监测软件的广告,试用后发现,还是手工搜索牢靠,“不会遗漏一点信息。”

他们将县城的名字设定为关键词,每天用“百度”和“谷歌”等搜索正负面的网络信息。

闫主任说,他们县委书记、县长对舆情没有特殊要求,凡涉及该县的网络舆情均须上报。其中包括,网民反映的有关部门不作为,城市管理弊端,基层干部不正之风,侵犯老百姓利益的行为等。

上报形式分三类,每周周报、每日短信报、每日书面报。

该主任介绍,他们部门的人每天把舆情发到他手机上,他再选择一些,编好短信,发给县领导。有时舆情复杂,短信说不清楚,他就打印出完整信息,交给领导。

每周周报是周日下午,将一周内出现的网络舆情打印出来,周一上午一上班摆在书记桌上。“周报一般20多页,也有正面信息。”

现状问题

“要么乱说,要么不说”

唐小涛监测网络舆情后,会出具一份报告,报告中有处理方案的建议。“我们基本不插手舆情处理,怎么处理由客户自行决定。”

唐小涛发现,舆情师的建议通常不被重视。很多政府机构也没有学会正确处置舆情。

今年出现H7N9禽流感疫情。唐小涛他们发现,网上的跟帖发帖显示出舆情苗头,“到了预警阶段。”他们上报后,省领导认为这种舆情再发展下去,影响不好,就决定媒体以后尽量淡化处理。

唐小涛认为,应该让公众更具有知情权,才会避免恐慌,而不是去压制舆情。

唐小涛说,很多政府机构要么是面对舆情时“乱说、瞎说”,最后又被网友质疑,闹得舆情越来越大;要么是一言不发,全部拒绝回应。

例如去年“袁厉害事件”,唐小涛说,面对记者采访,很多官员不知道怎么应对,一些官员出来,说的话也不像正规回应。

何杉是天津的一名网络舆情分析师。他说,前年抢盐事件的舆情处理就是一大失误。“老百姓对此讨论过多,导致传播量极大。应该提前预警,提前通过自己的官方账号阐明立场,避免危机出现。”

有政府宣传部门负责监测舆情的官员告诉记者,他们也只是整理舆情报告,对舆情处置没有建议权,他们有时也认为领导的处置方法不好。

业内还有一些声称可以全网消除负面舆情的非专业舆情分析师。这些公司声称可以全网24小时监控负面信息,然后第一时间删除。

但是,网络信息传播非常复杂,往往删除一个帖子,还有其他很多网站转载,删不胜删。同时,发帖者看到有人删帖,还会不断再发,删帖花费了巨资,但是效果甚微。

业内人士称,以往网络公关公司打着舆情处置的旗号,引导客户删帖。9月9日,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规定,收费删帖也是一种违法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在网上删帖需要冒越来越大的风险。

正确对策

“遇问题,不回避”

“我们要做的绝不是给客户删帖。”新华网舆情监测分析中心主任段赛民在谈到行业困境时说,舆情师应该要正确地去引导舆论。

据一家以新闻门户网站为依托的舆情分析公司透露,与他们合作的不乏中央部委,前段时间,网上曝出某部下属单位一把手,带妻子公款出国旅游。面对这个舆情,他们出具一份详细的处置方案,建议,迅速公布真相,并责令该“一把手”辞职,以化解该部的负面形象。随后,遵照他们的建议,这则消息很快被平息。

河南某县网络中心闫明也赞同这种做法。

他认为处置舆情的原则是,不隐瞒不回避不袒护,发现问题就解决问题。

当地曾发生民警打人事件,他们将舆情上报给领导,当时事件在网上已经被炒得很热。

县领导连续做出四个处理方案。第一天发出回应称,县里对涉事民警进行停职调查,然后又发出四篇新闻通稿,最后一篇是最终的处分结果,经查证属实,将涉事民警开除。

网络上的负面声音马上平息了。

“即便网上的舆情有了不良影响,产生轰动效应,只要地方不袒护,大家就不会再恶炒”。这位网络中心主任说。

对于网上的不实信息,当地的处理办法就是及时反馈。

前段时间,有人网上反映违规建房,占地140亩,并给乡党委书记送了几十万元。但是经过调查并不属实,只是占地400平方米。

这个舆情出来后,他们的处置办法就是,网络中心的工作人员到现场把图片全都拍照下来,把基本情况、处理通知书、违建查处通知全都照齐,拍成照片后传给网友,马上明白了事情真相。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单学刚认为,各级政府的宣传部门是最需要舆情分析培训,“政府要管互联网,首先必须懂互联网”。

新华网每月也会举行一次政企网络舆情培训班,主要针对党政领导干部和企业的高管。段赛民说,“这是一个不断提高、普及的过程。”

来源:新京报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