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10-11

@作家崔成浩:那天看锯腿男的新闻,一直不明白痒痒挠是干什么用的,看到这张照片明白了,令人感动和敬佩。电视里又在问“你自豪吗?”我觉得他该自豪。

@新浪视频:【老人答最自豪的事给孩子弄了3套房】重阳节降至,央视又去街访啦!这次问题是“老人们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各地老人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北京老人说:共产党养着。西安老人说:给娃弄了三套房。渭南老人说:最自豪的是两个儿媳妇特别好。

@独立学者温某某:【余姚书记否认抗灾迟钝:68个西湖倒下来非人力可解决】当余姚书记否认抗灾迟钝,辩解说68个西湖倒下来非人力可解决的时候,其实真正的灾难之源已经一清二楚了。

@滕吠吠:昨天和一余姚姑娘聊余姚大水。她说,一开始一直盼望官方媒体来报道灾情,以引起全国的注意。最后央视的记者来了,他们住在余姚最好的酒店顶层,和主播连线说余姚灾情稳定,水位基本下降,对灾情置之不理,一直在寻找所谓的“正能量”。想去余姚救灾的请自带皮划艇,目前积水已发臭,还有漂浮的死老鼠。

@格瓦拉:【偷吃的狐狸】狐狸一直干些偷鸡的勾当,被村里通缉。一天它在村口遇到一个独行的小孩,壮着胆子抓住咬死了。它躲了几天,发现村中没有任何反应,便去四处打探,原因有二:一,村内打击造谣,如此恐怖消息没有人敢传播;二,那个孩子是村长的私生子,深究此事恐带来一系列腐败,消息被官方屏蔽了……

@木子老龙:猪场老板宣布:坚定信念、开拓进取,把我们的猪场建设成世界最大的猪场。猪群振奋不已,一片热烈的嗷嗷叫声。一头小猪不解,小声问道:猪场生意兴隆,不是靠宰杀我们卖肉吗?顿时一群猪围过来,喝道:猪场生我养我,就是我们的家,猪场兴旺,我们都有面子,你这个猪场的叛徒,是不是收了美国人的钱?

@MyDF:那些年《人民日报》用过的笔名,这些名字代表的不是人,是写作班子:“任仲平”,是“人民日报重要评论”的谐音;“国纪平”是“国际重要评论”;“钟声”是“中国之声”的谐音缩写;“仲祖文”是“中共中央组织部文章”的意思;“郑青原”是“正本清源”的谐音。

@卫庄:再批评批评俄罗斯,万恶的俄罗斯,你们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是不能实行,因为我们的国情不同。看,我们的人民可以自制呼气机、自制虑血器,甚至可以自已开胸验肺、自己在家用木匠锯子截肢。我为我们的人民骄傲和自豪!丫丫的,请问俄罗斯你们的人民能吗?

@风雨夜沧桑:豪宅名车竖遍地,夜夜醉饮难离席。百姓疾苦高挂起,民生安危谁惦记?改革空谈不落地,只为他人做嫁衣。几十万亿鸡地屁,无钱看病把腿锯!

@齐天大圣ST:【报告称中国人均财富2.2万美元家庭财富世界第3】想起个段子,比尔盖茨走进一家咖啡馆,这家咖啡馆里的人均身价立马过亿。成天整这些平均出来的数据,除了向大众展示贫富差距,更各种激化社会矛盾,还嫌仇富心理不够普遍。有意思么?

@谷溪:从民族转流行,是新政的重要指标,是政治改革的先锋信号,看不到这一点,就看不到大国崛起的中国梦。

@ranyunfei:看了宋志标兄的《维稳战士与理中客》,分析夏俊峰案后官方水军对夏健强画作抄袭的指摘。我曾说在这个时代分析舆论控制和掺沙子,不从传播心理学、社会学心理学等专业角度着手,几乎没有什么含金量。时评写作者不自我进化,根本无法深度解释被《环球时报》和网评员等制造信息垃圾和观念混乱的中国社会。

@妖娆男:问:如何一句话让非诚勿扰24位女嘉宾全部灭灯?答:大家好,我是城管。

@CensoredWeibo:蒋公抗日腊肉炕日!

@csxq:简直是天大的笑话:2013年的辽宁文科状元被港大开除,回家复读准备念北大,还宣称追求纯粹的国学?可见从天朝洗脑教育的生产线上,下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弱智!

@xie107:我们什么时候说希望“取消七天长假了”,我们希望取消的是“调休换来的七天长假”,不调休直接给个七天假,谁不想要呀!#假日办都是傻逼

@doubleaf:联合国驻华办事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请到国家正式上访处上访,下面附上了国家信访局的地址。而在联合国对面,也就是亮马河岸边,每天都有访民驻扎。

@笑谈管理:今年的诺贝尔奖又歧视中国,愤慨!诺贝尔委员会忽略了中国物理界的一件大事—正能量概念的提出。在物理学的范畴里,能量是标量,电能最终单位就是作为标量的焦耳,没有正负。正能量概念的出现完全打破了物理学的常识,是一个石破天惊的理论,该理论的提出者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实在是一种歧视。

@莫之许:试图把自己犬儒苟且的生活包装成智者练达的存在,既是铅笔社之类土产精英的通病,也是理中客现象的根源,通过理、中、客,足以冲击动摇智者化生存超然优越心理的苦难现实和价值冲击,都在对细节的把玩中得到了消解,于是可以继续心安理得地躺在云端俯视众生。

@和菜头:小时候住筒子楼,家家户户都在阳台上养鸡。自己家用木条和细钢筋做的笼子,可以养七八只。有一次,一只鸡从钢筋缝里伸头出去,不知道为什么被卡住了。它试图挣扎,导致皮肤被撕裂,露出了血肉。于是,其它鸡蜂拥而上,不断去啄伤口,直至啄出一个大洞而死亡。鸡对笼子无能为力,对其它鸡则不然。

@afishinpeace:天朝特色:外交停留在采购层面,军队停留在家丁层面,经济停留在廉价层面,社会停留在原始层面,信仰停留在金钱层面,文化停留在献媚层面,思想停留在愚民层面,科技停留在山寨层面,未来停留在做梦层面,内政停留在镇-压层面,国际停留在撒钱层面。外面没一个朋友,家里全是敌人。

@苍南派:他说:反应快慢很容易测试,比如听到一个成语,立刻就能说出第2个字和第3个字,反应就算快。她说:你讲一个。 他说:一国两制! 她说:…国两。 他说:哈哈哈好慢。 她不服气,说:再来。 他说:“走马上任!”“马上!”“卿卿我我!”“亲我!”然后他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嘟嘴扑了过去。

@公元1874:多年后,依然未得奖的村上春树,早已视功名为浮云,一个人在北海道思索人生,静静地,安享晚年。他缓缓地走在海边,面对大海那端瑞典的方向,村上想起了很多往事。停下脚步,他若有所思,缓缓地唱道:那里湖面总是澄清,那里空气充满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藏着我不愿提起的回忆……

@网易网友:论广场舞扰民:不是现在的老人变坏了,而是以前的坏人变老了。

@HondaJOJO:我在想我以后学会开车如果碰到出租车司机敢骂我,我就把头一缩,无人驾驶机吓死他。

@洞庭府君:室友因为生理痛,在沙发上蜷成一团,递热水的时候她整个都在哆嗦,问有没有事,只见她两眼发黑冷汗直流,非常入戏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泼猴,死心吧!我不会把芭蕉扇借给你的……!”

@新浪文化:排队看病,有位老大爷走得有点慢,后面一个小伙子就不耐烦的说:老不死的,不能快点啊。只见那位大爷淡定的回过头来,幽幽的说到:小伙子,黄泉路上无老幼啊!

@马伯庸:武侠小说里有银笛书生、六指琴魔、夺魂琵琶等用乐器的高手,如果将西洋乐器也纳入武侠范畴之内,想来另有一番新天地。少年怒马鲜衣,斜挎吉他闯荡武林;风流才子执小提琴,左琴右弓无人能近。大侠历尽沧桑,肃立重楼,一管萨克斯吹起无限萧索。不过扛着大提琴或三角钢琴浪迹江湖的,怕是就没什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