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于百姓逃跑

10月14日,最新一期的中国媒体《财经》杂志刊出了封面文章”中国裸官报告”,详细揭示”中国裸官”的发展、外逃路径及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危害,文章还指近年除国有企业负责人、中资驻外机构负责人和政府官员携款外逃,金融行业内负责人或主管人员外逃,成为贪官外逃重灾区。

9e98b421jw1e9n4uwlpalj20ei0j8763

该报告同时披露,公安部2006年5月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公布时间,中国已陆续缉捕到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320人左右,直接涉案金额近700亿元。而另一组数据更为惊人,据称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份调研资料:”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万至1.8万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 。

近年常有超常举动的《财经》杂志,在该报告中大胆披露的数据让公众长期议论的”裸官”现象再升温。包括新华网在内的多家中国官媒转载了该消息也实属罕见。今年5月末,香港媒体”凤凰卫视”在新闻早班车节目中曾援引”可靠消息”,指中共反腐还将推出新举措,如正部级以上官员,如果有子女在海外留学,完成学业一年内必须回国,如果逾期不归,官员职位将会被调整;至2014年此规定将扩大到副部级官员;至2015年扩大到正厅级官员,以此来杜绝被公众诟病的”裸官”现象。该消息被转发后曾遭大面积删除,”凤凰网”也就此刊出报道失实的声明。

2010年中国媒体《成都商报》曾报道,最早提出中国”裸官”问题的中央党校教授林喆称中国有118万裸官,相当于每个省有4万裸官。她建议开除这些官员的公职。

中国名博蔡慎坤就此发表最新博文,认为中国裸官普遍性和危害性,向全社会传递了一个可怕又危险的信号:这些了解中国国情的官员,对中国未来并没有信心,对执政党描绘的蓝图也并不认同。最好的解释是”官员们或许最清楚中国的现状和未来,他们先于老百姓之前选择了逃亡。”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楯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裸官”现象早在上世纪90年代既已出现,北京市前市长陈希同因贪腐获刑后,北京官场暴露出很多官员将子女或家人送至海外,在中国社科院2012年的《法治蓝皮书》中曾指出:”46.7%公务员认为他们的子女可以拥有外国国籍或永久居留权,其中县处级以上的官员超过50%。”

李楯认为中国目前的官员透过”裸官”现象也显示出他们毫无理想,且对现行体制毫无信心:”他们嘴里说一套,却把家人全部转出去。”

《财经》的”裸官”报告文章推出并相继被多家官媒转载后,有评论人士结合近期新华网的中央巡视组进入清查阶段新闻,认为王歧山有可能进入”打裸官”的阶段。近日新华网消息表示”历时3个多月,十八大后的第一轮中央巡视正式收官,并进入了最后的整改、’清算’阶段。”

对此李楯并不认同,他表示全面清查”裸官”就会触及中共当局的根本制度:”一定程度的清查是可能的,但想相当大面积的解决这个问题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他们也不会这样去做,这样做等于拆自己的台,不要把这件事看得太乐观了,这是一个根本的制度性问题。”

来源: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