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土豪

10月初,重庆一名家长因儿子沉迷于玩智能手机成了近视眼,后换普通手机,儿子视力好转,遂联系校长表示愿出资40多万元把全校学生的智能手机换成非智能的。

xt37I

这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长被媒体称作“傅艾”。傅艾说,2012年7月,他花2000多元给儿子买了一部智能手机,两个月后,问题出现了。傅艾发现从早到晚,儿子都把手机带在身上,“吃饭,做作业的时候都在玩,不是上贴吧,就是玩小游戏之类的东西,整个人都快‘沦陷’了,看上去像患了手机强迫症,与网瘾一样。”没多久,傅艾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孩子回来说看不清黑板,视力下降得特别严重。”傅艾只得领着儿子换了一副眼镜。”“又过了几个月,他回来又说,看不清楚黑板了,又去换了一副眼镜。”傅艾说,这一次儿子的眼镜度数从100度飙升到了150度。此外,傅艾发现儿子在睡觉前喜欢把手机放枕头边,上床后就习惯性地取出手机,不是听歌就是看小说,“越看越睡不着,到很晚才睡觉”。今年暑假,傅艾和儿子商量不用智能机了,尽管孩子不愿意,但在父亲强制要求下,儿子还是换成了非智能手机。傅艾说,这一学期,儿子的眼镜度数降低到100度以下。此外,傅艾还发现儿子不像以前“只顾看手机,懒得搭理旁人”,更愿意与人沟通了。

傅艾做了一个小调查,发现孩子们每天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平均两三个小时。鉴于此,10月4日,他给校长黄兴力发了短信。短信中,这位家长说智能手机对学生的危害“用罄竹难书形容都不为过”。和校长黄兴力讨论后,傅艾做出一个决定:匿名捐资40多万元,为全校4200个学生发放传统手机。他在短信中说:“要一个班一个班的来,全校全部非智能手机都由我无偿匿名捐赠。”

记者:有网友对更换智能手机的做法有异议,你怎么看?

傅艾:我并不是要孩子放弃智能手机,只是想让他们暂时放下智能手机,只是想针对孩子的健康做点什么。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办法,那最好。

记者:争议很大,哪些质疑是你不能接受的?

傅艾:我不是“土豪”,我只是一名父亲,一个普通家长;有人说(更换智能手机)是历史的倒退,我承受不了这些,我的初衷是很简单的,现在却搞得复杂了。

记者:40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会不会是冲动?

傅艾:我不是一时冲动,我没有跟学校签订任何协议,但我不会单方面毁约的;40多万元确实不是小数目,但这只是我一年的收入,我承受得了。

网友对此持不同意见,有网友表示为家长的一片苦心而感动,但也有网友认为此举毫无意义,家长教育方式有问题,思想太过保守。

来源:杭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