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中国:拆违风暴中的学生军

10月12日,贵阳,观山湖区控拆违指挥部组织2500余人到金华镇上铺村空山坝,对54栋违法建筑进行拆除。有网帖爆料称此拆违行动中有当地“贵阳贵航技工学院”学生穿上黑色特警服冒充特警参与强拆。后经当地调查组查实确有837名学生人参与。此前有关部门曾表示不存在有学生参与拆违,观山湖区委政法委书记等干部因发布不实消息被免职。1382058366668

10月12日,贵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大二学生李明(化名)在凌晨4点便起床了。他在前一天看到班级群里有“安保”兼职的通知,工资80元。他报名参加。

次日,贵州媒体发布“贵阳出动2500人拆除违章建筑”新闻,由于参与人数众多,以及有人发布有学生参与,随即引发舆论关注。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知,类似有大规模学生参与其中的人数上千的拆除违章建筑活动,在当地已成常态。其背后,是一条至少4层转包的利益链。

兼职拆迁半天赚80元

10月11日傍晚,李明所在的班级QQ群弹出消息:明天有兼职,当安保,工资八十,穿迷彩,工作时间为8点到12点,包接包送,包早餐,想去的同学请联系我。

消息发布者为该校某系大二学生刘成(化名),他当天至少在两个学生群里发布了上述消息。

次日早晨4时30分左右,一辆写有“新国线旅游”的36座大巴车来到李明学校食堂门口接人,一位穿类似特警衣服的年轻男子现场发黑色的城管衣服。

当日共有约46名学生报名参加,由于衣服不够,负责人最终只要了34个学生,让剩下的人回去睡觉,承诺发半天工资。

5时15分左右,李明乘坐的大巴车到达贵阳奥体中心,集体吃过早餐后,与另有约50辆大巴车、公交车在此集合,一起出发。

这是一个壮观的场面,令第一次参与这种行动的李明印象深刻:前面有一辆白色越野警车开路,后面也有警车。车子像一条长龙行走在沪昆高速路上,路边有早起的村民拿手机拍照,场面令村民张大了嘴巴。

在现场,李明环顾四周,共有四种人:穿保安制服的人、穿迷彩服的人、穿城管队服的人以及穿黑色特警衣服的人。

他记得,穿迷彩服的大多是学生,年龄约20岁左右,尽管穿着统一制服,但他们的鞋子不一样。

中场休息的时候,李明找旁边一个穿运动鞋的人要烟抽,对方说他是贵州大学人民武装学院的大二学生。

当天,空山坝拆除51栋违章建筑的房子,面积达68773.68平方米。

据当地政府通报,参与此次拆迁的有学生837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至少有贵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贵州大学人民武装学院等院校学生参与了此次拆违。

由于加班,李明等人后来发了90元工资。回去睡觉的同学并没有领到工资,他们有些气愤。

“学生军”5个月6次拆违

新京报记者从11位参与过类似拆除违建行动的学生处了解到,由学生参与“拆违”几乎成为贵阳大规模拆违常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学生介绍,从今年5月份至今,她和她的同学们参与了6次政府组织的拆除违建的行动,包括10月12日的行动。在今年的7月6日,她们学院约有100人参与了一次类似行动。

10月12日的拆除违建后,有人发帖称,贵州航空工业技师学院的学生参与了此次行动,事后,该校发布声明否认,称此言论为“恶意造谣、中伤学校”。

该校一位学生透露,学校学生确实没有参与此次拆违行动,但有该校学生参与了今年上学期的一次拆除违建行动。

学生们介绍,到达拆除违建现场后,他们少则几百人,多则上千人将被拆迁的房子围起来,间距约20厘米,隔房子50—100米,然后拉上白色塑料警戒线。这被学生们称为“围场”。

这种工作一般收入80元,如果加班,会以10元为基础增加工资。

他们在到达拆除违建现场前,一般得到的通知均是,“明日有大型活动”或者“某某区开现场大会”,“需要安保”。直到到达现场后,才发现是拆迁。

久而久之,一般只要有“安保”的消息,学生们也知道是去拆迁维护秩序。

此前,他们并未获得自我保护措施的培训,有时候,负责人会告知学生,如果发生暴力事件,不要参与。此外,学生们会自己穿迷彩服或城管衣服,能够辨认身份的肩章被要求取下,藏到口袋里。这种兼职很诱人。上述11位同学介绍,大学生的兼职一般为发传单、代销和安保三种。前两者一般工作9个小时,60元钱;安保只是站着、蹲着甚至找树荫下坐着,收入至少80元。

四层转包“师兄”牵头

负责招兼职“安保”的学生王山(化名)介绍,这个链条至少包括了四层转包。

政府将相关工作承包给当地保安公司,保安公司通知一个被有些学生称之为“师兄”的人,“师兄”将招人信息告知王山等在校学生,王山等将兼职消息发在同学群里,负责招人。

王山等人一般也会参加具体的“围场”活动,“师兄”给他们150元的工资。“师兄”让他们招学生时,给学生80元。王山等招人时一般提成20元。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师兄”就读于贵阳某著名高校,2009年大一入学后开始做安保,今年毕业后继续做安保。在王山等人描述中,“师兄”口碑很好,从不拖欠工资,且讲义气。

此外,“师兄”还会接一些演唱会、足球赛、政府大型会议等“安保”工作,流程如上。但上述活动的工资一般为50元或60元每次,工作时间为2个小时或3个小时。

事发后,相关部门进校摸排情况。“师兄”已于17日上午离开贵阳,陌生电话一概不接。

此外,有学生反映,其他职业院校或中专院校的老师也会参与其中,扮演着“师兄”的角色。

10月12日的拆除违建行动中,有学生看到一位老师带学生参加。那是一个30岁左右、身高1.6米、染棕黄色头发、体重约110斤的女性。现场有人认出来她是某院校老师。

王山介绍,这些参与类似行动的学生多从贵阳花溪大学城的高校、职业院校,以及贵阳金阳职业院校、中专等学校招。年龄多在20岁左右。

王山称,至少有贵阳师范大学、贵阳警官职业学院、贵阳某化工学院、贵阳金阳某职校等学校学生参与过类似行动。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