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到场的评委

11月7日,环球时报刊文评论了瑞典斯德哥尔摩电影节受邀评委艾未未受阻未能出席一事,评论称“艾未未通过斯德哥尔摩电影节向中国传递挑衅性讯息”,还称电影节是有意邀请这位“不能到场的评委”靠“造政治噱头博眼球”。推特上的艾未未似乎乐于见到自己的名字公开地出现在互联网上,无论自己受到怎样的批判。但目前,转载这篇评论的很多国内媒体已将该文删除,在新浪微博搜索“艾未未”仍然不能反馈正常结果。

635194100587076754

以下为环球时报评论文章《瑞典电影节选争议人士当评委 造政治噱头博眼球》全文:

名不见经传的瑞典斯德哥尔摩电影节6日突然成为西方媒体的关注焦点,原因是其所请的评委之一艾未未“不能出席”,而是送来了一把“空椅子”。5日电影节召开发布会,播放了艾未未提前录制的讲话,他称自己“处于软禁中”,并大批中国政府“冷酷无情”、“限制艺术家的基本人权,包括旅行权利、言论自由等”。对此,《瑞典日报》6日发文一语道破玄机:电影业竞争激烈,有时电影节为宣传和推广“不得不冒一定的风险”,“因为组委会挑选了无法前来参加的艾未未做评委,今年的电影节在媒体中的曝光度大大提升”。

第24届斯德哥尔摩电影节于11月6日至17日在瑞典举行。5日,电影节组委会在市中心的斯坎地亚电影院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请4位来自瑞典电影界的评委们走上舞台跟记者见面。舞台上摆放着4把椅子,中间则是一个罩着布套的物体。评委们拿掉布套,出现的是一把中国明代风格的太师椅。椅子中间从左边扶手向右斜跨着一条横梁,使这把椅子只能看,不能坐。主持人介绍,这把椅子从北京运到瑞典,是艾未未特意为电影节制作的。组委会新闻主管尤尼·纽隆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把椅子在电影节期间将一直摆放在这个电影院,供观众参观。

随后,银幕上播放了艾未未录制的讲话视频。“艾未未通过斯德哥尔摩电影节向中国传递挑衅性讯息”,法新社6日以此为题报道称。他称被中国当局限制出国,“我想借这把椅子传递一种幽默,发表声明”。他最后说,“我现在要向你们介绍我自己,脱掉衣服,开心地享受电影”,他边说边一层层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向前做了一个竖中指的动作。而实际情况是,2011年4月,艾未未实际控制的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涉嫌逃避缴纳巨额税款、故意销毁财会凭证等犯罪行为,艾未未被警方带走调查。随后,艾未未多次主动表示愿意积极补缴税款,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对其取保候审。

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创立于1990年,一直以“求新求异”为选片宗旨,每年都会设立一个主题,如“死亡”、“爱情”、“梦想”等。而今年的电影节主题是“自由”。 9月23日,电影节组委会宣布提名中国的艾未未作为电影节评委。实际上,在作出这一决定时,主办方就知道艾未未无法参加。电影节组委会主任瑟于纽斯对媒体说,“艾未未现在被禁止到国外旅行,因此电影节历史上第一次面临着评委无法亲身到现场的风险”。除了艾未未,另外还有一位被禁止出境的伊朗导演穆罕默德·拉斯洛夫无法出席电影节。

“不能到场的评委”确实成了此次电影节的噱头。5日的新闻发布会有多位瑞典记者和国际媒体参加,瑞典《快报》等媒体还全程录播了发布会实况。11月6日,《瑞典日报》发表了文化版记者卡罗琳·埃里克松的文章“电影节挑衅意味日益浓厚”。文章说,由于电影业竞争激烈,有时电影节为宣传和推广不得不冒一定的风险。爱情作为电影节的主题有些平淡,而今年电影节的主题让记者们很高兴,“如果没有这些激进的市场策略,也许电影节不会持续举行这么多年”。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