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区神炮手“鲁一发”

据解放军报11月19日报道,滇西高原某演兵场,成都军区某装甲团坦克实弹射击演练正在进行。时不时有个特别的声音在耳畔回响:“鲁一发!”鲁一发他原名鲁成聪,07年军区比武,鲁成聪屏住呼吸,左右操纵,仅用一发炮弹便正中靶心。观礼台上,军区首长无不拍手称赞,从此便有了“鲁一发”这个称号。

64267231tw1eaqmyfy3oyj20f209njs2

以下为官方媒体解放军报报道全文:

滇西高原某演兵场,成都军区某装甲团坦克实弹射击演练正在进行。时不时有个特别的声音在耳畔回响:“鲁一发!”

谁会取这样的名字?大伙笑了,说人家姓鲁名成聪,乃成都军区某装甲团鼎鼎大名的“神炮手”。

咋就有了这名号?那还得从2007年军区爱军精武大比武说起。全军区顶尖的坦克炮长齐聚滇西。巅峰对决之时,鲁成聪一马当先,锁定目标后率先击发,炮弹不偏不倚,正中靶心。观礼台上,军区首长无不拍手称赞。

然而,首长们并不知道,在实弹射击前一天的校炮射击中,鲁成聪已惊艳全场。

那天,校炮靶设在1000米开外,各单位轮流校炮,鲁成聪排在最后。平均计算,坦克每校准一次,约需炮弹4至5发,而前面校炮用弹最少者也是3发。轮到鲁成聪,他屏住呼吸,眼睛平视,左右操纵,在校炮镜中精确瞄准目标。一键击发,炮响靶穿。此刻全场沸腾,仅用一发炮弹即校准坦克,从此“鲁一发”的大名不胫而走。

好戏还在继续。今年军区实打实修实验性训练场上,又一次实弹射击。炮膛装的是穿甲弹,目标是辆真坦克上盘子般大小的数字。要知道,千里之外实弹射击,目标坦克小如米粒,而要打中“米粒”上的数字,犹如瞎子穿针。

在烈马般颠簸前行的坦克里,鲁成聪紧紧锁定目标,就在抵近射击触发线之时,他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果断击发。穿甲弹破膛而出,犹如长了眼睛,直击贴在坦克装甲上的数字。炮弹穿透前甲板,从坦克“屁股”出来。紧接着,鲁成聪又击发第二发……

硝烟散去,大伙纳闷:“明明是两次击发,咋就靶标坦克上前后只有一个窟窿?”

难道脱靶了?考评专家组经过认真验证当场认定:鲁成聪两发炮弹均命中坦克,第二发竟沿着第一发的轨迹,一个窟窿进,一个窟窿出。

两弹似一发。从此,“鲁一发”的名号更响了。而在这响亮名号背后的辛酸只有他自己能够体味。拾掇坦克12载,呕心沥血12载。12年的苦心钻研,造就了鲁成聪射击从不用第二发说话的过硬本领。他参与编写《某新型坦克使用教材》等著作共计5部,成功考取军区坦克射击特级技术能手,荣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

现在,“鲁一发”开始谋划着把自己一身硬功夫都传给后继者,为部队培养一批像他一样能打胜仗的精武标兵。(田鸿儒)

好兵“鲁一发”

指导员 蒲 龙

“鲁一发”功夫过硬,是个好兵,这是全连都知道的事情。但在我看来,他的“好”不仅仅局限于此。在连里,但凡训练上遇到困难的战士都喜欢请教他,他也总是乐此不疲给予指导。自打他当上专业训练负责人,全连射击成绩几乎每次名列前茅。在鲁成聪的身上我发现,一个称之为“好”的兵,并不仅仅在于他个人能力的出众,而更在于他能够带动一个人、一个班甚至一个连和他共同进步,这才是最重要的。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