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我一定只写快乐的事儿”

据路透社报道,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由于长期被软禁,最近怀疑患上严重抑郁症。

此前被委托为刘晓波上诉的律师莫少平说,刘霞的精神状态已几近崩溃,她的家人有给她吃抗抑郁药。由于担心当局会强迫她接受政府指派医生的治疗,刘霞一直不肯去医院,担心被当局以患有精神病为由关押。

刘霞

刘霞

莫少平说,刘霞在8月写给他的信中,讲了上述情况,当时刘霞的弟弟刘晖被控“涉嫌诈骗”,正接受审判。刘晖今年6月因为所谓“诈骗罪”被当局判处11年有期徒刑,更令她遭受精神折磨。自2010年10月起被软禁家中的刘霞患上冠心病,身体状况堪忧。

3日凌晨2点从北京返回香港的人权活动家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网上贴出以个人名义代为转达的刘霞的三点要求,即自由看医生的权利、与刘晓波相互阅读对方的信件的权利,以及工作及获得经济收入的权利。

曾金燕称,刘霞一直靠弟弟刘晖经济支持,刘晖入狱不仅切断了经济来源,还因官司损失大量金钱,造成家人生活困境,加重刘霞背负的家庭压力,她希望能获得经济收入,支持家庭尤其是刘晖儿子就学的开销。

刘霞的朋友、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对路透社称,曾有好友在两天前与刘霞见面,当时刘霞默默地站在窗边哭泣。郝建说,“据我们观察,她的情况越来越糟。之前她还能讲话,现在她什么都说不出了。”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友渔也表示,在去年12月见到刘霞时,他觉得她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她当时一直重复说,她正在承受无法想象的压力。”

2010 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2010 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此外,纽约时报网站12月2日披露刘霞今年7月26日写给友人的一封信。刘霞在信中说,她感到彻底与世隔绝,仅靠坚持阅读撑着。原信说,“你可以想像,当晓波被抓走,我一个人面对敞开的世界和人,我是多么害怕和惶恐。但我必须也只能面对。我累极了。”

纽约时报从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林培瑞(Perry Link)那里获得该信原文。刘霞还在信中附上一首2011年写的诗歌,表达对“阳光”的渴望。以下是信件全文:

亲爱的XXX,

看你的“书信体”小说。我把自己放在第三方一个读者的角度,在你小说的主诉对象一直缺席的状态下,你如何或是什么力量让你如此坚持不断地写下去?我很感动。

我一直喜欢阅读。并且是大量的阅读,我们家的书大部分都是我一个人买回来的,我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读书,我自己叫做“吃书”中过来的。我读书没有任何目的,好像是呼吸,不读书就活不下去。读到喜爱的书,我就想像作者就是为我这一个读者写的,独自高兴。

我在80年代还写小说和电影剧本。所以,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位一直缺席的人会写出他(她)小说的另外一部分。

请你告诉XXX,我现在案头正在“吃”的书是《古拉格 — 一部历史》,过着几乎封闭的生活,我的路是无数的书铺开的,我躲在书里漫游世界。

你可以想像,当晓波被抓走,我一个人面对敞开的世界和人,我是多么害怕和惶恐。但我必须也只能面对。我累极了。

还是抄一首我的诗给你吧,哈!这对你的翻译可是挑战。

《碎片8》

我常常注视读到过的

死亡之光

觉得温暖

为不得不离开感到悲哀

我想去有光的地方

多年来保持的顽强

变成了尘埃

一棵树

一阵闪电就可以将其摧毁

什么都不想

未来对我而言

是一扇关闭的窗户

窗内的夜晚没有尽头

噩梦从没有消失

我想去有光的地方

写于2011年。

现在有2个“11手”压在我肩上,我却没有写《碎片8》时那么绝望。是你们所有人在帮我打开窗户,让太阳升起。我知道一切都不是结局,哪怕正义来的太晚。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所以我必须承受到底!

96年在华盛顿大屠杀纪念馆,我买张明信片,那么多犹太人的鞋子堆积在一起,从那一刻起,无数犹太人站立在我心里。我想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有个纪念馆,纪念那些被国人淡忘的人们。一定会有。

说点好玩的事。96年我在波士顿,一个朋友晚上请我去喝酒,进了一家又一家酒吧,服务员都要求我出示护照,他们认为我看上去不到可以喝酒的年纪。那年我已经35岁了,我的护照留在纽约了。那时我还是长发,我不停地把头发扎起来又散开,想让人家看我不拒绝卖我酒。最终半夜了,在一家露天酒吧,喝到了酒。我一定找一张96年我在美国照片。你们美国人可能真的看不出来东方人的年纪,回想起来还是想笑。(照片一张)

下一次,我一定只写快乐的事儿。

XXXXXXXXX

刘霞

2013.7.26

来源:美国之音、德国之声、香港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