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生如抢劫

12月4日,因为长期被征收社会抚养费,河北省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龚堡村村民艾广栋来到该村党支部书记艾连坤家中讨要说法,最终在村支书家中喝农药中毒,经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

以下为官方媒体人民网报道全文:

育有5个孩子被罚款

据了解,今年45岁的艾广栋与其妻谢玉凤共育有5个孩子,四女一男,最小的是4岁的儿子。从2003年第2个孩子出生后,村干部就开始上门征收社会抚养费,当时要求一次性支付7000元。“我们家很困难,一次性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然后他们就时不时来上门收钱,有时候拿走200,有时候拿走500,都没开过发票。有了第3个孩子后,他们就要求一次性缴6万元钱,我们更是负担不了。”谢玉凤回忆道。

根据2003年出台的《河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和计划生育行政处罚程序》,收到费款或者罚款后,收费(款)单位应当向当事人出具省级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征费(罚款)票据。而据谢玉凤称,此前村干部并未给出过征费票据。

根据2003年的《河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居住在平原、丘陵地区、只有一个女孩的农村夫妻,经过批准可以再生育1个子女。按照该条例,艾广栋夫妇的第2个女儿在准生范围内,却也被强制要求征收社会抚养费。

村支书家里服毒

今年12月3日,龚堡村村支书艾连坤、村主任郝广军等一行5人,以收取社会抚养费为由,强行将艾广栋家的7000多斤玉米拉走,而这些玉米是艾家未来一年的全部收入来源。

被切断经济来源的艾广栋于12月4日上午到村支书艾连坤家理论,最后却发展到喝农药中毒,被送往梁二庄镇医院抢救。当家属赶到医院时,艾广栋已被医生宣告死亡。

艾广栋死亡后,村支书艾连坤及其家属全部消失,记者已无法联系到艾连坤本人。到底当时在村支书家发生了什么?从哪而来的农药?艾广栋为什么会喝下去?到目前这都是无法解释的谜团。

尸体曾经离奇丢失

12月4日下午,情绪激动的艾广栋家属直接将艾广栋的遗体拉至梁二庄镇政府讨要说法。“镇政府不给说法我们就不走,到了晚上,兄弟艾文修留下来看着尸体。当时艾文修被他们(镇政府人员)叫到办公室商量这个事情,10多分钟后从办公室出来,就发现尸体不见了。”谢玉凤说,“当时问镇政府的人尸体哪去了,他们都说不知道。”

截至记者发稿,镇政府已将尸体送还艾广栋家属手中,但其家属拒绝透露更多信息。

12月5日,梁二庄镇人大主席曹金朝出面协调,称镇里将安排4个低保名额给艾广栋家庭,并给予1万元的体恤金和5000元的安葬费,而艾的家人并未答应这些条件,双方因此陷入僵局。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