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思想的人会选择一党执政

《人民日报》今日发表评论文章,指泰国、埃及等国出现的乱局,让更多西方学者开始关注发展中国家的多党制问题。而加拿大学者贝淡宁认为,如果多党民主会造就互不妥协的暴力选举集团,那么大多数有思想的人会选择能维护社会稳定的一党执政。

加拿大学者贝淡宁

加拿大学者贝淡宁

以下是文章全文:

泰国反政府示威组织1月13日展开“封锁曼谷”行动,市区中心地段交通中断,总理府被断电断水,情势危急。

泰国政治动荡发展到今天,形成两大利益集团尖锐对立、无法妥协的局面,整个社会被切成两半,已给泰国社会留下难以愈合的创伤,使泰国政治体制和政府公信力遭受严重损害。

泰国学者蓬苏迪拉克将曼谷正在上演的这一幕称为“民主失序”。这四个字精确地描述了泰国和近年来一些发生动乱的发展中国家的共通之处,即民主和失序发生关联,民主导致了去民主化力量的生成,为用非民主手段颠覆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政府提供了可能。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缪尔达尔在《亚洲的戏剧》一书中指出,经济的现代化最终造成繁荣的现代城市与停滞的传统农村之间巨大的、不可逾越的鸿沟,制造了公共政治中不断发展的相互隔离的族群和信任网络,推动了去民主化力量的不断积聚。

一些发展中国家一再出现的政治现象值得深思。为什么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无法弥合社会鸿沟,为什么街头政治的话语权不断加大?

当社会被分裂成不同的选票集团,整个国家被不同利益阶层切割,“多数”的意义已经发生转变,即使通过多数选票上台的政府也未必能代表更广泛民众利益,只能更多地为某个特定阶层服务。政府在执政过程中的“偏爱”,会使其执政能力、动员能力和凝聚社会的能力大打折扣,难以扮演好社会公平正义的裁判者和推进者,进而使相对少数的群体更不愿意按照民主的规矩来行事。更危险的结局是,政府的“偏爱”会加剧社会分裂。越来越复杂的多数派与少数派的激烈互动,不仅影响着许多国家的民主前景,甚至造成政治制度重建进程的突然中断或逆转。

泰国、埃及等国出现的乱局,让更多西方学者开始关注发展中国家的多党制问题。加拿大学者贝淡宁认为,如果多党民主会造就互不妥协的暴力选举集团,那么大多数有思想的人会选择能维护社会稳定的一党执政。

考察一种政治制度的稳定性与持久性,关键要看其能在多大程度上确保公共政策照顾到更广泛阶层的利益,能否持续不断地让更多民众公平分享发展成果,能否凝聚社会各阶层共识。对于社会结构日益多元化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这一切尤其重要。

不少网友对此发表了评论:

@窗边的小豆豆135:大多数有思想的人会选择不看人民日报。

@1個大叔:大多数有思想的人会选择在有条件的时候移民到多党执政的国家。

@Qeymo:不管你几党,宪政是跑不掉的话题。权力不能没有边界不受约束,更不能无法无天。

@孤独得农民新浪个人认证 :劳动党日报:大多数有脑子的人会选择天降伟人的领导!

@xiaoyi天堂:我党逻辑一向混乱,但像这么乱的少见:大部分稳定的国家都是多党制,此其一;一党执政体制倒台时,都发现只代表少数人利益;此其二;各自代表自己集团的利益,还有个彼此制衡,监督和协商;这是我党1946年时就认识到的普世真理,此其三。据此,没脑子的是谁,希望百姓没脑子的是谁,不是很清楚吗?

@fs大李:原来世界上只有我们几个国家的人是有思想的。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