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踏实奋斗的中国人

1月10日,环球时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在美留学生:盼回国做踏实奋斗的中国人》的文章,文中名为陆钧的在美中国留学生吐露了自己急于回国的心声,这名曾供职于主流媒体的评论部的留学生对“美国无处不在的派对、毒品和种族歧视”倍感绝望,他说自己只想尽快回到祖国和家人的身边,去做一个踏实奋斗的中国人,而中国梦相较于美国梦,似乎更触手可及。

 

2013110708182541134

以下为环球时报报道全文:

在决定到美国留学前,陆钧 (化名)曾供职国内一家主流媒体的评论部。从业多年来,他所一直梦想的就是到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但是两年的留学经历却让他觉得那个曾经绚烂的美国梦离他越来越远。

“我是学电视剪辑专业的,有些美国街头的片段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在美国的主旋律电影和新闻节目里的,” 陆钧对此似乎颇有感触。

两年前的冬天,陆钧满怀着期待和憧憬来到了美国。第一天夜里,他就一个人上街去溜达。雪已经开始化了,可毕竟是冬天,白天太阳晒化的那点雪晚上又结成冰,走一步滑一步。

每到周五周六晚上,到处都有party,街上如百鬼夜行。不知哪个街角就会窜出一个疯子,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他可能只是喝了点酒而已,至多冲你吼两句。很多时候,你会闻到一种,好像在坐垫下压了很久的烟草味,没错,那是大麻。

“在美国呆两年,你就会习惯这种节奏,” 陆钧笑了笑。

“我前面有个老头——也可能不算老,只是很久没刮胡子而已——把钱塞给一个戴棒球帽的人。那人左右看看,反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透明小塑料包,眼睛在我脸上停了一下。老头也看了下我,接过小包扭头走了,身上穿的不知是睡衣还是风衣拖在地上。棒球帽也转过身去,慢慢走到街对面,双手插在松垮垮的牛仔裤兜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一种流落在异国他乡的陌生感陡然袭来,让陆钧觉得很不自在。他决定立刻坐公交车回到住处,不想让自己的美国梦那么快就展露出骨感的那一面。

在美国两年,最大的感觉就是美国并不是传说中的天堂,陆钧至今不愿将住的地方称作为“家”。“我的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 陆钧淡淡地说,“也许我出国前也有人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但我没听进去。但现在才发现毒品问题,枪支问题不再是电视新闻上的关键词,而是实实在在生活中的实情。”

不仅如此,当他在街上走,有些人看到后会刻意闪开,一边看着他,一边嘴里还会念念有词。于是,陆钧明白了,原来种族歧视从来不曾被靓丽的自由和平等擦洗去。

“媒体是社会的一面镜子,但更是我们中国人内心的一面镜子。如果你心中充满了怨恨,那么再美的风景,你也只能看出凄凉和萧条,而不是大自然的恩赐。反过来,如果你怀着感恩的心情,那么你的眼中自然会有更多的真善美,”两年的美国生活让陆钧变得更加成熟起来。

中国梦并不像那个触不可及的美国梦。“我所理解的中国梦就是要建设一个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的国家,我由衷地希望,在我们将要建设的国度里,没有泛滥的枪支毒品,没有冰冷虚伪的人际关系,没有倾轧与歧视,没有那些懒散又不学无术的人。”现在的陆钧说他只想尽快回到祖国和家人的身边,去做一个踏实奋斗的中国人。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