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1-23

@horse:王功权表示,自己想不明白许志永作为一个法学博士,为何不肯认罪。——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梗儿

@cddm0011:王功权的绝交辞好恢谐。也来一个:我想不明白,习近平先生作为一国之君、一家之主,全中国都是他的,拥有地沟神油和地狱妖雾等高科技武器,他为什么还要离岸,我要与他绝交!

@duyanpili:令人感慨的是一个大国政府、司法部门,竟然还沉醉在玩悔过书,保证书,绝交的层次。这是谁的耻辱呢。

@李方平律师:萧瀚评功权:说他认罪,太搞笑。一场不对称战争,抓到一个战俘,以株连亲友、没收家产要挟,逼其就范,这不叫认罪,叫认输。没法庭审判,何罪之有?若公民行使宪法规定的权力是犯罪,那全体国民都有罪。说他跟言午博士绝交,我不信。公权力干涉私人情谊,无聊又无耻。随你怎么抹黑,他们都是英雄。

@Xiang_xiaokai:王功权认罪,无需大惊小怪。既然污名化,本来就是对方之目的,而王以一己之力,抗百倍之敌,一遭城池失守,又岂能怪罪守将无能。更何况,非法人身强制下,任何声明都不具备合法效力。这既不能代表王本人的真实意愿,也不对王的日后行为,构成任何约束。祝贺王功权暂获自由,与家人团聚。

@许志永:我有能力在这个体制中过上优越的生活,但是,任何的特权都会让我感到羞耻。我选择站在无权无势者一边,一起感受北京的冬天街头地下通道的寒冷,一起承受黑监狱的野蛮暴力。上天创造了贫穷富裕、地位差别,不是为了让我们彼此厌弃甚至仇恨,而是为了让我们彼此相爱。

@中纪委李雪勤:世界上没一个政党像我们党这样高度重视反腐败斗争。网友评论:这个世界上,没有哪类职业像妓女这样重视防性病。

@washearg:剥削阶级都离岸了,被剥削阶级还在做着中国梦。

@laoyang945:【60岁作曲家7天写成神曲《包子铺》】“他点了一份套餐,才二十一块钱/有猪肉大葱包子,还有芥菜和炒肝儿/他同咱排大队,他自个儿买了单/他双手端着盘子,他走向我这边儿/他坐哪了/哎哟喂!亲们,亲们!/怎么那么巧?正好就坐在了我的身边!”

@冉云飞:老师不读书,教育将会怎样?中国最搞笑的错位,就是贪官给民众做廉政报告,不读书的老师叫学生要好好学习,点头哈腰的父母要子女诚实做人。正是这样的错位,使得中国“独立”于世界民族林,中国逻辑终于代替了世界逻辑。

@戴假发的南瓜st:有件事煎熬我很久了。刚下所的时候,有个组抓了个小姐,二十不到的小姑娘,很瘦小,怯生生的样子。按规定要么罚款要么拘留,队员看了她一夜,第二天终于答应交钱,一万。取完钱她哭了,说”我干一年就攒这些钱”。当时我坐那里,背对着她,心里很难受,觉得我才是有罪的那个。这件事一直折磨着我。开除我公职也行,判我刑也行。每次想起这个小姑娘的哭声,我都会在梦里惊醒。尽管我无能为力,我愧对自己的良心。

@格瓦拉:【包子的传说】天庭雾霭不断,玉帝看不清楚嫦娥跳舞,很是恼火。于是叫来太白金星说:去把雾弄散了,否则提头来见。太白使尽浑身解数也没把雾气散开,又不想死,于是用面包上肉和蔬菜,做成人头状的包子送给玉帝。玉帝吃的时候,大风骤起一天云雾顿散。玉帝问:这包子什么名啊!太白说:就叫庆风吧!

@格瓦拉:【院内故事】爷爷对猪说:我要改变对你们的态度,要转变作风,开展自我批评,你们的生活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请相信我们吧!没事,就躺在经济适用窝里做梦去吧……嗯!你们呆呆地想什么呢?你们这些猪猡!说着,挥了挥手中的屠刀。一只猪说:如果您不放下屠刀,我们也就只好相信了……

@缤纷岁月:在兲朝,识别骗子其实也很容易,只要它对外宣传时说“自主知识产权”、“民族企业”、“比外国领先多少年”、“外国人竖起大拇指”等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骗子。

@bigman510:转:如果你是奔着发财去当公务员的,趁早到体制外;如果你是奔着政治抱负而来的,多问问自己为这个国家和社会做了多少还能做多少;如果两者都不是,只想有个保障混个日子而已,那更没有资格抱怨了,因为你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 一位公共汽车司机对他的大学同学说

@网易网友:【国产操作系统COS被疑造假】一位记者问中科院院士:“请问院士先生,听说中国自主研发的cos系统实际是HTC做的?” 不少人纳闷:怎么提这种问题?大家都关注院士怎样回答。院士肯定地说:“是的,的确是sense6改名” 全场哗然,议论纷纷。院士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补充说了一句:“台湾是中国的” 顿时掌声雷动!!

@陈先发:安徽望江县华阳镇一名9岁农村留守儿童,因得知外省打工的父母难以回家过年,昨在厕所横梁上自缢身亡。我很想为他一哭。在我心里,它是比瑞士风雪小镇达沃斯高谈阔论的年会、屏幕上政治寡头们皮开肉绽的角力要严重得多的重大事件。他是亿万同类中的一个。他们内心深重却无力自述的阴影或在多年后爆发。

@damyata:看到新闻安徽望江县华阳镇一名9岁农村留守儿童,因得知外省打工的父母难以回家过年,在厕所横梁上自缢身亡。想起有次看留守儿童题材的电视节目,片尾主持人让孩子们对镜头给远在外地的爸妈说句话,有个脏兮兮咧嘴笑的男孩说:爸爸妈妈我可以去你们家玩吗?瞬间飙泪。

@张发财:战场响起了警报声。战士们喊:美军飞机来了!金日成将军愤怒地拧起眉头,他看到一架美国飞机准备从阵地上飞过,他举起了38式步枪,瞄准了敌人的飞机……将军开枪了!瞬间,一团巨大的火团在空中爆发燃烧了,飞机残骸纷纷落下。战士们欢呼起来,金将军望着滚滚的浓烟哽咽道“岸英哥,我给你报仇了!”

@张发财:北周文帝宇文泰“方颡广额,美须髯,发长委地,垂手过膝,背有黑子,宛转若龙盘之形,面有紫光”……发长委地,垂手过膝,尼玛这腿得短到什么程度?

@评论员李铁:近朱者赤,在媒体圈也适用。汽车记者都买了车,地产记者都买了房,lT记者都搞互联网创业去了,市场部的出去开了公关公司,采访访民的记者还是像访民,揭露黑煤窑的记者越来越像矿工。

@Paul郑褚:我从来不觉得过年回家被长辈盘问有什么痛苦啊,即使在以前没结婚没孩子的时候,问工资那就2000,问女朋友那就没有,问工作那就临时的,问生孩子那就没计划。反正他们每年春节期间盘问我的机会不会超过两次,相比每晚跟朋友抽烟喝酒打牌唱歌的快乐这算什么呢。你害怕回家是因为你没有独立的人格!

@网易网友:据说,林语堂和廖翠凤婚后商量说结婚证书只有在离婚时才有用,烧掉它吧,今后用不着它的。一根火柴将结婚证书烧掉了,此后俩人果然相守了一生。看了这个故事我和老婆感动得哭了,一冲动也烧掉了我们的结婚证……麻痹!我儿子都5岁了,还TM不给上户口!

@高冷病患:刚才在淘宝上看出租女友过年的,看了几家店子,介绍都很详细,妹子们的收费也不是很高,但是刷买家评论的水军能请专业点的吗?全TM都是:「卖家发货很快!」、「物流非常给力!」、「非常愉快的一次网购!」、「是正品,五星好评!」。

@马人人: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真的是把的哥们都推上了高科技的尖端。我用嘀嘀叫的车,备注用微信付款,邓师傅果断抢了单,上车后他猛烈推荐我下快的打车绑定支付宝,说下次打车就可以用嘀嘀付一半,快的付一半,可以省20块,他也可以多赚20块。我说我回家用wifi下,邓师傅很大气地说,我车上有wifi,你搜,4G的!

@段子坊:小沙弥问正在打坐的老僧:“师父,何处有慈悲?”老僧抬起右手,指了指门外,闭目不发一言。小沙弥顿悟了:“原来世间众生万物,无论是达官贵人,贩夫走卒,还是花鸟虫鱼,一草一木,处处皆有慈悲啊。”老僧看小沙弥站那里不动,便说:“门外桌子上,白色的那个就是瓷杯!”

@幻灭妖僧:伟大的爱情几乎都是从第一面就注定的。贾宝玉初见林黛玉说的第一句是“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白娘子初见许仙说的第一句是“公子很像我一个旧识”;秋香初见唐伯虎说的第一句是“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吧?你看起来好面善”;我媳妇初见我说的第一句是“大哥这附近有厕所吗”。

@fdark77:夜深人静,小李躲在被窝用平板电脑看岛国片。片里的演员正在剧烈运动,但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把音量调至最大也无济于事,就在小李琢磨自己平板电脑为什么播不出声音的时候,房间的门打开,爸爸将蓝牙音箱丢还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