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1-30

@hikaru095:上一年蔡明还在跳舞,今年就坐轮椅了。证明跳广场舞是没有好下场的。

@八卦_我实在是太CJ了:李咏顶着马脸主持了那么多届春晚,却偏偏错过了马年,真是唏嘘!

@unclenine:就在东尼大木和泷泽萝拉还在努力学中文的时候,退役男优山形健已经成功出师当上了春晚主持人。

@SihanZhu:这就是我的中国梦,原地踏步的中国梦。这就是我的中国梦,免翻上推必须懂。这就是我的中国梦,愿早日实现美国梦。

@工小蚁:下面请大家欣赏根据《新闻联播》改编的歌曲:《我的中国梦》。

@laoyang945:习总一上台,范伟就上不了春晚。#细思极恐

@majunpu:小loli一直转说明还在中国梦里面,小loli就是盗梦空间里面的陀螺。

@loniper:春晚最后的节目是主持人拿着话筒问小萝莉:我的炫迈还有味道,你呢?小萝莉边转边回:根本停不下来!

@赵敏bluemomo:不转不是中国人!

@XiteLer:这小品讲的是: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NalaGinrut:今年春晚是专为壕定制的啊,除了现场一人多高的大切糕以外,居然还有现场扶老人的。

@衣湿乐队兽医:这一层,是来自新疆的切糕,它用去了本届春晚90%的预算。

@hnjhj:扶老人小品:人心要是倒了,这想扶都扶不起来了。#高级黑

@衣锦夜行的燕公猪啊:大张伟在年轻人心里地位应该就是中国的贾斯汀碧波!爱他!

@xie107:张国立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大张伟,满眼都是儿子磕了药的样子。

@twimorn:最后的夜晚,哈哈哈!成龙你果然是无间道!#薄熙来余党起事暗号

‏@pufei:【突发】成龙刚刚因为在春晚舞台上宣布这是最后的夜晚,被北京警方从中央电视台一号演播大厅带走。

@李伯清:又来XX亲自演唱?我还亲自上厕所呢!

@叫兽易小星:关于《空空拜年》,我们严正声明如下:屏幕上只有一个空空,那就是苍井空,我们只接受这个空空拜年,不接受别的空空拜年,任何企图制造两个空空、或者一空一苍的行为,是要遭到各族淫民反对的!都是不得人心的!是注定要失败的!

@bigman510:据说今年那个80年代唱《中国心》的张明敏也会出来唱《中国梦》,有网友调侃说,这剧情搞得好像潜伏20余年,终于暴露共特身份,洋装说不定是党费买的。

@性感玉米:实话,我看了这么多不同风格的AV,以为身经百战了,但看到红军+绝对领域+黑丝,我还是佩服了一下老一辈的口味……

@Arilelee:全部人都在关注春晚,可是没人记得汪峰老婆今天被爆怀孕。

@鞭鞭少将:苏菲玛索的到来是所有法语系学渣的灾难。他们现在面对的一定是父母扬起眉毛撇着嘴角的“能听懂吗?”、“给翻译翻译呀!”。

@bitinn:苏菲玛索刘欢合唱歌曲歌词大意:爱在埃菲尔塔,唱在大裤衩下。

@沈狗只:难得开手机,看了下微信,一条来自一位高中同学的祝福:“别忘了祥林嫂在这隆隆的鞭炮声中和祝福声中死去了。”

@txyyss:终于在微博上看到了对小彩旗转这么久的权威解释:展现了当今维稳的能力和决心!

@小野妹子学吐槽:没想到有生之年能在春晚看到毕老师的床戏。

@tnt2ray:每年蠢晚都是一次文化侵略,把北方的垃圾习俗向南方传播的盛会。

@asusmt:春晚就是个政治任务,营造一种多民族其乐融融社会和谐的假象,一觉睡醒发现这社会还是那鸟样。

@mynamexu:电视媒体时代贵党积累下来的治国智慧——左手新闻联播、右手春晚大戏,到了互联网时代还能管用吗?

@YAFEI_PAN:春晚就是我党的孟婆汤,让你在憋屈一年以后,猛灌你几个小时,让你迷迷糊糊睡一觉起来以后忘了去年的憋屈,心甘情愿地继续做屁民。

@liumangyan:春晚就是良心犯在狱中,流着无悔的泪。

@weiquanwang:祝福所有的良心犯和他们的亲属吉祥平安!向所有的人权捍卫者致敬!祝福大家!

@degewa:伊力哈木家的网络,今天上午十点多突然断了,到现在没有恢复,伊力哈木太太跟家人微信也不行了。

@hu_jia:一个人生活快两年来,楼下国保们封着家门,一年到头罕有朋友能进来。实在觉得家中冷清了就开着CCTV-9纪录片频道增几分生活气息。此刻该频道正在播放《追捕纳粹的人》,讲以色列摩萨德追捕纳粹战犯。看这个节目时,我也想将来怎么追捕1949年以来中国党民内战中外逃的共产法西斯战犯。

@xiexue3:有些红二代所谓投资就是低买高卖。比如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先是七千万投资山西煤矿,然后重新评估说值三十亿,再拿这三十亿投资鲁能,再把鲁能评估成上千亿。那些太子党基本上不做实业,甚至连房地产也不愿意搞,太麻烦。都是通过股权投资,周期短赚钱快。

@博谈网:【官场之最】最难找的地方——“有关部门”;最难捉摸的官话──“研究研究”;最神秘的机构──“组织上”;最大的官──“一把手”;最难管的东西──“一张嘴”;最谦虚的时候──“在上级面前”;最冠冕堂皇的语言──“工作需要”;最无奈的选择──“因为年龄”;最阴险的害人理由——“群众反映!”

@张发财:《邓小平时代》P388:习仲勋初到广东,与当地干部开会时说,逃港者就是走资产阶级路线,要惩罚。一个当地干部大胆反驳说,边界的广东人没日没夜干仍然吃不饱。逃到香港后一年,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习仲勋当即宣布开除这个干部。这人回答说:“不必了,我已经辞职了!”

@BillGatesCN:家道中落的摩家小姐被谷哥儿玩弄够了之后,又被转手给了新晋土豪联二爷。和每段姻缘的开始都一样,联二爷说到”我会对她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