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当官”太窝囊”

2月13日,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广州日报的报道称,中共为改进作风及反腐倡廉而在2012年年底出台的“八项规定”,已促使不论是南方还是北方的民众在2014年封红包时更重意头而非数额。并且直言,2014年春节的红包烧了以公谋私的变味红包,少了高达百万的炫富红包”。据北京晚报披露,“八项规定”在2014年还导致一些“官二代”的红包缩水。

20131127153930

北京晚报采访的一名“官爸爸”表示,因担心有人利用9岁的女儿行贿,便在春节前与孩子签下“廉洁协议”,不准孩子收红包。但孩子认为这个协定使她损失不少钱,竟要求父母“赔钱”予以补偿。另有一名高二生甚至埋怨父亲当官“当得窝囊”,收点压岁钱都要被人管,为此要求父母每天给他100元人民币的零用钱以弥补损失。

北京市中小学心理咨询中心的教师称,像这类因红包收入锐减而引起的家庭“红包纠纷”,“从小学到高中的孩子都有”。

报道称,部分“官二代”针对红包缩水所作出的反应招致非议之余,其实恰恰从侧面折射出人们借孩子名义给官员送红包的举动,在“八项规定”推出之前已经是一个极具普遍性、长期性及隐蔽性的问题。

即便是“八项规定”推出之后,今年仍然不乏给“官二代”送红包讨好“官爸爸”、“官妈妈”的案例。

新京报近日一针对北京90名10岁至13岁孩子所展开的调查也发现,父母为公务员的孩子压岁钱平均水平最高,有18个孩子共收到10.41万元人民币,平均约为5783元,比整体平均的4867元高出近1000元。其中,有两名来自公务员家庭的孩子今年各收到两万元的压岁钱,是所有孩子中“收入”最高的。

调查结果也显示,与2013年相比,公务员家庭2014年的人均压岁钱上涨了4%,凸显出“八项规定”出台后,越来越多人不方便明着给官员送礼,只好暗地里转向“官二代”派发红包的现象。

报道称,过年给“官二代”送红包,“八项规定”并没有触及,加上送红包是传递祝福的节日礼仪,实在难以明禁或规范,因此成了不少人巴结官员的“突破口”,预计将为中共高层近来雷厉风行的反腐工作增添新的考验。“官二代”的春节红包日后会否成为公务员灰色收入的来源,甚至成为滋生腐败的另一温床,值得观察。

来源:东莞时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