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刘霞

据BBC中文网报道,刘晓波的律师莫少平2月14日透露,他从家属方面得知,刘霞春节过后曾经住院欲接受详细体检,但医院后来称不能让刘霞留院,让其回家。

莫少平说,他在年廿九(1月29日)曾与刘霞通话拜年,当时刘霞并无详细透露心脏问题,只称身心皆疲。莫少平后来从刘霞兄长刘彤口中得知了住院的消息。

莫少平说,刘霞的家属是在取得警方同意后,2月8日把她送进北京石景山区一家预先安排好的医院接受检查,本来的安排是住院两周,家属已办妥一切手续,并交妥费用。

但是医院在替刘霞做抽血等检查后即表示不能让她继续住院,于9日请她出院回家。当天检查的各种结果目前仍待院方告知。

莫少平说,目前家属们正设法联络其他医院让刘霞就医,如果中国国内的医院联系不上,他们也将考虑国外的医疗设施。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刘霞在春节前十多天曾因心脏病突发而紧急送医;医生近日诊断其心脏缺血情况严重,必须尽快住院。

刘晓波在广州的弟弟刘晓喧也透露,他与刘霞曾于大除夕通电话,当时得知刘霞心脏不好,准备要去看病,但并未听闻入院一事,需进一步了解情况。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1月份曾透露,刘霞患上抑郁症,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且感觉心脏不舒服。

香港支联会等声援中国异议人士团体组成的“刘霞关注组”也发起了“我们都是刘霞”活动,号召在2月14日“剃头撑刘霞”,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梁耀忠、资深传媒人程翔等,都在铜锣湾一同剃去头发,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以及停止软禁他的妻子刘霞。

他们表示,剃头是控诉中国政府「无法无天」,他们又透露,收到消息人士通知,刘霞身体状况日渐变差,农历新年前更因为心脏病发入院,当局至今未容许探望刘霞。

附:“刘霞关注组”2014年2月14日声明

今天2月14日是西方情人节,也是中国的元宵佳节,中外各地不少夫妻、情侣都在这天幸福相聚。可是,中国不少夫妇,却因配偶维权或坚持不同政见被囚狱中而不得相见,更荒谬的是,当局监视囚牢外的异见人士家属,限制他们的自由和人权,当中监视最严厉的,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

刘霞自丈夫刘晓波于2010年10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便被软禁在家,遭遇形同囚犯,只是在监狱外执行:人身自由遭严密监视,连探望父母和在狱中的丈夫,都有公安人员紧紧相随;几乎被断绝与家人以外任何人士接触,来访朋友都受到粗暴拦阻;家中电话被切断,也不能上网;近期甚至连类似「放风」的外出散步,也被禁止。

刘霞本无罪,只因她是刘晓波的妻子,便被非法剥夺人权,甚至其家人亦被株连。刘霞的弟弟刘晖,在2013年6月9日遭当局罗织「诈骗罪」,重判11年。

本已承受丈夫刘晓波长期监禁之苦的刘霞,在当局经年累月的无理软禁和被迫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身心早被弄垮。据了解,刘霞严重失眠,心脏出现问题,情绪抑郁,说话不流利。近来,当局在国际社会施压下,在上月容许少数朋友与刘霞通电话,但「关注组」认为,这有限的连系,不是自由,亦难以改善刘霞因被剥夺自由而备受摧残的身心。

刘霞的状况,我们十分担心,不知刘霞的身心还能支撑多久?

对刘霞的坚持,我们深表敬意,相信这种勇敢和坚持是对中国政府的暴力、不文明及践踏人权的最有力指控。我们希望用行动证明,无法无天不是专制政权的通行证,它将受到有良知的人民的谴责。为此,今天关注组成员在这约二十年一遇的中西情人节剃头,为刘霞和一众因中国人权及民主自由而牺牲家庭幸福的维权人士及其家人,向无法无天的中共政权怒吼。我们也希望,借着行动让国内被打压的维权人士及其家人知悉他们没有被遗忘。

「关注组」在此呼吁,作为世界上愈来愈重要的大国,中国的人权、法治和开明进步正在影响世界的和平及文明发展,期望中国肩负起作为大国应有的责任,我们特此促请中国政府:

● 停止软禁刘霞,恢复刘霞的人身自由及所有基本权利;
● 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及刘晖;
● 释放所有被无理囚禁的维权人士及政治异见人士。

发起团体:刘霞关注组*
联署团体:中国人权、天安门母亲运动

*「刘霞关注组」是由多个关注言论自由,以及中国人权、民主、社会公义的香港和国际团体组成,包括: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独立中文笔会、国际记者联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

备注: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提出对民主、自由、宪政、法治及平等社会的追求,被以言入罪,在2009年12月25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

来源:BBC 中文网、香港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