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段子荟萃 2-24

@lianhuaxiaofo:乌克兰变天了,竟无一人是男儿?几十万军队警察竟然不听总统指挥?他们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吗?保卫政府,镇压人民,永远铁心跟权力走。亚努科维奇同志政治立场不坚定,关键时刻动摇,这个叛徒。乌克兰,又一个走邪路的国家。走正路的越来越少,走邪路的越来越多,东方的同志们,挺住,一条路走到黑。

@hnjhj:乌克兰勇敢的市民、倒戈的军警、辞职的议长、下台的总统,这些都是顺应时代潮流的真男儿。只是战斗的民族剧情发展太快,几乎一夜之间实现了大逆转,完全不顾及绞尽脑汁寻找第三条道路的中国人民的感受。

@hnjhj:有信仰的国民革命时有一个先天优势,你拿着十字架或者手捧可兰经向前冲就没有人敢朝你开枪。在中国就没这事儿,你手握六个包子往前冲照样被打死,包子说不定还被抢了。

@alicedreamss:独裁政权看似强大,倒墙只是一夜之间的事。

@bimawen:前些天央视连篇累牍报道乌克兰动乱,街头暴民,火光熊熊,顿感自己的幸福生活比呀么比蜜甜。突然间,乌克兰的新闻嘎然而止不再报道了,一了解才知道,原来街头的人民胜利了,军警倒戈,独裁总统跑了,后来的新闻 里,我们又“尊重乌克兰人民的选择”了。再然后,央视又重新专注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了。

@温克坚:看乌克兰变天有感:不指望改革,不臆想第三条道路,革命不仅必要,而且可能,广场模式越来越成为主流政治革命模式。军人警察也活在当下,维护独裁体制只是他们不得已的选择,没人愿意为独裁者殉葬。

@LEMONed:我们当东莞人容易,当乌克兰人却很难。

@faydao:手无寸铁的中国人爱国的三种办法是:下跪、绝食、自焚。手无寸铁的乌克兰人爱国的三种办法是:打警察、砸政府、抢武器。前者绵延千年,后者战斗不息。

@LUCY若水:乌克兰事件:1.老人排队给年轻人递石块;2.警察临阵倒戈,加入人民阵营;3.安全部队向手无寸铁的民众投降;4.政府全盘接受反对派的条件,这不是妥协,是求饶!换成某国:1.老人排队抢购食盐;2.警察换上便装,制造混乱,嫁祸于人;3.异议者被打得满地找牙;4.全盘否定民众诉求,秋后算账。

@Vela1680: 革命没来想革不行,革命来了想不革也不行!人只不过是投射在随机性的海洋中的一个点而已。

@westmoon: 委内瑞拉抗议者打出的标语:“他们说话像马克思,统治像斯大林,生活却像洛克菲勒,而人民却在受难!”这话太适合党国了!

@第一现场微播:这个世界跟你没关系!jiang家的电信,zeng家的能源,li家的煤电,zhou家的石油,jia家的京城地产,长chun家的文化产业,陈yun后人的银行金融、朱rong几后人的证券融资,王zhen后人的军工,deng氏后人的……哦哦,原来中国是属于他们的!

@fndgy123:北京大学教授袁刚说:前苏联的“社会主义”体制说穿了,就是由国家充当总地主和总资本家,以养活几千万党员干部,建立起一个等级森严的特权社会,产生了一个鱼肉百姓、高高在上的干部阶级,普通百姓则仍然处于被奴役统治、被残酷剥削的社会地位!

@王福重:改革,就是把跟别人不一样的制度,改成和人家一样的,非常简单,一夜之间就能完成的事。如外国女人不裹脚,但中国女人裹脚,把又臭又长的裹脚布直接扔了就行了。女人们无不欢欣。改革对公众来说,是急于求成的。整天说这也困难,那也谨慎,这也复杂,那也艰巨的,是耍流氓。

@duyanpili:北京国安局的头也说完蛋就完蛋啊,这国家也太不安全了吧。 // @guantrent:罗大佑唱「小心革别人命的角色被人革命」也是这个道理。

@李承鹏:每当别国人民起来反抗暴政时他就忧心忡忡分析“未来可能更乱”的人,什么内分泌呢?就像每当别家女人反抗家暴,他就“唉,未来一定碰到好老公吗?”未来自有未来运,就算没找到好老公,怪她命不好。可眼下就得抗暴,以担心未来而否定即时的必要反抗,真是:倒数第一的同学转学了,倒数第二的当然着急。

@王旭明:最愚蠢的发展方式是北京模式,特点是资源集中、全国保障,如同一个富婆和富豪把所有金银翠钻、珍珠玛瑙都戴在身上和头顶,不论自己的性别、身材、模样和职业,结果又丑又可笑。资源集中、全国保障的恶果就是人口集中、恶性膨胀、水枯土尽、环污疫行,四周怨声载道。应该彻底改变北京模式了!

@bxd_wzq:天朝是全世界笼子最多的国家:人大、纪委、监察部、检察院、反贪局、预防腐败局,机关内部还有监察科、政治处,但这么多笼子至今没有能关住权力。从世界各国成熟的经验看;真正能关得住权力的笼子是:言论自由、普选制、议会制、多党制和三权分立,笼子的钥匙必须掌握在人民手上。

@人民日报海外版:“正在热播的美剧‘纸牌屋’里面演绎着精明算计、暗箱阴谋、利益交换。想必美方和达赖也都经过算计。但人算不如天算,形势比人强。中国的发展不可阻挡,任何势力要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纯属‘黄粱美梦’,碰触中国核心利益的红线终究要付出代价。”“正如‘纸牌屋’剧名本身的一语双关含义,美方和达赖靠相互利用精心搭建起来的‘纸牌屋’,外表貌似坚实、光鲜,但在中国民众看来却站不住脚,在事实面前又 不堪一击。这样的‘纸牌屋’早晚会轰然倒塌。美国若不金盆洗手,手里攥着的注定只是一张臭牌。达赖若不改弦更张,只会无牌可打,黯然老去。”

@假装在纽约:似乎大家现在都已经对雾霾习以为常了。就好像我们早就习惯了有毒的食品,拥堵的马路,飞涨的房价,腐败的官员,说谎的报纸和打不开的网页。最初出于本能奋力挣扎一下,慢慢就当成了生活中必须接受的一部分。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温水煮青蛙吧。而这样无力而麻木的状态,大概会像雾霾一样,笼罩我们很久吧。

@HeQinglian:最近研究海外投资(含国企)移民分布状态的感触:中国人不择手段地赚钱,终于将中国变成了一个从精神到环境都堪称“粪坑”之地;如今,逃离粪坑成了国人的中国梦。结果是:中国的香港开始“驱蝗”运动,各国立法限制中国移民进入,美加州限制学校录取亚裔比例。

@何三畏:据说今天中国的记者在接受权力机构组织的资格考试,然后重新核发新闻从业许可证。这是一个侮辱新闻和记者的日子。当然,如果按照许可证的要求,中国其实没有记者,只有宣传员,没有媒体,只有宣传机构,只是官方允许一定的市场化,才透出一些缝隙。希望考完把题目和标准答案挂出来,让全球人民共欣赏。

@laojing0001:中国的教育是一部《封神榜》,以塑造大神为主;中国的经济是一部《水浒传》,以劫贫济富为主;中国的文艺是一部《金瓶梅》,以荒淫无耻为主;中国的政治是一部《红楼梦》,以几大家族为主;中国的官场是一部《三国演义》,以互相算计为主;中国的未来是一部《西游记》,以争取移民为主。

@rzosea:一个国家的政要由于会见达赖喇嘛而会使该国付出多少代价呢?有趣的是:这已经成为德国哥廷根大学经济学家的研究课题。据法国《解放报》报道 ,德国经济学家研究的结果是:一个国家的政要会见达赖喇嘛后,该国对中国的出口将在之后的两年中平均下降百分之八点一。

@avb001: 银行人士说由于余额宝等的冲击造成银行信贷资金紧张,所以停止房贷,这使得房价开始下跌……呃,前不久马云说要把房价打压下去,看来余额宝是立大功了。

@szstupidcool:今晨,北京。在雾霭中摸索出门,朦胧中看到路旁一老者,独坐桌旁,肩披白褂,桌子上摆一小圆筒,里面都是签。 我上前去拿起圆筒晃了半天,抽出一支递上前去,说:“老先生,人生如雾,何处是路?给解一卦吧!” 老头说:“我就卖个早点,你晃我筷子弄啥?”

@biantaishabi:当地小伙伴sami是个65岁的老头,最喜欢谈中东政治和宗教,总是说沙特宗教警察太多搞得太严。说每次从利雅得做飞机去伦敦,起飞的时候看到满飞机全是黑袍子脸都遮起来的一坨一坨坐在座位上,在飞机上睡一觉快落地时发现全是浓妆艳抹穿着时尚的妹子,每次都要惊讶自己的是不是坐在同一架飞机上。

@royxy:机场到酒店的巴士上只剩下一个空位,旁边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孩,空座位上放着他的书包。我问他:这个位置有人坐么?他说,有的,我的书包坐这个位置呢。我说那能不能让书包挪个地方,借我坐一下?于是那孩子转头问书包:书包书包,你愿意让这个人坐你的位置么?我:……

@OraclMachine:《来自星星的你》,虽然我没看,但觉得很好。星星是什么?就是夜晚肉眼可见的恒星。如果一个生命来自这种大质量高亮的天体,他只可能是一堆上千摄氏度的气体。虽然他的生物分子不是碳链,繁殖基本无望。但和高温等离子气体谈恋爱,才是轰轰烈烈的恋爱,才是每个女子值得追求的恋爱。#科学恋爱观

@马伯庸:来自星星的你们——又名水浒传。

@菜场经济学:没有人喜欢在熟人面前,表达真实想法。最后就是礼节性客气了。微博是陌生人之间的沟通,很真实。例如,一般人绝不会在微信上,和外地同事或老板,挑起沪语之争,但是微博上,那是斗红眼了。

@西恩番:我半夜无聊,对着镜子和自己玩石头剪子布,6次都赢了,特别高兴。

@avege:所有韩剧的男二号都该问自己一句:你这么对我,我还这么喜欢你,我是不是有病啊!所有韩剧的女二号都该问自己一句,为什么我这样害女一号,她命就是这么硬,几百集了还不死。好不容易病死了,男一号还是看不上我!

@琢磨先生:我觉得你该给我打电话,可是你没打。我觉得你该主动买单,可是你没买。“我觉得你应该”,真是个特别蛋疼的想法,觉得对方应该怎样就告诉他啊,他又不是你的蛔虫,哪里都能了解你的想法啊。与人交往最简单的就是明确表达出期望,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就是别自怨自艾神魂颠倒自作多情地矫情。

@xie107:看见公园的老榕树上用刀刻着的那句熟悉的“永不分开”,丈夫转向妻子:老婆,你还记得这吗?妻子面带微笑:当然记得,当年你刻下的。丈夫难抑心中甜蜜:这么多年啦,我们果真没有分开。妻子低下头:是啊,当时知道你连出门约会都带着刀,谁特么敢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