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4

@wentommy:纽时中文网一记者发的图片:上海长征医院急诊科,医生扛盾牌接诊病人。

Bh4uzl2CEAAVlNq

@Gvozdiki:5年本科+3年硕士+3年博士+3年规范化培训+主治考试+论文基金=14年的小主治+5年+几篇SCI论文+省厅级别课题至少2项+考试通过=19年的副主任医师+5年+国家自然+3分以上SCI论文几篇+考试顺利=24年的牛逼的主任医师+患者咣咣两锤子=死了。

@lihlii: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院长王天定说:“不许我们追问仇恨之因,但要我们吞下仇恨之果。”

@wangdan1989:原來是出門遇到的都是壞人:香港人排斥大陸人,台灣人成天鬧獨立,日本人狼子野心,美國人亡我之心不死,越南跟我們爭南海,菲律賓也叫板,印度跟我們軍備競賽……現在家裡也到處是壞人了:公知搞自由化,拆遷戶找麻煩,民運勾結反華勢力,敵對分子製造群體事件,西藏人要分裂,新疆人亂砍人。

@hnjhj:美狗的一大特点就是,事事都要看美国老爹脸色,好像有美国人的支持,腰板就硬了很多。骨子里是极度缺乏自信。比如,自己人被砍了,他们关心的是美国人认不认为这是恐怖主义。好像美国认了,就瞬间获得了活下去的信心。美国人要是不认,哭天抢地,什么都有。

@作家江湖夜雨:春晚节目是预言帝:当年费翔唱《冬天里的一把火》,结果当年大兴安岭火灾,某年的春晚相声说“把XX埋起来”,结果埋了火车,今年有一群统一着装的挥舞大刀。

@季业:新闻做久了,重大事件发生,我的第一反应已经本能的变成:“为什么会这样?”可惜,关于这种深刻仇恨的根源、历史背景,我所知不多,目前的沸沸扬扬中,有用的信息也很少。人们最需要的,是补课,而不是抒情与宣泄。对于那些平时卖弄理性而此刻高喊“杀杀杀”的所谓文化人儿,我劝大家把他们拉黑。

@hnjhj:麻木的中国人并不是不会愤怒。昆明惨案后,很多人义愤填膺,因为他们再次找到万无一失的愤怒机会。在他们看来为这件事愤怒不会有任何风险,既不会得罪当局,又不会使自己显得不合群。这类机会在中国并不多见,上次是钓鱼岛事件,再之前是奥运会火炬,再往前捣可能就要追溯到南联盟使馆了。

@灰鸽子银水:至于我为什么不哭哭啼啼,不出来捶胸顿足,其一,出自我的实用主义观点:哭哭啼啼发上来,是约炮呢,还是交友呢?微博转发11万次绝不原谅,是給躺在血泊里的人加了11万点HP,还是把恐怖分子震慑得屁滚尿流?其二,每回大事件都有几个意见领袖这么哭哭啼啼的,都成了海龟排盐了,我生理上比较抵触;其三,哭完了也宣誓完了,我等着看严肃讨论呢,没有,抓汉奸去了,抓外国媒体去了,众志成城的,震耳欲聋的轰鸣,我心里难过,在自己微博里待着行么?

@武汉的小路:大理警方不去制止族群歧视,不去做好暗中监控,还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在微博上告诉全世界,我们在特别监控新疆人,事实上支持驱赶了新疆人。不指望你们理想高远、普世价值,政府机关的基本公正脸面都不要了么?表面做个好人,暗中盯梢的政治基本功都丧失了么?恐怖分子是反人类,你们这么搞是反现代政治。

@观念域:有些人平时活在虚幻的温室盛世里,意外遇到通量过大且没有及时被整流屏蔽的刺激时,就和某种羊一样,全身僵直思维停滞。除了哭喊着党你在哪里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了。

@曹长青:一位前法院官员告诉国际大赦说,在新疆,90%被关押者在法庭上都告诉法官,他们在被警察关押时受到拷打逼供,但法官从来不管这些申诉。

@barrywey:转:新疆的石油叫(中国石油),新疆的天然气叫(中国天然气),新疆的矿产叫(中国资产),那么为什么就不能把新疆的恐怖分子叫(中国恐怖分子)?

@yinxingongzi:据说前段时间扫黄的那批队伍,现在抽调去专注反恐了,我替家附近街边发廊里的姐妹门长舒一口气……

@10anfeng:华夏恐袭古今看。翻开我党史,恐怖满篇,哪件拿出,也超今日昆明恐袭。我党恐袭暴力起家,民国政府当时最大动乱源,红色恐袭,杀人如屠狗,屠杀殷实人家政府官员普通百姓,名曰革命。我党恐袭,频上当时新闻纸头条,惊心动魄举国震惊,一如今日昆明血腥。往日为革命,今日称恐袭,官匪几番轮回。

@铁扇子宋清手札:被某部门叫去,扯了个把小时,反恐啦改革啦。我问及网络上的寡妇团伙,是不是你们或者你们的兄弟派的?诚实地答不知道,“我们不做这种脏活”,同时说这些人好恶心。一起吃了午饭——排骨年糕。

@米瑞蓉:中国目前最出名的人是谁?莫过于那个叫周滨的人,从网络媒体到自媒体满目都是周滨他叔,周滨他岳父岳母,周滨他家族,都在问周滨他爸是谁呢?回答是你懂的!

@pufei:现在看来太子党中最有出息的还是周滨,其他太子党到了都只混了一个”XXX的孩子“,唯独周滨做到了全国媒体和人民提他爹都说“周滨的父亲”。

@天佑中华ab:一个靠老婆和丈母娘吃软饭的家伙,尽管在官场、商界和黑社会神通广大,但在这个拼爹的年代,连爹是谁都不知道的,注定是要倒霉的。

@szstupidcool:【抢劫集团怎样炼成的】先以阶级斗争鼓弄百姓抢地主,以集体化抢农民,以国有化抢市民,以假改革暗分股变卖国企, 以垄断央企抢民企,以高房价抢中产,以高税收抢平民,以造假上市抢股民,抢劫成果一部分转移国外,一部分收买国际支持,一部分用于维稳便于继续抢劫,一部分香车美女,醉生梦死浪费掉。

@云中无俗韵:李承鹏、姚晨、袁裕来和诸位公知:你们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作家天佑兵团已全军覆没,于嘉兵团已删帖关评,你们想和他们靠拢是没有希望了。你们想突围吗?四面八方都是爱国者,怎么突得出去呢?立即下令全纵队放下微博,停止抵抗。如果你们还想跳一下,那就再跳一下,总归你们是要被解决的。

@书生老田:俞主席说要鼓励敢讲话,讲实话。如果真有此愿,就别再加上什么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尖锐而不极端的批评等附加说明。真话假话肯定要对立,尖锐的话语难免极端。如果真想听实话,就不要局限于政协,网上就有。能做到不删号/不删帖/不屏蔽/不喝茶/不囚禁,应该不难吧,否则真让人怀疑这种所谓雅量的诚意。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西方是低级的民主 高级民主制度将在我们这里产生】我们要坚持三个自信,今后高级民主制度将在我们这里产生,西方是低级的民主,我们领导人是逐级选举是接地气的。

@laoyang945:西方的民主是低级民主,贵国的民主是高级黑。

@duyanpili:据报,政协委员、电力女王今天灰常低调,有记者拍到她一脸灰暗的照片,神马让能力出众滴女王这么愁啊。

@格瓦拉:【院内故事】开了一天会,孙子问爷爷:今年来开会的动物似乎沉默了许多啊,以往的各种秀都看不见了。爷爷微笑道:如果你骑在一堵摇摇欲坠的墙头上,而又看不清风向……你还有心情干别的吗?孙子说:接下来,是不是查那些不出声的?爷爷摇头:不,要告诉它们风向……

@支付宝陈亮: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宁财女:昨晚和几个新老朋友吃饭。他们说的现象很令人深思。一位老总说自己是苦出身农村人,靠勤奋能吃苦成功了,所以原先喜欢聘用农村出来的大学毕业生,结果发现这些穷人孩子反而对金钱欲望特别强,急于求成,爱攀比,不踏实。现在他只雇佣家庭条件宽裕的城里孩子了……这……是普遍现象吗?

@浔阳访客:如果把人生比着骑自行车、不断前行才能保持平衡的话,那么对大多数人来说,退休前就如同骑自行车上坡,你得弓着背、勾着头拼命的骑,方能到达坡顶。只有到了退休之后,你才能享受一段相对轻松的下坡路。当政府将退休年龄延迟后,就等于剥夺了许多人骑下坡路的机会,这些人将累死在人为延长的上坡路上。

@五行属二:早上在路边小摊买早餐,一群人围着乱哄哄的,我要了一个肉夹馍,老板脑袋嗡嗡的感觉要炸了,过了一会儿扒拉开人群问我,你是一个肉夹馍吗?我想了想说:不是。

@朱德庸:有一种人,他穿时尚的衣服是为了让別人看,开的车也是让別人看,居住的家装修也是让別人看,所从事的工作也是为了让別人看,孩子送名校也是为了让别人看,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展现给別人看自己的品味或成绩或格调,所思所想都是以他人眼光做唯一标准,这种人我称为“橱窗人”。

@feelinglucky:其实最良心的应该是图书了吧,在这物价疯长的年代图书的价格一直没有多大的变动,这说明对于这个社会而言知识真的不受重视。

@菜刀曦曦:我大三受伤住院,住了半年,那时候换药,成年男人不注射吗啡都忍受不了,我能忍。然后在家修养了一年,没有办理休学,在家自学,考试的时候去参加考试,所有科目都过了。还在修养期间考上公务员考过驾照。非常难,可我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坚持下来并且成功了。我这么伟大,却减不了肥,可见减肥有多难。

@yvonnechan110:正如一位微博网友所说,微博是发现陌生人里的煞笔,微信是发现熟人里的煞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