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5

@songshinan:“有双重国籍的同志请举手!”“申纪兰!把手放下来,别捣乱!”(by老杨、光锥)

@laoyang945:「关于这个问题嘛,你懂的」「总理,他们懂我不懂」「那就让懂的给不懂的说一说嘛,大家要学会分享」#雷鸣般的掌声 #懂事大会

@xie107:全国最能吹的人都来北京了,帝都的天能不蓝吗?

@MyDF:一面痛斥谷歌刺探国人的隐私,一面用谷歌的高端产品和翻墙应用采访两会,人民网记者,你的人格这么分裂,你爸妈知道么?

@中国经营报:【政协委员:为维稳应该禁播《水浒》】政协委员李海滨认为:《水浒》这样的电视剧应该禁播,战争题材的电视剧要有所控制,这些都和暴力相关。《水浒》是旧时代的名著,与我们时代不适应。

@hnjhj:发现今年另外一个变化就是没有公布国家维稳经费支出。考虑到中共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挟持国家安全事务,六包亲自挂帅,各级酷吏直接向小组长负责。相信今年的经费终于名正言顺从党费里出了。

@SCTongYe:大部分中国人其实都是隐性的种族主义者,虽然中国号称有56个民族,但大部分少数民族跟汉族人长得差不多,因此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潜在的种族主义倾向,来了美国,普遍自视比白人矮一等,被白人恶心了,一口一个种族歧视。但回过头说起印度人,一口一个阿三。

@WoodenHarp:纸牌屋第二季有个情节,某印第安大佬拜会副总统弗兰克,看到曾驱逐印第安人的安德鲁杰克逊的画像很不满,弗兰克马上就摘下来。美国印第安问题有漫长的历史,杰克逊至今还印在20美元纸币上,双方恩怨不是弗兰克一个动作能解决的,但至少做到不当面给人添堵。相比之下,党还非把王震的骨灰撒到天山上。

@王小天猫:暴徒再怎样残暴,如果没有被当场击毙,也要让他们恢复到相对稳定的状况,医生无权拒诊,受害者家属也无权打击报复,只有法律有权惩罚他们,这就是人道。而那些呼吁恢复凌迟等中世纪之同态报复的说法都是充满动物性的。

@uponsnow:没有比“去境外参加圣战”更完美的理由了。首先用这个理由开脱了当局,既然是受政治伊斯兰煽动企图出境作战,当然与当局的政策无关;其次用这个理由向欧美邀功:要不是拼死拦着,你们又得多面对几个圣战士。既然这个理由能如此完美地配合当局出演,那它基本上不可能是真的。

@HeQinglian:看到一文章,说汉人眼中的新疆人懒散、散淡、顺天而行。想起中国人到非洲,也说人家懒散。这我有看法,人家一直是这样生活的,有闲暇,善歌舞。我们汉族实在是辛劳过度,人物最大乐趣是食色,不知闲暇为何物。我们真没必要将自己的价值观与生活模式当作经典模式。

@puff1984:维族人砍农民工,与藏人自焚一样,对共匪不构成丝毫威胁。无用功。砍或焚到共匪自身,才可能改变。维人藏人想当然以为“汉人是一家”,大错。共匪从不把底层P民当自己人。死几个草民,共匪非但不痛,没准还偷着乐呢(增拨维稳费又靠谱了)。

@degewa:2006年尊者说“达赖喇嘛对买卖和穿戴动物皮毛的恶习深感羞耻”,境内无数藏人当即将穿戴的豹皮虎衣烧掉,党的官员们大为恼怒,誓言夺回“被达赖夺走的人心”,之后,民间几乎不再穿豹皮虎衣,但官方活动必穿豹皮虎衣。

@jishunxing:以前听一个军校老师在讲座上说过:藏族社区干部不可靠,他们在宣读文件时,遇到有骂达赖的内容时,往往跳过去不肯读。有的甚至公开说,我活着的时候跟着共产党,死了还是要跟着达赖喇嘛……很悲凉,想起来汉人曾经的生降死不降。

@墨鉅: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作家崔成浩:我帮大嫂抱孩子,大嫂:“干嘛?别碰我孩子!”我拿苕帚扫地,保安的对讲机:“注意扫地的那个,有点不对劲。”我帮人扛行李,“你这人想干嘛?光天化日,还动抢了咋的?”没办法,最后到路口,帮等信号灯的司机擦玻璃,司机给了我一块钱。“等等!”我追着绿灯远去的车喊,“不要钱,我学雷锋哪!”最后我去扶一个跌倒的老人……

@这梦真他妈噩:今天去天安门广场学雷锋,竟然被警察叔叔喝止了,“同志,这里禁止拍照!”

@网易网友:雷锋给我的启示是:做好事不能留名,要全部写下来叫报告给领导!

@网易网友:【南京被打女护士确诊瘫痪】小女孩自发瘫痪妄图碰瓷伟大的人民公仆!

@wuzhenqilawyer:“没有法律,只有他们的上级;没有道德,只有他们的利益”,没有宗教信仰,只有官位高下,极端败坏的成员带来全方位的萧条、瘟疫和死亡。用莫里斯的这些话语来描述中国大陆的党政形态,无不贴切。

@laoyang945:是不是以后会有《禁止殴打医疗人员法》《禁止殴打教师法》《禁止殴打公务员法》《禁止殴打地铁安检人员法》等等,这系统工程起码可以做三十年。

@xiuchangguatou:微信圈里一堆移民了的人整天晒吃喝玩乐、晒美景、晒假期、晒福利,可是当你批评这个国家时,他们就会跟你说要爱国。你他妈都等不及去国了还嫌弃我没有耐心给共产党时间,操他妈!

@liu_xiaoyuan:遇罗克因《出身论》一文,为当权者所不容。1968年1月5日被捕。1970年3月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里,27岁的遇罗克被宣判死刑,并立即执行。如今,时光已过去四十四年,但作者当年批判的“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出身论”,在当今官二、三代身上仍可看到影子。

@Scswga:甲:你戒酒是她要求的?乙:是的。甲:你戒烟也是她的意思?乙:正是。甲:戒赌也都是为了她?乙:对!甲:那么,这些你都做到了,为何还不娶她?乙:嗯,我认为,既然我已经是如此好的人了,理应另找一个更好的女人了!

@黄有凤船长:被医生宣布还有一星期生命的小张毅然选择在最后的日子里回到学校读书,老师感动得哭了:“想不到你虽然是个学渣,但却有如此好学的品质。”小张说:“老师,你想多了,我每天在这里度日如年,回来只是想为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

@长盛:互联网上:化缘的改叫众筹了,算命的改叫分析师了,八卦小报改叫自媒体了,统计改叫大数据分析了,忽悠改叫互联网思维了,做耳机的改为可穿戴设备了,IDC的都自称云计算了,办公室出租改叫孵化器了,圈地盖楼改叫科技园区了,放高利贷改叫资本运作了,借钱给朋友改叫天使投资了。

@yuevvei:#十年的婚姻生活教会了我什么对方吃黄豆的时候一定要跟进,这跟核竞赛是一个道理。

@鸡荒妖龍:“报告连长!我们执行任务时有五个兄弟被那个老汉奸杀了!”“什么?有这么厉害的老汉?能一次奸杀我五个兄弟?” “是那个……不是的……是那个投告鬼子的老汉奸杀的……不是……是那个老汉奸……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