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孩子都是小白鼠

3月12日,陕西宋庆龄基金会鸿基幼儿园也被家长质疑给学生长期喂服抗生素药物“病毒灵”。近百名家长当日在该园聚集,并一度堵路讨说法,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彻查真相,做出权威的伤害评估。此事彰显民办幼园管治漏洞。目前,当地教育、卫生、药监、宋基会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20140312110112160

有报道指出,如果幼儿缺勤,幼儿园需向家长退托管费用。 受利益驱使,校方因而长期私自喂幼儿服药。

3月10日,有网友在微博上爆料说,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在未告知家长的情况下,长期给孩子服用处方药“ABOB”,药名叫“盐酸吗啉胍片”。

因为给幼儿集体服药的丑闻曝光,10日晚,枫韵幼儿园约幼儿家长晚上到学校协商,但场面几近失控,有愤怒的家长差点揪住院方殴打。

3月11日,枫韵幼儿园陷入了瘫痪,家长们集体罢课,并围堵在校门口讨要说法,个别家长因情绪激动围堵附近的道路,被警方带离。

据中新网报道,该幼儿园园长此前承认称,为了预防病毒感染,给400多名幼儿服用该处方药,并未向上级部门主管汇报,也没有告知家长。

根据药物说明,这种药物所含的吗啉胍成分能抑制病毒的DNA和RNA聚合酶,从而抑制病毒繁殖,用于流感病毒及疱疹病毒感染,其不良反应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及低血糖等,小儿则需按体重定量服用。

《新民周刊》报道,事件家长们发现了至少两张进货单,其中一张写于今年3月份,进货量为1万片。但家长们在学校并未发现药片,有家长质疑“这些药是不是已经被孩子们吃了?”。

报道援引一名叫青青的6岁小童称,因为岁数的原因,青青只模糊记得自己至少在老师的安排下服用了大概一年左右这种白色的小药片。

而正是这一年间,其母昌女士发现女儿持续性肚痛、头晕、皮肤瘙痒,昌女士曾多次带女儿去医院检查,B超、血检,始终查不出病因。

另一名大班幼儿朵朵的妈妈吴女士则反映朵朵有肚痛、皮肤瘙痒、盗汗等症状,其随后了解班上36个孩子的家长几乎都反映孩子有同样的症状。

“我这才知道朵朵的副作用不是个案。”,根据吴女士的叙述,朵朵上个星期服药后,出现明显盗汗症状,半夜突然间从睡梦中爬起来,头发湿得像刚洗过一样。

甚至有幼儿产生尿路红肿症状,一名叫龙龙的大班男孩时常对父母称“要尿尿”,但到了马桶边却半天尿不出,此外至少一年多以来一直在抱怨自己肚子疼、头晕、皮肤瘙痒,还总是眨眼睛。

此间有医学专家表示,是药三分毒,无病吃该药并不合适。幼儿园给没有生病的孩子作为预防服用该药,会有一定的毒副作用。

园长解释,药是从药房购买的。但家长们很不解,处方药怎么可以随便买到,而且一买就是这么大批量?

王先生透露,家长们通过调查发现,幼儿园的保健医生黄林侠并没有医师资格证,只有一个保健证书。

关于给孩子集体服药的原因,青青的妈妈昌女士认为可能与收费有关,枫韵幼儿园是一所民办幼儿园,每月收费1130元,其中国家补贴90元,也就是说每个家长每月需交1040元。这个收费,王先生认为是比较高的,因为他的工资收入每个月也就只有两千多元,“但我们还是要把孩子送进幼儿园,看中的就是宋基会这个品牌。”

据报道,按照收费办法,如果幼儿缺勤一天,枫韵幼儿园就要给家长退一天的费用,超过十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费。

枫韵幼儿园被家长集体投诉已不是首次,2012年,这所幼儿园的家长集体反映,为了升级一级幼儿园,园方进行突击装修,让孩子们打地铺睡午觉,两个孩子一个被窝,而且装修时的油漆味道非常严重,连家长们接送孩子时都觉得鼻子眼睛受不了。但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幼儿园还顺利评上了一级幼儿园。

11日,有不少家长聚集在枫韵幼儿园,向园方讨要说法。在学生家长提供的一份《联名上告书》上,家长们要求园区说明这种药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孩子服用,每周吃几次,兵对孩子们服用此药后的的健康问题给出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

据了解,枫韵幼儿园是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下属的一所民办幼儿园,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副秘书长张英11日告诉记者,目前已和该园园长进行了沟通,并要求其提供书面说明。

西安莲湖区教育局目前已经针对此事展开调查。

来源: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