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13

@gaoyu200812:据悉李克强记者会明确要求记者不要提“你懂的”的问题,如果越线将被拉黑(外记不给工作签证),同时被告知此时问这个问题太早。

@记者刘向南:记者会主持人:”南区第三排,CNBC!” 主持人怎么知道那个女记者是CNBC的?

@pufei:“克强,发布会完了么?去不去庆丰吃包子?”“首先,这位总书记的中文非常好。”“……”

@yanghengjun:傅滢:”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总理。。。“有没有搞错?两会这么重要的会议结束,总理见记者,有什么荣幸之说?傅是不是太外交辞令了?

@kegns:李克强的语速正常到令人感动。

@renfanzi:我中华上国的总理掷地有声地说:“智者求同,愚者求异。”基佬和拉拉们的春天,就这么到来了。

@笔刀侠:上联:戏子表子骗子聋子瞎子傻子败家子,子子齐聚论发展;下联:贪官脏官腐官裸官昏官庸官世袭官,官官相护议新政。横批:二会。

@农耕为本:昨天同事从北京回来,先是发现乘机被武警环形包围 ,又被引导到尾部登机 ,登机后发现有一队衣冠光鲜者从机头登机 ,坐下后与普通乘客用三排空座位隔开 ,机上当天不单有那个时段应该提供的点心,竟然还有美味的佳肴 ,飞到西安 ,被要求等一会,让领导先走,机场停机坪欢迎标语写着欢迎政协委员归来!

@新京报:【总理记者会主席台人员铭牌首加英文翻译】与往年不同,今年的总理记者会,总理、译员等人名牌上,在汉字下面都标注有英文。而往年的铭牌都只有中文。央视记者分析,这是一种更人性化更开放的姿态。

@enclavetj:这正是七八年前在体制内媒体工作时最难消化的感受:岁岁年年更人性化更开放,几角旮旯更人性化更开放,千秋万代更人性化更开放。隔了这么久想起了仍是块垒在胸。

@geekbb:今年最复杂的国际司法问题是:一位伊朗人用意大利假护照在泰国通过中国南航网站买了马航往北京的票准备偷渡去德国最后消失在越南上空。

@szstupidcool:今天早上CCTV4 《海峡两岸》,军事专家张哈夫谈到马航MH370失联事件时。当讲到红外遥感卫星时,他说“零下700度以上的物体”都能被观测到。绝对零度是零下273.15摄氏度,零下700度实在不可理喻,央视还堂而皇之地打了字幕。

@yinxingongzi:有网友如是评论【晋济高速公路“3?1”特别重大危化品燃爆事故 31人死亡】的新闻:“为什么我看到这个新闻就好像是刚刚发生的一样,有一种瞠目结舌的感觉,感觉整个身体都冷了,我突然觉得马航的隐瞒能力比起我们弱爆了!”

@薛好大:很多事在真相未明之前发言,是很蠢的。比如我前几天还嘲笑过越南,现在我觉得越南人民很伟大。不仅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坚持搜索失联航班,一次次通报寻找结果,并且无条件向十几个国家开放领空。现在才发现,出事地点可能根本不在他们的海域,我怀着愧疚去查了下乘客名单,飞机上没有越南人。

@张雪忠: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先生就夏俊峰案表态说,“这种人不杀就会很危险,就会天下大乱”。由此,大家终于知道了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夏俊峰死刑的真正动机:不是基于法律规定,而是出于政治考量。出于政治考量而把一个人杀掉!我真不知道周强先生到底是首席大法官,还是头号大土匪?

@ranyunfei:网络舆情分析与管理,自然是官方管控信息源头、源流、阻截、分散、混淆真相的需要,而这种需要催生了舆情管理培训这个行业。这里面巨大的商机与寻租空间,包括发证件的准入门槛,会使这个行业的参与者及受训者(含五毛)受益。真正买单者是长期被洗脑、遭受信息污染及不得不接受噪声干扰的纳税人。

@丁来峰:五毛蛆一开始集聚于薛蛮子微博,蛮子被抓了,它们怕失业,一起去骂李开复;开复又病了,它们再面临失业危机,转战李大眼;大眼意兴阑珊,隐退微博江湖闭门写小说去了。。大寄主一个个离去,更多章立凡这样的中小寄主一个又一个被消失,它们彻底疯了,到处乱咬,随地喷愤。唉,苦逼的五毛,注意卫生。

@yancaiwm:转:某五毛在电脑面前连续坚守三天三夜,终于倒下了昏迷不醒。被送往医院,经过多项检查,身体指标一切正常。专家来会诊,百思不得其解。小护士在旁边小声说:也许就是体质问题。五毛瞬间坐起深沉的说:绝对不是体制问题。

@yancaiwm:转:如果你们销毁外国签证,我就相信你们是爱国的;如果你们把妻儿移民到朝鲜,我就相信社会主义是优越的;如果你们把文工团取消,我就相信你们扫黄是真心的;如果你们把财产公开,我就相信你们是诚心反腐的;如果你们给民选票,我就相信你们是真正为民服务的。如果不是这样,凭什么相信你?

@mranti:今天似乎微信封了一大批公号,很多媒体人做的公号,比如著名的大象工会也被封了,微信被盯上的速度比微博当时要快多了。所以说在中国搞互联网、媒体创新,政治永远是第一风险。

@hnjhj:尽管永远有那么一些人跟猪一样贱,明知道随时被党国强奸还要去用微信发布各种东西,但相对与当年微博封号,愤愤不平高调宣布离开、写篇矫情的「我为什么离开微信」之类东西的人还是少了,怎么说也算是有微弱进步的。

@宋志标:腾讯估计还要建立对接微信管制的整套审查运行机制,就像用一张网去罩住另一张网。互联网的未来一定是黑暗的,但很长时期以来,它也在制造虚假的希望,封杀也许可以冲刷掉一些无成本的幻觉,将问题拉回现实中解决——而不是幻想通过网络的便宜来实现。

@wentommy: 微博和微信是两座五彩缤纷但随时面临拆迁的娱乐城,推特是街角不起眼但从来不打烊的小酒馆。

@bigman510:飞机引擎这个自上传数据让我想起了摩托车GPS,虽然就是指甲那么大一个东西,但这个装在摩托车电瓶上的东西据说找回了百分之八九十的被盗车辆,而且国人还在这个GPS的功能上设计了加好友功能。听修车老板说一个摩友的车被盗了,其他朋友倾巢而出根据GPS信息展开马路追逐赛,堪比电影场景。

@章蓉娅:怀孕生孩子是什么,就是你老公给你提供了一个细胞,然后你就在那苦苦做实验,发一篇高质量的SCI,最后你老公和你并列第一作者,还得第一位置,因为孩子跟他姓。更气人的是,通讯作者多半是你,屁大点事儿还得先联系你。

@Doriscafe:想来想去中国市场其实最需要的智能可穿戴设备应该是——智能口罩。

@Re1s_m:那种感觉是不是消失好久了。一对男女被老师同时喊起来回答问题。全班都在咳嗽。这就是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

@Tin_Tse:记得大学那会没生活费了,给老爸发短信说:“爸,我有件事想和你聊一下。”很快就收到一条回复:“人只喝水,可以活7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LostAbaddon:六号楼还是五号楼里,一家人举家搬到别处,一说移民海外,养了近十年的老狗不带走,便扔在了小区的花园里。老狗每天都在垃圾桶里找吃的。昨天下雨,老狗就躲在花园的树丛里。我深夜下班回家路过,看着它的眼睛,毫无生气。今天听闻,老狗死了。

@浩正刘臻:一哥们儿喝多了,向上天祈祷:”让我也穿越吧!我要求不高,有自己的房产,有稳定的工作,有个貌美如花的妻子,有个能为我出生入死、武功高强的兄弟。” 突然!嗖的一下,真穿了!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美艳绝伦的少妇微笑着向他走来,手中端着一个碗,万分柔情的对他说道:"大郎,该吃药了!

@gaolei80:“你结完婚以后,可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娘啊……讨厌,我当然会一直娘下去的啦”……

@小野妹子学吐槽:学霸、学渣、学酥的存在我们都知道了,其实还有一种名叫“学糕”的危险生物大量潜伏在我们身旁。就像切糕表面酥脆,内里无比坚硬一样,学糕们看起来游手好闲,上课睡觉,下课胡闹;可等你上了他的当,随他一起作死,挂科留级之后,他却凭借超强智商和惊人效率,砍下高分收队了……珍爱生命,远离学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