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

《书记》(又名《冬月》)关于县委书记的片子,讲述的是前河南固始县县委书记郭永昌在离任前三个月如何为官,如何处理上访群众问题,如何在办公桌前、酒席上甚至卡拉OK厅里,与下属、外商觥筹交错。当他调离了固始时,他挥笔书下大字“固始永昌”。

电影剧照

电影剧照

点击此处下载《书记》

附影评:《书记》反映真实中国权力核心

《书记》记录了中国地方政坛的许多潜在工作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近期的一次来华访问在中国的民众间引发了有关中国的政府官员与美国政府官员相互对比的一系列讨论。9月20日,来自华尔街日报的部落格“中国实时报”的一篇文章反映了一些中央政府及其附属的媒体机构如光明日报和新华社等,试图诽谤美国政府之所以任命这位驻华大使是美国的不良政治动机。但是中国的广大网民则持不同意见。他们目睹了骆家辉自己为自己买咖啡,自己提自己的包。另一方面中国一些网络评论家指责中国的官员随意挥霍纳税人的钱,吃大餐,买名车,工作上疏忽职守,在很多方面都丧失了基本的道德尊严。

导演周浩的2011年最新的纪录片作品《书记》将于下周一在芝加哥纪录片影展的中国独立电影周中放映。该片的主角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政府官员,河南省信阳市固始县的县委书记郭永昌(音译)。影片记录了他调任前三个月的工作情况,反映了他作为一个中低层干部工作中的许多不同方面。本文旨在为第一次观看这部纪录片的观众大致介绍一下中国政治体系和政治环境的一些背景知识。当然,有时候纪录片里反映的一些事情在现实情况下要远比他们描述的复杂。

固始县下设32个村,总人口160万,跟所有其他县一样,由县委和县政府共同领导(县委比县政府更有权力)。通过以下这则风靡网络的笑话,我们或许可以明白中国权力机关的五个主要组成机构的不同分工和影响力。

一个八年级生问她母亲:“政府是干吗的?”

“政府呀就跟你妈一样,我烧饭给你吃,洗你的脏衣服,替你铺床,反正,这家里所有最苦最累的活儿都是我干的。”

“那党委是干吗的?”

“党委啊,就像你爸。”妈妈回答道,“所有最重要的决定总是他做得出的,然后还要指使我们周围的人去执行。”

“那人大又是做什么的呢?”女孩追问。

“人大就像你爷爷。他呀,每天早晨就知道提个鸟笼去溜达,什么事儿都不干。”

“那政协是做什么的?”

“政协就跟你姥姥一样,她成天地抱怨事儿,但是呢又没有权力去改变任何事情。”

女孩儿最后问:“那么,纪委又是干嘛的呢?”

“纪委就好像你。你住的,穿的,吃的都是我们给你,但是你呀,就知道来检查我们。”

郭永昌作为固始县的县委书记,其权力要比县政府的县长方波要大得多。这就是为什么在纪录片的一开始,包括各种老板和上访者在内的许多人都直接到郭永昌的办公室去打探消息或寻求帮助。片中有一点值得推敲,郭永昌作为县委书记的角色被比作了老天爷的角色,而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这样的。

片中许多例子说明了上述推断。例如,就一个26层大楼的建设项目,郭半建议半指导式让他们改建成了33层。另一个例子:他有一次访问了固始县信访局,未经信访局规定流程就批准了上访者的请求。

事实上,上述的第二个例子正是对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为遭遇白血病的两岁男孩儿捐献一万元的慷慨表现的回应。据悉,温总理在2009年9月一次赴天津视察的时候,在天津火车站遇到了家庭相当贫困的男孩儿的父母。尽管郭永昌与温总理在这次事件中对受害者都给予了一定的帮助,但是此类英雄主义的个别行为并不能为中国的政治体制带来结构性的转变。

《书记》

这也是郭身处的自我矛盾的时期。他希望建立一个新的政治体制委员会,将政府和省委合并。这样做就必须通过法律制度来选出官员。他相信,此举会起到积极的作用,因为中国应该实现尽早将法治取代人治。

然而,他言论并不完全符合他的行动。最最违背他自己的言论的就要数他经常参加的各种饭局和酒局。在某一个饭局上,他请求固始县的各位公职人员少喝点共同削减政府支出经费。根据政府的年报,固始县在2008年总收入是2.8亿元,而同年的政府开销则超过120亿元。然而,“节约一些”的忠告从来都像耳边风,甚至连他自己也不太做得到。我们看到的还是他每次在各种饭局酒局间,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但是,正如导演周浩在片头道出的那样,在中国,公务员主要有两项主要职责。其中一项就是要吸引投资。因此,他们经常需要在饭局上边喝酒边谈项目。酒文化在中国可以说是社交活动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项目往往也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

这些饭局当然不可避免地邀请了郭永昌。在固始县人大举行的一次告别宴会上,郭坦承当他被委以县书记的时候,他对固始县抱有很大的期望。那时候他经常参与各种商界名流的社交活动,并以此希望能吸引他们来固始县投资。

在退休干部面前,郭永昌同样流着泪忏悔道,他为固始县做的这么多工作其实对他自身的政治生涯没有一点好处。正相反,这些做法恰恰毁了他的前途。他所指的毁了前途,是指他花了这么多钱伺候这些企业家,但却没获得多少利润,固始县的政府支出远远超过其收入。中央政府可能会认为他是个贪官。然而那些跟着郭永昌吃香的喝辣的的企业家们则对此持相反意见。他们一致认为郭是最好的政府官员,固始县是最佳的投资地点。这是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郭给了他们各种形式的政府优惠政策和财政补贴。

可悲的是,郭对于政府的优惠政策以及财政补贴的理解相当有限。他在片中两次提及了这则故事来说明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故事讲的是1958年,固始县的胡族镇由于过度砍伐森林导致当地水库几近枯竭,随即导致白鹭也不迁徙过来了。然而,到了九十年代,大规模植树造林后,白鹭又相继回来了。郭与企业家谈判时,他经常用优惠的财政政策作为对企业家的欢迎,有时候是减免电费,有时候是慷慨的财政补贴。如果这些都属实,那么看来,在郭所讲述的故事里,他天真地将树比作了钱。

可是,你无法用钱买到所有东西。地方政府通过一系列有条理的措施来帮助他们的区县在各方面有所提高。人员经费和基础设施建设只是地方政府帮助那些区县的两个方面。

郭书记打算在2009年的农历新年前离开这个工作岗位。他的工作调动自然成了县政府乃至县委、省委的一桩人人关心的新闻。大家都在关注究竟是哪一位新领导走马上任来接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位子呢?

导演 周浩

对此,郭的秘书就曾说过,工作在基层的公务员不愿意调配到政协因为在那里你看不到未来有任何晋升的机会。相反,基层公务员更愿意去县委办公室或者当地的劳动局(也就是现在的社保局)工作。

类似这样岗位调动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郭就调侃了这么一件事。他说有一次他去北京,一个在北京的政府官员请他还有其他一些人吃饭。他看见这位北京的官员吃完了饭之后将所有食物都打包,骑着他的自行车回家了。可见,相比更高一级的那些官员们,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生活显然更加铺张一些。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高层官员都像郭说的那样节俭。可是大多数中国老百姓都觉得中国的官员们不如骆家辉这般与百姓共享平等待遇。领导只需要动动嘴,不需要身体力行这个理念植根于中国人的思想中。这也解释了在纪录片里,为什么年初积雪的时候,领导们的车都堵在路上不能动了,他们也不下去帮忙一起清扫积雪。他们就下车示意了一下找人来帮忙,然后就坐回了舒适的座椅上。县长(后被任命为县委书记)方波解释说:“这活太累人了。”

纪录片中提及的另一桩事情是建筑工人因抗议老板拖欠工资围堵在固始县政府大楼外,当然他们是被管制起来的。在政府大楼外,他们向曾经的郭书记抱怨他们工资至今未发。可是在政府大楼里面,五名工人代表由于势单力薄,表现得却非常听话顺从。县书记方波警告他们不准堵塞政府大门,不准妨碍政府工作,并威胁他们如果不好好配合会受到更严厉的制裁。代表们带着方书记的承诺离开了,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方波是不会为了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而牺牲他自己的工作的。

有些人还很关心郭永昌现在的工作,想知道更多他的生活情况。通过百度搜索,我们得知他现在正在信访局做一名调查员。然而,他本人还在接受国家信访总局和国务院监察部门的调查。他被指收受贿赂约74万人民币和1万美元。这似乎给看过本片的观众带来许多困惑,因为在秘密拍摄的本片中,他的确让别人退回了本用来贿赂他的贿款。他是不是退了一些又留了一些,他到底收受了哪些贿款,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现实终究比我们看到的要复杂得多。

影评来源:DGenerate Fil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