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19

@wkapok42:从小就发现大家志向不同,美国同学老说拯救世界,俄国同学想当校霸,我当上小组长跑回家炫耀。

@哭泣的山河aa:一位记者朋友刚开完会告诉我一个崩溃的消息:会议传达了全国宣传部长会议精神,不能异地监督报道,不能受西方自由新闻主义侵蚀,中央级媒体采访也要接受地方宣传部领导,突发事件死亡超过10人不准报道,这日子没法过了。

@tatamama:雷锋、焦裕禄…数来数去,中共自认为的正资产也就这么几坨了,每提一次,他们身上的光环就黯淡一分,在网络的解构下,迟早也会成了负资产,在信息时代中共再也无法炮制新的英雄,而大老虎却层出不穷。这还咋忽悠啊?

@任志强:央行直接限额某支付工具,这也许是改革倒退的典型。不但是对市场交易规模的限制,也是对经济增长的限制,更是对人权,对人行使财产权利的限制。每笔交易千元的限制,也太看不起小商户的交易能力和消费者的消费潜力了。央行应监管什么?无论怎么争,都轮不上政府直接干预老百口袋里自己的钱如何花。

@guymark:有個中國作家講過,他每次在網上看到中國網友批評西方民主,他就像看到一群太監在講,你看,做愛多傷身啊,還會得病,還好我們早閹了。

@网易网友:观马航新闻有感:追了几天鸿篇巨制的连续剧,一开始以为是灾难片,第二天变悬疑片,立即改科幻片,曾试图改成情色片,证实是个恐怖片,无法预测是不是战争片。希望结局只是个文艺片,但其实它是个纪实片,而且多年之后会是个科教片。

@青媒素:【转发】马航370航班失联十来天,每天上午是造谣时间,下午是辟谣时间,晚上是竞猜时间。

@bimawen:看到凤凰卫视报道的,中国失联飞机的家属在冲进马来西亚的新闻发布会并举起抗议的横幅并咆哮会场的报道,虽然我们非常同情那些包括参加“中国梦?丹青颂”的十几位艺术家和家属们,但是我家小保姆问:马航是和中国的一家航空公司联办这条航线的,你们在别国这样闹,你们敢在你们自己的国家这样闹吗?

@熊飞骏:先前总听说“美国操纵联合国”干涉这个制裁那个,近几年发现大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投否决票保护利比亚、叙利亚、北朝鲜、津巴布韦的反人民独裁狂人时居然那么牛,美帝国主义也只有干瞪眼的分,才知道联合国原来不受美国操纵啊?当初我们干吧要信誓旦旦说谎呢?

@lvkaiwen:据纽约移民健康体验报告,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体内,铅含量比其他亚洲新移民高44%,镉高60%,汞高530%,汞含量比纽约当地人高660%。于是很多人误以为我们的主食是——电池。

@五岳散人:说句很多人不爱听的话。每当我看到老百姓为了某事到官府讨公道、眼看讨不到公道就跪下的情况时,我的同情瞬间就消失了。如果你膝盖一直这么软,甚至连站着表达自己意愿的骨头都不具备,那就没啥好同情的了。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跪着的百姓就有坐着的父母官。跪着,就别谈权利。

@慕眼:【装傻】多国忙着找飞机,真相肯定是至始至终有一方在装傻;东莞的淫窝和丐帮先后被曝光,之前有关部门肯定在装傻;几乎每月都有新贪官落马,说好的大老虎始终没见着,用一句”你懂得”来装傻;克里米亚公投成功,瓷国用弃权来装傻。—-但我们如果也跟着装傻,那就是真傻!

@zuola:今晚台湾人民因为和中国签的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审查过程不民主把立法院给占领了。如果台湾人不占领立法院,北京人就要占领台北了。服务贸易协议有蓝营欢迎而绿营反对的原因是,蓝营急着去大陆赚钱,而绿营担心许多不如中国的行业会受到冲击,所以坚持逐条审查,但国民党却把服贸协议当行政命令来使。

@octw:反服貿跟反媒體壟斷基本上都是同一件事。反的都不是字面上所指的事情。 #中國因素

@AnbyWarhal:說實話,我對很多中國朋友真的很尊敬,因為在一個很艱難的環境裡要保持心中的底線真的除了要有腦力,還要有一定的勇氣。相較於很多生長在台灣,明明可以自由上網查資料,可以輕鬆談論政治,卻一直說藍/綠政府一定有他的原因,和盲目厭惡或崇拜某族群的理盲選民,我真的覺得他們不配當台灣人。

@胡泳:一位在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机构工作的德国朋友说,他们已接到若干来华参加中国梦研讨会的邀请。他们认为,中国梦应该翻成China dream而不是Chinese dream。

@xiucai1911:黑社会有了营业执照,就黑白颠倒了,就什么都“合法‘了,不管这个营业执照我们承认与否。它们把作恶叫做“上班”,把土匪窝叫做派出所,把软禁叫做维稳,把绑架叫做“依法传唤”,把抢劫叫做“依法扣押物品”,把黑社会马仔叫做“国保”,把网上造谣叫做“舆论引导”,把敲诈勒索叫做“依法罚款”。

@pufei:十五年前的何华章,身为全国仅有的传媒亿万富豪,一时风流人物。奈何何某衷心仕途,飘然转身进入宦海成为当年最年轻的计划单列市市委常委。卿本佳人奈何做官,如今凄凉结局,奈何再无回头药可吃。

@wentommy:在大陆的外交活动采访现场,外媒多为中老年人,不乏已经驻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记者。而陆媒派出来外采的多为青年才俊,外语倍儿溜但稚气未脱。大陆缺资深记者么?No。资深的在编辑部等稿,再资深的在总编室审稿,最资深的,在衙门里管通稿,和毙稿。

@杜芝富:【四不像】记者采访农民工,问:“你是农民?工人?城里人?乡下人?”农民工答:“四不像。”记者:“怎么讲?”农民工答:“说是农民,地已被强征;说是工人,又没职工编制;说是城里人,户口在乡下;说是乡下人,又常在城里。”

@ljqu:一楚国人在大街上卖盾和矛。夸他的盾说:“我的盾坚固无比,任何矛都刺不穿它”。又夸它的矛:“我的矛锋利无比,任何盾都抵挡不住”。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大声喊道:“城管来啦!”

@szstupidcool:《环球屎报》大标题兴奋异常地说:“普京:克里米亚回家了。”其实,环球错过替俄罗斯兴奋的还有:“唐努乌梁海回家了!库页岛回家了!海参崴回家了!外兴回家了!乌东回家了!”

@笑狼是仙道家的真琴小怪兽:公交车后排一对情侣在座位上打打闹闹,打的不亦乐乎,女的一巴掌扇到了前排乘客,前排的女的火了“脑子有毛病啊,在公车上闹屁闹”。后排妹子委屈的说“我们打情骂俏也碍着你啊?”。前排女的说了句很牛逼的话,一车人都笑了“帮帮忙哦,卖相好的情侣在一起打闹才叫打情骂俏,你们两个叫野猴子发疯!”

@留几手:感觉朋友圈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那里没有烦恼没有贫穷,只有高富帅和白富美。各种豪车、美食、奢侈品,大家都不用上班满世界溜达。哥一边刷一边掐灭烟头子,长舒一口气:“瞎TM得瑟,操!”之后还得违心的点一个赞。

@阿诗玛奶茶:监狱里举办普法文艺汇演。“大家好,我是李天一” ,“大家好,我是薛蛮子”, “大家好,我是李代沫” (合):“请大声喊出我们的名字!我们是…1.1.0.乐队!!”

@新浪微博54chen:狱警给犯人们介绍新成员:“他是李代沫,吸毒。”一白发老者马上走过来寒暄“久仰久仰,在下北丐薛蛮子”,然后指着那个捂着屁股的小孩说“他是东邪李天一。”,阴暗的角落里传来冷冷的声音,“在下南帝薄熙来”。网友神回复:我记得中神通姓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