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架老人生命最后的四十米

68岁的郑修院最后一次从地上爬起来,但已站立不住。他双腿一弯,身子像棉花一样软软地向后躺倒下去。同村的两位老人跑上前,其中一位老人用手使劲地掐郑修院的人中穴,但已无济于事。

郑的妻子陈碧英当时正在附近卫生所输液,听到消息,拔下针头赶到现场,看到丈夫脸色发黑,已没有气息。正在镇上教堂作礼拜的郑修院的弟弟郑毅,骑车赶到时,现场已经围了很多人。哥哥已经不行了。

这一幕,就发生在福州马尾区亭江镇锦洲路的十字路口。时间定格在4月9日上午9时许。“六旬老人遭市容协管员追打身亡”的消息迅速在网上传播开来。来自亭江镇政府的官方消息称,当天上午,两名市容协管员林某某、翁某某在亭江镇农贸市场周边维持秩序时,郑修院对协管员的工作态度提出指责。两名协管员与郑发生口角,之后动手打人,郑倒地。医生赶到现场检查确认,郑已死亡。

郑修院原本计划五天后同妻子赴美与孩子团聚,但遇到两名协管员之后,从市场到储蓄所门口,再到最终倒下的餐馆门前,短短40米的距离,却成为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程。

老人数次被打倒

上午8时,锦洲路十字路口边上的邮局储蓄所开门营业。

将近9点的时候,正在邮局帮助储户办理业务的保安员陈志程突然看见郑修院老人推着自行车走到储蓄所门前,随后追上来两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样子显得很凶。

其中一人抓住自行车的车把,另一人开始推搡老人。郑倒地,爬起来后试图跑开。两个年轻人一直追。陈看到其中一人用手勒住了郑的脖子,另一人则对郑拳打脚踹。

郑修院的妻子拿着丈夫的护照,赴美签证已经办好

郑修院的妻子拿着丈夫的护照,赴美签证已经办好

陈志程看不下去,冲上前抓住勒郑脖子的年轻人,要求他们停止殴打。陈说:“根本劝不住!”他抓住一个人,另一个还是在踢打郑。

上前劝架的还有村民郑仕海,“我叫两人停止行凶,并用力推开他们。”但是,郑仕海也没能成功,反被打了几记耳光。

“那两个人,一个人站在老人背后,负责勒脖子以及反扣双手。另外一个就站在老人家面前,抡起拳头一直朝老人的肚子和胸口打去。”郑仕海说,他急匆匆地上前一看时,当时的郑修院脸朝下,没有发出声音。再观察,发现脸色已经发青。

这时又过来两位老人,试图劝阻另一位打人者。郑再次从地上爬起来,向马路对面走去。但两个年轻人还是不依不饶,继续一路追打。

在储蓄所对面的餐馆门前,郑再次被打倒在地。陈志程看到郑曾试图爬起来,但抬起身子又无力地倒了下去。

打人的两个人一直很凶,陈志程没听见双方说话,只看见老人数次被打倒在地。陈说,他试图劝阻打人者,但是劝不住。

陈志程说,后来他到警方作笔录时,听先前一块儿劝阻打人者的两位老人说,郑修院倒下后,他们叫来了医生。医生赶到现场检查后说,郑已经不行了。

整个过程也就十几分钟、一刻钟的样子。从储蓄所门前到郑最后倒下的地方,也不过20多米的距离。

邮局门前的两个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事件发生的过程。据称已被警方调取。

一位目击者说,其实两个打人者开始是跟别人发生冲突,还动了手。郑上去劝,结果反受其害。

打人者平时很粗暴

据当地媒体报道,打人的两个市容协管员“平时工作粗暴”。

亭江镇锦洲路的十字路口,每天一大早会有很多农民到此摆摊。附近的商贩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事件因协管员粗暴对待一位摆鱼丸摊的妇女而起。

事发当天,两个协管员不让这位妇女在此摆摊,说那里禁止摆摊,还用脚踹了这位妇女的鱼丸摊。

现场图片

现场图片

郑修院当天一大早吃完饭就出门了。他每天都是如此,从西边村到亭江镇上去转转,找人玩。

见此情形的郑修院上前打抱不平,要求两个协管员不要如此对待摆鱼丸摊的妇女。

随后就发生了协管员追打郑修院的事件。值得一提的是,妇女摆鱼丸摊的地点,离储蓄所的门前有十几米,还要拐一个弯。两个协管员为何要对一位老人如此不依不饶?

亭江镇政府的官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林某某、翁某某是几年前在本地聘用的临时人员,不是正式的公务员。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对违反市容管理的行为进行“劝导”,没有执法权。市容管理的工作与城管工作有交叉之处。据称,临时聘用人员的工资每月一千出头。

亭江派出所张姓副所长说,两名犯罪嫌疑人年龄分别为37岁和49岁,都是马尾当地人。在事发当地上班,分别有3年和8年的时间。目前正在接受审讯。

4月10日北青报记者在亭江镇采访时,市面上没有见到一位这样的协管员。商贩们说,昨天刚出事,这些人就都不出来了。

商贩们把这些协管员都称作“城管”。记者见到的商贩先后表示,打人的两个“城管”平时态度就很“粗暴”。他们看到违规摆摊的商贩,少有耐心劝说,多是“粗暴”对待。

一位中年妇女说,她一年前曾经摆摊卖黄瓜,这两个“城管”见她摆摊不是地方,二话不说就把她的黄瓜从车上扔到地上。此后她再也不摆摊了。她还记得,那两个“城管”中的一人脸上有颗痣。

至于那位摆鱼丸摊的妇女,商贩们说,事件发生后再没有见到过她。

北青报记者提出查阅林某某、翁某某聘用档案,以证实两人确属聘用人员而非公务员,但被亭江镇政府人员婉拒。至于两人上岗后受过什么样的培训,平时是否有考核等,亭江镇政府人员未置可否。

家属否认签过60万抚恤金协议

亭江镇政府官方称,打人者林某某、翁某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躺在家中床上输液的陈碧英,声音微弱地说,她唯一的要求就是惩办打人者。郑修院的遗体现已被运到马尾区做解剖。陈碧英听说,解剖中发现她丈夫的一根肋骨断了。是否还有其他的损伤,结果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出来。

她原本和丈夫计划好4月16日去美国定居,机票都订好了,现在只好退掉。陈碧英说,丈夫早年曾到美国打过工,回国也有11年了。如今孩子在美国,他们可以去美国定居。

陈碧英说,丈夫身体一直很好,3月份才到福建省立医院做了出国体检,没有任何问题,平常在家还种菜,这次出国就是想再打两年工。

郑修院的家人曾告知北青报记者,事件发生后,亭江镇与西边村的干部和他们商量过事件处理相关事宜,签了一份协议,答应给抚恤金60万元。此事未得到亭江镇政府相关人员的证实。

昨晚,死者的弟弟郑修永告诉北青报记者,家人综合考虑后,该协议已被否定。郑修院的女儿也在电话中否认签过60万元抚恤金协议一事,她说有家人不同意此事。

事件发生后,郑修院的女儿一直在处理父亲的事情,两名打人者已自己投案。她说,目前有关部门成立了专案组。郑修院家人要求惩办打人者,并称这与今后的赔偿无关。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