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警同盟”

11名网警贿赂一名海口网警删帖,办的全是“公事”:基本上都是个别地方政府和领导不希望被看到的信息。个别网警未经过审核批准,直接向网站发出删帖指令;而指令具有强制性,网站管理员往往无法核实。

本文原刊于《南方周末》,作者习宜豪、张维

网警行贿网警删帖背后,是地方政府不能正确对待社会监督的扭曲价值观。 (何籽/图)

网警行贿网警删帖背后,是地方政府不能正确对待社会监督的扭曲价值观。 (何籽/图)

4个月前的一桩网警受贿案,最近被曝光。

2013年12月20日,原海口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魏一宁因为受贿,被海口市龙华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

这不是第一个被判刑的网警。不过,与以往被判刑的网警多收受商业公司贿赂不同,本案中的行贿者,是来自全国6省11地市公安机关的11名网警。

法院查明,魏一宁利用自己监控网络舆情的工作便利,先后280多次帮助外地网警删除当地政府机关的负面帖子,并收受贿赂共计709980元。

“网警同盟”

魏一宁被判刑是被河南省濮阳市公安局网警刘某允牵出来的。

2012年11月,刘某允被河南公安厅纪委调查,供述在此之前的2年多里,他先后47次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海口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魏一宁行贿101600元钱。

案件线索由河南移送至海南。海口市检方调查发现,向魏一宁行贿的外地网警竟然多达11人,仅河南省就有3例。行贿最多的是湖北黄冈市公安局的网警彭某: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行贿148次,共483600元钱。

根据判决书,除了刘某允、彭某,其余行贿人是:河南商丘网警李某、河北沧州网警高某、辽宁海城网警顾某、山东潍坊网警吴某、山东青岛网警张某君、江苏南京网警俞某、河南周口网警郭某强、湖北武汉网警敖某和河北廊坊网警樊某。

这11个网警与魏一宁是在全国网警的一个业务讨论群里认识的。群的名字取作“帅哥靓女”,是全国网警自发建立的。

34岁的魏一宁自2007年9月开始在海口市网监部门工作。2010年9月,魏一宁成为海口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

外地网警纷纷向海口的网警副队长行贿,原因很简单:知名的天涯社区和凯迪论坛总部,都设立在海口。天涯社区多年位居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中文论坛首位。

按照网络属地管理的原则,海口市公安局对天涯和凯迪的网帖有处置权。在海口市公安局中,这项职责具体由网警支队一大队负责,其任务是对当地的网络进行舆情监督、情报收集和信息处置。

就像交警每天要到街道上执勤一样,魏一宁和他的队友们每天要在当地的互联网上进行有害信息巡查。而有全国影响力乃至海外影响力的天涯和凯迪,是监控的重中之重。魏一宁因受贿的删帖行为,都是在这两大网站上。

无法查证的“处置指令”

证据显示,魏一宁利用海口市公安局网警的公共账号,向天涯、凯迪发送“处置指令”,完成了280多次删帖。几乎不加任何掩护。

根据《海口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互联网信息巡查处置工作规程》,帖子只有被认定为11种有害信息之一时才能进入以下删帖程序:分别向大队领导、支队领导汇报审核;等待市局分管领导和支队领导发放“处置指令”;由大队领导将“处置指令”下达给当天值班的网警;值班网警立即通知网站值班编辑;网站值班编辑删除帖子。

魏一宁的逾越之处在于,他在接受以上诸网警请托后,未经过支队和市局领导审核批准,直接通过RTX工作平台或QQ群,将请托人要求删除的帖子发给天涯和凯迪的管理人员并要求对方立即删除。

凯迪网的高层管理人员高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海口网警一般是通过QQ给他们下达删帖指令的。高强接到网警从公共账号发来的指令后,只能看到一条命令,根本无法查证其是否经过了法定程序。

“有时候我们收到指令,觉得有疑问就去追问,发布指令的网警就说是公安部下达的指令。”时间久了,即使怀疑某个帖子不应该有指令,高强和他的同事也只能习惯性地强制执行。

同样,在天涯社区,只要接收到处置指令,“执法部门”就会根据网警的处置指令选择对用户进行删帖、封号等处罚。

指令具有权威性,不容置疑。即便管理员觉得怀疑,也往往不敢去问对方这个指令是领导审批过的,还是网警个人发放的。

只要是有权管网络的,都可以给高强们下达删帖等处置指令,针对政府一些负面的帖子一般要求“不要炒作”。“现在下达指令并没有书面的文件,都是以QQ群里面的留言的方式下发的。”高强认为,这正是魏一宁可以假公济私删帖的重要原因。

删帖指令的下达并非一直如此随意。多年前,向网站下发处置指令曾经有标准的公文。河南某地级市的网监队长唐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前几年,针对删帖而言,删除什么样的帖子,怎么删除,有着严谨的标准和流程。他们主要删除一些不健康的、威胁社会稳定和诽谤侮辱他人的帖子。

唐涛介绍,要删除一个帖子,必须先向主管领导报告并向上级网监部门报告;然后填写互联网信息登记表;在固定证据等措施后,填写互联网敏感信息处理通报书,领导签字并加盖公章。走完这些流程后方可电话或传真通知网站。

按照唐涛的了解,网警的处置指令一般有删除、过滤、临时断网、封堵等多种。删帖指令非常严厉:需要马上执行。

南方周末记者从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互联网违法信息巡查处置系统项目需求书中看到,根据该系统的技术指标,违法信息发现后,系统应在1分钟之内向所属网站负责人发送报警短信,网站删除违法信息后,系统自动校核时间也限定在一分钟内。该系统还要求实现一类违法信息10分钟发现,20分钟处置;二类违法信息20分钟发现,40分钟处置;三类违法信息60分钟发现,20小时处置。

天涯资深值班编辑刘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天涯的“执法部门”一共有50个人。接收政府指令的约有6人,他们采用三班倒的工作方式,24小时在RTX内部等待网警下达指令。

“明确说明要删帖的,比如说××帖子必须要删掉,限时一般最多是十分钟。”刘柳说,如果没有按时删掉,发布指令的网警就会在群里点名批评,“你们怎么这么拖沓,想干什么”。

为“公”行贿

庞大的市场需求,使得删帖业务经久不衰。黑客、公关公司、网站管理员、网警,都是参与者。

魏一宁所在的海口市网警破获过这样的案子。2010年12月起,在网上从事有偿删帖工作的曹黎雇用掌握黑客入侵技术的吕孝华,利用凯迪论坛的安全漏洞,远程上传名为“菜刀”的木马程序盗取管理员账号进行删帖。

然而,帖子被删除不意味着可以无后顾之忧。一位网络公关资深从业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般像天涯或者新浪这些正规的大网站,很难公关,只能找黑客来删除。而天涯的内部整顿很容易将黑客删除的网帖恢复,“这时候只能联合网警来操作”。

上述网络公关透露,有的网警就直接加盟删帖公司分成。据《新京报》报道,公安机关查明,北京市公安局的网警刘某曾参与了公关公司的删帖业务,他帮助顾某的公司删帖获得了77万元及购买汽车支付款27万余元。此外,还涉嫌通过删除负面网帖从中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行贿15万余元。

不过,魏一宁案最令人惊讶的是,11位行贿网警想删除的帖子,都是“公事”:基本上都是当地领导不希望被看到的有关政府部门的负面信息。

辩护律师称,魏一宁虽然收受他人财物,但所删的都是对政府有严重负面影响的帖子,并未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不构成受贿罪。

上述网监队长唐涛说,很多人会经过各种关系,找到本地的网警,希望联系能够删帖的网警删帖。“比如本地的某单位的领导在天涯论坛上,看到网上对其本人或者本单位负面的言论后,就会想方设法删帖。”

唐涛认为,这些网警仅仅是对上级负责,有的涉及机密,因此公众也无法参与到监督网警的工作中来,这就为像魏一宁这样假公济私的网警,将手中的执法权寻租和变现提供了天然的屏障。

一审法官在判决书中特别写道:“并非所有对政府具有负面影响的帖子均系违法或侵权的,根据法律精神和依法行政的要求,政府亦有接受社会监督的义务。魏一宁接受财物未经审批删除帖子的行为,事实上会削弱社会监督的效果,实际上是为帖子所指向的机关或单位谋取利益。”

(应受访者要求,唐涛、刘柳、高强为化名)